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一贫如洗袁县子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054 2020.01.05 19:00

  一队队的禁军冲到朱雀门上。

  无数的盾牌被竖起,面对着空寂的黑夜。

  皇帝在城门楼里大发雷霆,群臣皆惊。

  终于,羽林中郎将李正业从宫中赶了过来。浑身披甲的李正业沉着脸走进城楼内,目光深邃的盯着城楼里的其他人。

  在其身后,一队禁军将士将皇帝、太子、秦王保护在中间。

  “陛下,眼下城中混乱,臣请陛下回宫!”

  看到李正业将当年上阵杀敌的战甲披在身上,李渊点点头,一言不发的站起身。

  于是,立马有手持盾牌的禁军将士走了进来,将皇室包围住,小心的出了城楼。

  皇帝在禁军的保护下进了皇宫,回到宫中,在场的官员则是没能离开,只是李正业却也留下了足够多的禁军保护。

  眼下这个时候要是下了城楼,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在城中,众多将领已经是将十六卫大营的兵马控制住。袁淼带着赵小刀跟在老程身后,组织士卒将惊慌失措的百姓疏散开来。

  “你怎么弄得这一身?”

  站在朱雀大街边上的街道上,老程不是的抽着动作慢的士卒脑袋。看到袁淼带着赵小刀远远地从一个里坊中走出来,奇怪的问了一句。

  这时候袁淼正手握着一柄出鞘的横刀,刀刃上还沾染着血迹。而袁淼的脸上,更是留着一道血痕。

  “方才瞧见个歹人,在乘乱拐带孩子!小刀将孩子给夺了回来,某就一刀下去了。没注意,血飙到身上了……”

  一边说着,袁淼抽出一块布,将刀上的血水擦去插进刀鞘里。

  老程冷哼了一声:“这等腌臜人,就该一刀夺了!”

  袁淼耸耸肩,表示认同。

  这时候城中的乱子已经渐渐平息了下来,大多百姓都回到坊间,街道上只有不多的百姓,在往远一点的里坊赶路。十六卫大营的兵马来的也算是有用,这时候顺带着干起了巡城武侯的事情。

  大街小巷里头,那些想着乘火打劫的歹人,便有不少被缉拿住。按照今天发生的事情,这些人怕是见不到明年的上元节了!

  老程在喘了一个想偷懒的十六卫将领一屁股后,拉着袁淼就坐在了街旁的石凳上。

  “你说这事会是谁干了?”接过亲兵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热水,老程喝了一口,然后送到袁淼面前。

  袁淼连连摆手,然后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谁都有可能,唯独大王没有可能!”

  “说的在理。真要是大王想动手,那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只需将禁军堵在皇宫中出不来,再派一营兵马包围这朱雀门,俺老程一斧子剁了太子,拿了那些狗屁文官!这事也就成了……”

  老程的话虽然说的很粗,但理却是这个道理。

  袁淼看了一眼边上的赵小刀,然后便站起身有点忧虑的说着:“今晚也差不多到这了,咱们还是等着陛下的圣裁吧!小子先回去了,家里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秦王府遭了刺客,更是便点了一把火,连带着边上的新丰县子府也着了。这事之前在朱雀门上,就有禁军禀报。

  老程拍拍袁淼的肩膀,然后挥挥手:“赶紧回去,莫让家里人担惊受怕的。”

  对于袁淼找到亲人的事情,天策府众人都是知晓的,也是赶巧处在年节,各家也都送了不少东西算作礼物。

  得了许可,袁淼抱拳施礼,然后便领着赵小刀骑上马,让家赶。

  还没有到家门前,袁淼便远远地听到李长生的哭嚎声。

  等到袁淼下了马,刚跨进府门后,便看到李长生也不嫌地凉,坐在地砖上,手里拿着个面盆浑身沾满污渍。背对着袁淼,在那低声的念道着,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砸着面盆。

  李长生看不见,但是府上的其他人,却能看到自家郎君已经是回来了。

  连忙弯腰齐声呼喊。

  “郎君?郎君回来了?”正发着蒙的李长生连忙回头,一眼便瞧见自家郎君正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

  李长生立马又嚎哭了一声,然后连滚带爬的窜到袁淼面前。

  “郎君,都怪小的没看好家!您打死小的吧!”

  看着这摸样,袁淼不由乐了起来:“好好说,家里烧得怎么样了?”

  李长生一愣,抬头看向自家郎君,没想到郎君竟然已经知道了,然后哽咽了几下,满是悲愤的控诉着。

  “郎君啊……就是这把火烧得,咱们家现在被烧得是一贫如洗了!”说着,李长生眼带杀气:“郎君,要是让小的知晓了是谁干的,小的立马活剥了那人!一贫如洗啊……郎君啊,咱们家啥也没了……都被烧完了……”

  这是个忠心的!

  袁淼不好打断李长生的在那抒情,然后还咒骂着防火的歹人。招手喊过来两名仆役,拉着管家回去休息养身。

  众仆役看着家主回来了,便也稍稍安了心。没见家主处罚管家,便知道府上被烧的事情,算是不会责罚什么人了。

  袁淼看了一眼周围的仆役、侍女,衣服上都是湿漉漉的,有的下摆还在滴着水。

  尤其是那些仆役,更是灰头灰脸的,显得很是狼狈。

  看来这些人都是在火烧起来后,都忙着拼命灭火了。

  微微一笑,袁淼大手一挥:“都下去吧,换身衣裳别冻着了。回头,今日府上的人,每人发五贯!”

  “郎君仁慈!”

  众仆役、侍女得了吩咐,没想到还能有赏钱拿,顿时欢喜起来,大声的吹捧着家主。

  进了前厅,袁淼便看到星辰正端坐在一旁。

  “你怎么在这边,伯母她们可还有事?”

  “没事,火起的慢,我们散的也快……老夫人已经带着几个孩子到了偏院休息了。”虽然说得轻松,但星辰最近圆润了不少的脸上却还是沾着不少灰。

  “你辛苦了,平日伯母她们,还需你多操持些……”

  说这话,袁淼觉得有些尴尬,毕竟自己对星辰向来就是很恶劣的。

  甚至,还对这姑娘人身攻击过。

  说人家太大了……

  “这是星辰应该做的……县子要是没了旁的事,奴便退下了。”

  说着,星辰便款款施礼,然后翩然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