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为了肚子(二)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33 2019.11.19 21:00

  长孙冲目光幽幽。

  像是透着一股寒光。

  “你这法子,是从哪来的?”

  “难道不是这样弄的?”袁淼一脸不解,书上看到的,明明很早开始就是用的这种法子啊。

  长孙冲叹口气:“不是。”

  完了!暴露了!

  一看长孙冲的表情,袁淼就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跑路了?

  直到这一刻,袁淼才想明白,自己认为的来到这个世界,其实一直都没有。

  自己只是稍稍提炼一下精盐,就已经引起了长孙冲、程处默这般大的反应。后面要是再弄出些什么,袁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被人弄去切片研究!

  自己的认知,在大唐是属于架空的,没有丝毫的根源可说。

  “我师傅教的。”话一出口,袁淼就已经为自己安排了一遍:“身处边疆多年,老头子不愿看到中原动乱,偏居边疆。不巧被我寻到,说是缘分,便也就教了些东西。”

  长孙冲目光一闪,急忙询问道:“你师傅现在在哪?”

  “那老头子,看着我大唐渐渐平稳,有盛世之向……”不露痕迹的拍了一下马屁,袁淼眼珠一转,露出纯良笑容:“后面,就往西去了。说是要瞧瞧西边的国度,比较比较。这会儿怕是已经过了西域了!”

  程处默露出一脸的向往,脑海中也似乎是浮出一幅画面。

  年轻的大唐小将,在边疆遇到那世外高人。高人觉得二人之间有缘,就随手教了些东西。然而高人心性平淡,一直四处云游。现在,就想着往西边去,看看那些的风土人情。

  高人呐!

  “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我还忙着呢。”

  说完,袁淼也不管二人的反应,自顾自的忙活起来。

  小羊羔子肉嫩,管吃。老羊肉、羊骨熬汤,放根洗净的松木棒子进去,只要待汤开了。羊羔肉放进去,稍稍一滚,不需要太多的调料。既没有那般浓烈的膻味,也不会索然无味。

  合着撕碎的胡饼,在眼下这渐渐凉起来的时节,最是合适了!

  一边等着羊汤烧开,袁淼手上也没停下。

  老孙头不待见人,虽然没有给铁锅砸上三万六千锤,但手艺还是在的。

  锅底光洁可照人脸。

  让赵铁起的柴火很猛,不一会便已经将铁锅烧得通红,抹上一块五花,锅也就开了。

  “桂皮、八角……”

  指挥着赵铁,将能收集到的并且合适的香料,一齐下了锅,香味就上来了。

  “大豆下锅。”

  “下猪蹄……”

  没有辣椒,只能用山茱萸、胡椒提味了。虽然味淡了点,却也聊胜于无了。

  心中感慨,袁淼琢磨着,是不是等以后有机会了,还是要把辣椒给寻到。

  程处默带着狐疑,小心的向袁淼问道:“这是豕蹄?”

  刚刚起锅的红烧猪蹄,味很足。程处默不敢相信,往日只有那些想要开荤,却又吃不上牛羊肉的百姓,才会吃的豕肉,会有这般的香味。

  没有得到答复,这时候的袁淼正在准备下一道菜。

  实在忍不住那缠人的扑鼻香气,程处默直接动手拿起一块咬下去。

  “长孙……尝……尝。袁淼这小子……有一手的!”

  早有亲兵搬来桌椅,就摆在边上的空地上。

  长孙冲、程处默正在卖力的对付着猪蹄。

  眼前又是一盘小菜上桌。

  “二位客官久等了,袁氏小炒肉。二位爷尝尝!”

  袁淼依旧纯良,扮着店小二摸样,端上一盘小炒肉。

  哪知,这时候的长孙冲、程处默二人,却是没有心思搭理。一只猪的四支蹄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食盆里,地上留下一堆骨头。

  ……

  “我的蹄子呢?”

  将最后一份应季的蔬菜端上盘,放在桌子上,袁淼傻眼了。

  长孙冲显得有些尴尬,沾满油水的双手,在桌子上胡乱的动着,想要找块抹布。

  “啊!三弟啊……俺可是等你许久了,差点饿死!”程处默脸黑,看不出害羞:“你看,哥哥特意给你留了一块!都怪长孙冲太能吃了,这个憨货!和那豕一样!能吃。”

  脸上青筋直冒,袁淼瞟见程处默正在用脚,脚地上那一堆的骨头,往桌子底下踢。

  不要脸,无耻,猪!

  小炒肉、红烧肉、醋溜白菜……还有水煮牛肉!

  不要问牛肉哪来的!问就是病死的!

  不行就摔死了!

  反正袁淼拿到牛肉的时候,程处默是这样说的。看到当时一脸古怪的长孙冲,袁淼很乖巧的选择了相信。

  “给你们留了一份,就搁那啊。拿下去,带着他们一起!”

  袁淼看不得赵铁那一脸的馋样。边上程处默的亲兵,这时候眼睛已经直了。长孙冲的亲兵正在后面不停的踢赵铁,目的很明显啊!

  “好嘞!”

  几个馋货齐齐一声,瞬间边上一大片烧好的菜,就已经是不见踪影了……

  “别管他们几个,喝酒!”

  程处默的样子很豪迈,将一大块五花肉塞进那张血盆大口中。

  长孙冲默默的将一杯酒送进嘴里,一小片水煮牛肉送进嘴里,缓缓的咀嚼着。

  很斯文啊。

  喝的是程处默从长安带来的三勒浆。

  当袁淼之前看到程处默营房里时,那占了半个屋子的酒坛子。袁淼敢肯定,这货肯定是偷偷将他老子的藏酒都带过来了。

  “啥玩意……”

  一杯酒下肚,袁淼舌头在嘴里转了一个圈。

  “这就是你说的,长安城最好的酒?”

  “别的不说,要说长安谁家收的酒最好,那就是我家。”

  程处默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义正言辞。

  “哦……”袁淼打了个哈哈。

  土包子!

  这个时候,长孙冲放下酒杯,定定的看着袁淼:“袁淼,你学的究竟是什么?”

  “科学!”

  言简意赅。

  袁淼很肯定,这个时候的自己,肯定是周身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瞬间化身科学的传播者,大唐科学之道的开拓者。

  无限伟光正!

  “那精盐也是……那个…科学?”

  长孙冲有些狐疑。

  嗯嗯!

  可不是嘛,袁淼认真的点点头。

  “那你学的,这几日弄得这些都是为了啥?”

  程处默将长孙冲想要说的话,给问了出来。

  “吃饱肚子啊!”

  袁淼觉得这两人又犯傻了,两个憨憨。

  不是因为受不了,那些只能给猪吃的玩意,自己要这么麻烦嘛。

  长孙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暗含深意的说了一句。

  “大唐,没有盐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