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家境贫寒袁县子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373 2019.12.24 13:37

  袁府书房。

  李长生将热水进去,便轻步走出,小心的将房门合上。

  长孙无忌、房玄龄、程知节、尉迟敬德联袂而来,此时正分坐在书房中。几人端起水杯,抿了一口热水,方才长出一口热气。

  对于袁淼家不提供插,反而每次有人来都是只倒杯水热,众人早已习惯。不疑有它,只当是科学一门的传统而已。

  长孙无忌似乎是在外面被冻着了,一杯热水全进了肚子,这才看向一脸茫然的袁淼。

  “老夫听闻,大王加封中书令,乃是因你而起?”

  随着长孙无忌问完,其余三人目光移动,都看向袁淼。

  “小子也只是提供个机会,大王能够被加封中书令,全凭圣上之意。”

  对这种事,袁淼自然是不敢居功的。否则传出去,旁人还以为,自己有本事能随便就让李世民加封中书令。

  房玄龄与长孙无忌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明了。

  在座的也都不是外人,眼下更是同乘一艘船的关系,见袁淼这般解释,也不再多说,大家心中明白即可。

  “你觉得大王……还有机会吗?”

  现在的情况,房玄龄也有些拿不准了。

  要说李渊认准了,将来大唐的江山由太子继承,那么这个时候就不该继续抬高秦王。但要是说有换太子的意图,那就该早做决定了。

  袁淼还未开口,长孙无忌便已经接过话:“某想了许久,认为陛下依旧没有更换太子的想法!陛下不是那等决绝无情之人,某进来想着这些年来,陛下的处事风格。可能……陛下最想看到的便会,在……能看到大王与太子之间,和睦共处!”

  早就不耐烦的程知节将手按在几上:“放屁!陛下要真是这样想,那就是……”

  那就是傻!

  袁淼心中将老程没说完的话补充了。

  想来议事的时候,话最少的尉迟敬德这个时候忽然开口:“不论陛下怎想,大王怎样决定,我等都要做好准备。”

  这话在理,总不能大家坐着等死吧。

  “你现如今在禁军任职,又控皇宫险要,还需在禁军之中多多运作。太子等人有后宫为其不断游说,我们也不能少了人在皇宫之中!”

  就在袁淼以为尉迟要提到玄武门的时候,便见多方话头一转,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

  “还是某说的在理,皇家争斗,宜早不宜迟!”老程总是急冲冲的性子,看向先前刚说完话的尉迟敬德:“尉迟,前番你自己是看到了。李建成能拉着一车车的钱财收买你,被你拒绝后,更是派出人手想要行刺杀之举,便该知道李建成早已包藏祸心!”

  尉迟敬德冷哼一声,不做评价。

  老程说的这事,袁淼却是知道的。

  近来,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一直对天策府平平出手。不单是用计调离天策府属官,更是见秦王麾下拥有众多骁勇将领,便准备引诱这些军中将领为自己所用。

  月前,更是拉了一车金银器物送给尉迟敬德,其意图明显,就是想将其收为己用。

  然而,尉迟却是断然拒绝,更是将此事说与李世民知晓。最后,李建成见计不可为,便派出人手想要在夜间刺杀尉迟。

  战阵之上杀伐悍勇的尉迟,那会在意这等人物,大半夜的府上从里到外大门敞开,自己倒是安然入睡。那刺客眼看这样,竟然是生生没敢走进尉迟的房屋。

  “你那新军,听闻操练的不错,眼下我等处境虽艰,但仍需操练下去!”

  今日算是例行的通气,最后长孙无忌看着袁淼,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袁淼目光一缩,迎上几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重重的点点头。

  送走长孙等人,袁淼长出一口气。对于今日所提之事,袁淼是认同长孙无忌的言论。要是李渊真的想要更换太子,真的有所谓的曾经对李世民立为太子的承诺,并且承认的话,早他马就把李建成给废了!

  “郎君,裴矩来了!”

  想着入神了,李长生走进书房后,袁淼才回过神。

  一听竟然是裴矩来了,不禁皱起眉头。

  这人,貌似是李建成的人呀,不偏不倚的挑了这个时候上门……

  “请到前面吧,上热水,某稍后便到。”

  施施然的,袁淼踱着脚步便来到前面。

  只见这时候,裴矩已经是坐在了客位上,面前正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水杯,只是杯中的水却没有动。

  一听到脚步声,裴矩便立马看了过来。

  袁淼脸上浮出笑容,对着裴矩行了一礼:“不知裴侍中到来,家中准备不当,还望海涵。”

  “袁县子多虑了,今日裴某上门,却是唐突了。”裴矩笑着摆摆手。

  坐定,袁淼看了满脸笑容的裴矩,一时狐疑起来。

  按说,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见到对方的人都是恨不得提刀行凶的。哪像现在的裴矩,一脸笑容看着就渗人。

  喝了口热水,袁淼很淡定的说着:“还不知裴侍中,今日所为何事?”

  “太子殿下向来欣赏袁县子之才,虽在朝堂之上有着些许纷争,那也只是为了天下着想。”裴矩站的很高,话也说的很堂皇:“私下里,太子对我等,多有提及袁县子才能卓著,只等往后便有无数位置能让袁县子施展本领……”

  这是许诺!

  袁淼目光微动,心中已是了然对方的来意。

  眼下这是许之以官职,后面就该是钱财了吧。这两样,总是要配套的,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再送几个年轻貌美的侍女……

  见袁淼没有开口,裴矩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今日太子得了些下面的进贡,这不就立马让裴某给送过来了。袁县子要知道,就连裴某对这些物件,也是眼热的很!”

  呵!挖人还能不出血的?

  袁淼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立马连连摆手:“小子这不入眼的本事,哪能入得太子殿下的眼,更让裴侍中亲临寒舍……这进贡给太子的东西……小子就不客气了!毕竟……尊者所赐!”

  袁淼真的是笑的很开心,有人白送自己好东西,哪有不收的道理。

  只是,对于裴矩话里的暗指,却是丝毫不接。

  “袁县子!”

  这会儿,轮到裴矩急了。你小子东西都收了,总得给个准话吧。

  拍拍太子的马匹,表下决心啥的呢?

  然而,袁淼注定是要裴矩失望的了。

  站起身,一脸兴奋的向着外面招呼:“李长生,快将裴侍中带来的东西,送到库房里面!拉货的下人们,一人赏块肉干。要大!这么冷的天,还出来,不容易啊……”

  裴矩不由又追问了一句:“袁县子……”

  “哈!裴侍中……”袁淼笑容满面,一把拉住裴矩的双手:“小子家境贫寒,眼看着这年没法过了,辛亏裴侍中送来了太子殿下的赏赐,小子感激万分!

  您看,这也不早了,家里没钱给厨娘,厨房好几日没开火了……小子这还要去宫中当值……”

  说着,袁淼便带着不知道从那来跑出来的赵小刀,出了府门。

  只留下裴矩,一脸呆滞的抬手看着空空如也的前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