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除夕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07 2019.12.26 19:00

  对于秦岭中,如王平这类人。

  袁淼虽说要用,却也是无所谓的态度。

  给了钱粮,又不是为了图这些人身子的……

  长安城的年味越发的重了起来。

  元日前后有七天的假期,袁淼也终于是难得的,过上了整天所在家中的日子。

  给隔壁王府孩子们也放了假,一直到上元节后。

  李长生渐渐有了老管家李福的样子,站在前院抱着个手炉,嘴里嚼着肉干,不时的指挥着周围的下人侍女们。

  今晚便是除夕了,武德八年的最后一天。

  在管家的指挥下,下人们在府门外挂上了桃符。神荼、郁垒两兄弟被雕刻在上面。按照传说,这两兄弟是性能执gui的,住在桃树下面。所以在有了现如今挂桃符的习俗。

  可袁淼总觉得这样还是缺了点年味。

  躲进书房中,在被裁剪整齐的红宣上,写着福字,顺道写了不少对联。

  府门外不好贴这些东西,大家约定成俗的东西,如果突然有个不一样的,很容易招来是非。袁淼没打算做特立独行的人,只是让李长生带着人,将福字和对联贴在了府里各处。

  等到红灯笼被挂上后,总算是有了些年味了。

  今夜,百姓和普通官员是悠闲的,一家人聚在一起喝花椒酒,吃五辛盘。

  乡间还会举行驱傩仪式。村庄上更会选出合适的男童,带上狰狞的面具,穿着红黑颜色的衣裳,击鼓舞蹈。说是驱除邪魅。

  但在袁淼看来,这就是一场大型假面表演!

  不过总的来说,普通百姓们自然是欢喜的。

  而袁淼则穿着一身县子爵服套在身上,站在前院厅下。

  里里外外厚重的官服,穿在身上很不舒服,甚至都不怎么保暖。袁淼任由一名侍女在自己身上折腾,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院子里李长生在指点江山。

  “郎君,您得赶紧了,宫中的宴席就要开了!”

  站在院子里,李长生一时竟然像是忘记了身份一样,对着袁淼大喊了一声。然后抬脚踹向一个走的慢的下人,嘴里碎碎念的骂着。

  有些晕菜,袁淼今天也没打算管李长生了。这家伙,自从自己一个人准备长安城府上的新年事务后,就有点膨胀了。

  由得折腾。

  抱着放任不管的态度,袁淼却是满脸的无奈。

  正是因为等会要进宫参加宫宴,自己才会被家中的侍女当做人偶,愣着摆弄了个把时辰,这才挪到前院来。

  除夕宫宴,皇帝会在宫中设宴,与贵戚、重臣们聚会宴饮以笼络感情。

  非重臣不得参与。

  对于别人来说这是荣誉,譬如老房那样的,将荣誉看得极重的人。

  但对于袁淼来说,却是痛苦的。至少,这身衣服穿着太难受了……

  “郎君,您就快些吧!”李长生扶着袁淼,就往府外的马车上赶,然后对着边上还在系一根带子的侍女骂着:“这么个带子,都弄不好!今晚不许吃肉!”

  翻了个白眼,做上马车,袁淼看了正一脸委屈的侍女。

  难道这丫头,觉得一顿没肉吃,就是很大很大的处罚了?

  虽然李长生喊着时间快到了,但马车却走得很慢。

  到了承天门下,袁淼下了马车。

  边上站着一队禁军,似乎是认为这位新任的羽林郎将,脸上带着笑容。

  “将军来的还不算晚,慢些走没事。”

  看着袁淼脚步有些快,带队的喊了一声。

  袁淼转头看过去,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卤肉,熟练的扔过去。

  然后便放慢脚步走进皇宫之中。

  今日皇宫之中也被装扮了一番,寻着路袁淼便到了一处宫殿内。

  太子、秦王、齐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来到了殿内,这时候正安坐在御座前的三张桌案后。

  一位位皇亲国戚、宗室子弟、朝中大臣齐聚。

  这会儿,皇帝和后宫都还未过来,大臣们也都很是放松。

  袁淼昂首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会,才看到聚在一起的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老程和尉迟两个人,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酒,已经在边上偷偷的喝了起来。

  “小子见过诸位伯父!”

  袁淼面带笑容的走到几人面前。

  老程刚刚又喝完一杯酒,闻声转头便看了过来,看清来人后脸上一喜。

  “你小子来了。快些过来坐下,咱爷俩先喝一杯!”

  长孙无忌和房玄龄笑着点点头,然后两人便又重新商谈,最近关中步兵调动的厉害,两人正在整理分析其中的厉害关系。

  没敢打扰这两位,袁淼牵过来一个坐垫,便落在老程边上。

  接过一个已经倒上酒的杯子,对着老程和尉迟两人举杯。

  “小子敬您二位。”

  尉迟笑吟吟的喝了一杯,老程很是爽快的连灌三杯后,起身拉住袁淼:“走,带你认认人!”

  然后袁淼就开始跟着老程,在人群中穿梭了。

  不管是否敌对的侍中、尚书左右仆射、各部尚书、九卿,一帮开国老臣按个轮了一边。然后便是李靖、徐世绩、侯君集这类武将。

  基本上,大唐如今的文臣武将,这一帮子猛人都被袁淼敬了酒。

  要不是袁淼拉着,老程都准备跑到上面,找李家三兄弟喝酒里。

  “陛下到!”

  李忠从殿后走到御座旁,提着嗓子高呼。

  而后,皇帝便带着皇后、后宫嫔妃出来。

  群臣立马收敛了一下,各自坐回。

  按照常理,今天是不会谈论朝政的。毕竟一整年的,君君臣臣都在忙着天下大事、忙着皇位争斗,这会儿总得好好放松一下。

  不多时,场面便又开始有些混乱起来。

  李渊拉着几个老臣、老将在畅谈往事,年轻的宗室子弟讨论着长安的八卦,大臣们也都与要好的相聚座谈对饮。

  看着这一幕,袁淼总觉得有些梦幻。

  原本都是打生打死的人,这会竟然能抱在一起?

  很早之前,袁淼就有些了解大唐的君臣作风,那叫一个豪放开明。

  更有记载,这会儿已经喝高了的李渊,某个后世子孙。在除夕宫宴的时候更是做起了没人,为在场的御史大夫安排续弦妇人,而介绍的对象,更是皇后的老父母,更离奇的是这两人就在除夕当夜行礼成婚!

  唐人之作风,当真是豪放!

  离开了有些梦幻迷离的皇宫,袁淼醉晕晕的上了马车。

  回家,还有家中的除夕要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