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此酒只应天上有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10 2019.12.04 12:00

  翌日。

  正在书房闭目养神,却又听到脚步声。

  “你现在到底算是文官还是武将?”

  说话的是赵小刀。

  只是这家伙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些事情来了?

  微微睁开眼,袁淼只是淡淡的说着:“你家爷,就不能文武双全?”

  说完,袁淼却是陷入沉思。

  实则上,对于李渊突然给自己来这一下,正五品上的定远将军升到从四品下的中大夫,虽然这两个官衔都只是散阶,也只是升了一级。但这其中却多了一些别的味道。

  如果说,按照原先李渊给封的,不论是定远将军还是马军副总管,甚至勋爵的上车都尉、开国县子,那都是因为军功获封的。

  按照朝廷正常的流程,袁淼以后都是要在武将行列厮混的,或者像其他勋贵一样,待在长安享乐。可是现在从武散阶改成文散阶,那就多了很多的安排了。

  “皇帝,似乎是要玩平衡了!”

  袁淼不由的感叹了一句。

  赵小刀立马露出思索的神色,而后才缓缓的说:“最近天策府不少文官武将被调离,更有不少人被皇帝调到齐王仗下听用……难道和这个有关?”

  作为开国县子府邸,朝廷明发的邸报,每份都会有新丰县衙门送过来。

  无奈一笑,袁淼坐正招呼赵小刀坐下。

  “爷本就是百骑司出身,更是因为跟随秦王才得的功劳。皇帝不好将我调走,调的也都是天策府的老人,所以总要给秦王找补回来……于是你家爷现在就文武全占了!还有,你在秦岭里头那么就,安排的怎么样了?”

  “秦岭安排的差不多了,就是缺人缺东西。”

  “缺的东西,找李福要。缺人,我看你最近满新丰县的找孤儿,不就是为了这事!”

  “……我还是想说……不是因为你没有天策府其他重要,才没有将你调走的吗?”

  “不是!爷说不是就不是!”

  这兔崽子是瞧不起爷了?见话题没有岔开,袁淼很想抽一顿对方,但想起不久前的一次比试,只能暗暗打消念头。

  “袁淼!袁淼!听说你成秦王府司马了……”

  门外传来一阵公鸭嗓子般的声音。

  袁淼和赵小刀对视一眼,齐齐露出苦闷的表情。那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程处默是也。

  赵小刀小声的抱怨了一句:“那蠢货怎么又来了!”

  然后,两人就看着程处默一身带风的冲进书房。

  也不管两人表情,程处默一把拉开赵小刀,直直的坐在椅子上,端起放在桌子上的热水,便一口给灌进肚子里。

  “一早就听说你成了秦王府司马,哥哥我早早就等在王府外面,一直见不到你人,这才找了过来。”程处默一副哥哥对你多关心的摸样,挑着眉看了一眼赵小刀,这才接着调侃:“我说,你这刚刚接了王府司马的职务,就开始不务正业了?来到王府点卯,都不去?”

  “王府那么多人在管着,不缺我一个……”

  袁淼示意让赵小刀将图纸放好,这才开口解释。本来一个李世民,自己就应付不了。这要是去了秦王府,李世民再加上一个长孙,自己那不更招架不住了。

  这对夫妻,那可都是厉害的,袁淼很有自觉。离这对夫妻远远地,准没错。

  程处默显然也没有当回事,摆摆手:“反正王爷也没找你。今天来,主要是想喊你去花满楼的!”

  “花满楼?”

  袁淼有些不解,不知着花满楼又是什么地方。

  一脸看小白的眼神,程处默脸上浮出一丝荡漾:“平康坊里头的……最近满长安当红的星辰姑娘,就在花满楼里。昨天你是不知道,就是你那两首诗,尽然让星辰姑娘舞了一曲。要知道,这么久星辰姑娘才第二次起舞!”

  袁淼一脸的古怪:“你不会是要拉我去花满楼吧!”

  “还是你聪明,就是想把你拉去花满楼。知道不……现在长安城里有传言,说是花满楼里传出来的……那星辰姑娘,等着你去,才会献舞!哥哥我能不能接近星辰姑娘……”

  程处默突然趴在桌子上,猛拍袁淼的肩膀,一脸哥哥的事情就靠你小子了。

  “不去!”

  袁淼斩钉截铁的回绝。

  “信不信我揍你!”

  “揍我也不去。信不信我让小刀招呼赵铁他们带人过来……”

  “你小子要和某动手?”

  “你能咋样。”

  “郎君,家里的作坊出东西了!”

  “一边去,没看某正和你家郎君吵架啊……”

  袁淼一把扒拉开程处默的黑脸,看向刚刚进来的李福。

  看到袁淼看向自己,李福一脸的喜色:“郎君,果真如您说的一样,当真是香飘十里。小的没敢停留,连忙赶过来……”

  “走……”一听此言,袁淼连忙起身就要往外走,刚到门口才回头冲着程处默说了一句:“要不要一起,保管你最喜欢了。”

  就在后院外一墙之隔的作坊里,李福正领着袁淼、程处默站在一口坛子前。

  赵小刀懒洋洋的抱着横刀,斜靠在门框上。

  而程处默则是将鼻子凑在坛子边上,一阵阵的猛抽。

  然后不解的看着坛子上面的一个细管。那一滴滴透彻的液体,正是从这根管子里,低落到坛子中的。

  酒香扑鼻,就是闻了这么一会,程处默的脸上就已经稍稍微红。

  回头,不太相信的询问了一句:“这是酒?”

  看着程处默一脸的惊讶,袁淼淡淡一笑,反问:“难道还能是别的?”

  “李福,拿酒杯来!”

  程处默根本没将自己当做外人,吩咐李福拿了一个酒杯过来,然后直接从坛子里盛出一杯酒。

  先是小心的放在鼻子下面闻闻,然后一口送进嘴里,也不停留直接下肚。

  “咳咳……咳……”瞬间,程处默的脸更红了:“卧槽!这么猛的!”

  不由的,成出击张着口猛扇风,深吸几口气后,这才缓了过来。然后又装满一杯酒,这次却是没有如之前那样鲁莽,少少的抿了一口,舌尖在口腔里打着转,最后才缓缓的咽下去。

  “啊!哦……好……好酒!好酒!”

  没文化!

  看着程处默的憨样,袁淼心中又是鄙视一番,然后轻咳一声。

  “此酒只应天上有,人家哪得几回尝。”

  这才是配得上这酒的话啊!这样多有文化,显得爷多有才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