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这一届最差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062 2019.12.22 12:00

  随着有人询问价格。

  围在一起的人,这时候才想起来人家是卖酒的。

  做生意,自然是有价的。

  这样细细一想,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按照新丰县子的意思,方才众人喝的也只是最次的醉天仙,都已经是这般让人陶醉。至今,自己嘴里还留着酒香……

  那自然,这醉天仙想来也是价值不菲的。

  “方才次等醉天仙,一坛作价只需十贯……”

  袁淼显得很是轻松,淡淡的说了一句。

  百贯!

  “这最次的醉天仙竟然都要十贯价钱……”

  “这……这……”

  “不过……要是能喝上这醉天仙,百贯也是值了!”

  一时间,大伙众说纷纭。

  先前同样饮了醉天仙的卢承佑坏带嘲讽,虽然自己方才饮完酒,也是极为中意的,但一坛百贯……袁淼这生意怕是做不下去了,没人会傻到花十贯买一坛子酒的。

  “袁县子,今日这批醉天仙,东宫全要了!”

  忽然,一名内侍摸样的人,站出来喊了一声。

  卧槽!

  就连袁淼的对头,太子都看上这醉天仙了?

  事先不知的卢承佑更是一脸尴尬……

  原先还犹豫不决的众人,这时候也不再矜持,纷纷呼喊着要拿下这批醉天仙,甚至已经开始加价了。

  这时候的大唐,虽然已有君君臣臣之礼,但不能说你太子看上的东西,咱们就不能买了。你太子是厉害,咱们家群王那也是圣上的兄弟啊!他们家国公,那也是圣上的心腹!

  看着这些人在争吵,袁淼轻轻的咳嗦一声,然后解释着:“诸位稍安!这次等醉天仙十贯一坛,上等醉天仙却是五十贯一坛。那仙酿醉天仙……一百贯一坛!

  虽然某也知晓诸位热切,但好东西还是要大伙儿一块享受才是真的好。实乃因为醉天仙酿造艰难,如今每家只能购买十坛次等、四坛上等、一坛仙酿!

  某也不作假,原价多少,便卖给诸位多少。等到这醉天仙产量上来了,到时候诸位便可随意购买了!

  现如今,咱们大伙儿还是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说完,袁淼便不管眼前这些人了,揣着手踱着步,就上了醉天仙的三楼。

  被留下的程处默满脸通红。

  看着面前表现热切的这些人,忽然觉得格外的可爱。这可都是钱啊!

  十贯!五十贯!一百贯!

  “诸位,方才袁淼也说了,大伙儿都有份!都有份啊!”

  刚说了一声,程处默就被人群给挤到了一旁。

  这些人带着下人,左手抱一坛,右手抱一坛的,先把分量给占了再说。

  更有人甩出一把银子扔到一旁的柜台上,直接就是把这买卖最后一步给定下来。

  一旁的卢承佑此时脸色阴沉,甩甩衣袖冷哼一声。

  “竖子不足与谋!”

  说着,便提脚离去这醉天仙。

  然而等到卢承佑走到街外面的时候,却发现同行的几位好友,却还没有出来。不由的探头看向醉天仙里面,几位好友竟然也已经钻到人群里面。

  在那挥洒着银钱,抢购醉天仙。

  已经走到三楼的袁淼,耳边听着下面传来的嘈杂,却是没管。

  自从自己亲手将旗袍侍女、限量高价贩卖的手段拿出来,更是事先安排了人假扮太子的人,袁淼就知道这生意是成了!

  只是,这时候袁淼已经是走到三楼一处雅间外,却是踌躇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屋门,袁淼就是一阵肉痛……

  手已经抬起了好几次,却是迟迟不肯推开屋门。

  “进来吧,站在外面作妖呢!”

  雅间里面传来生意,刚刚抬手的袁淼浑身就是一个抖擞。

  脸上立马堆出笑容,伸出双手推开屋门,嘴里连着高呼起来。

  “小子见过王妃!早就想上来聆听王妃的教诲了,只是被那帮商贾给纠缠住了。如今方见王妃,小子当真是欢欣雀跃啊……”

  说着说着,袁淼看到长孙一脸的寒意,连忙止住话。

  双手合十垂在腹间,双腿合拢,腰板挺直,低垂着脑袋。

  “说啊,接着说!本妃可还没有听够。”

  长孙掐着一个杯子,喝着热水,冷笑着。

  嘿嘿一笑,袁淼连忙又抬起头:“您要是想听的话,小子往后天天说!”

  嘭……

  茶杯被重重的砸在桌子上,长孙起身便跃到袁淼面前,轻抬右手……

  “呀……疼!疼疼疼!”

  是真的疼,这回被长孙捏着耳朵,袁淼瞬间就眼泪下来了,鼻子里一抽一抽的。

  抬起另一只手,又是一巴掌抽在后脑勺上。

  长孙横眉冷对,冷声教训着:“还知道疼!知道疼就好!你自个说说,你最近都干什么了。”

  袁淼正在琢磨着自己最近也没干啥,不知道长孙咋又发火了,捏着耳朵的手又多了一分力。

  “圣上让你入值禁军,掌宫中禁卫。你倒好,竟然在那城门楼里,喝着酒吃着火锅。你自己吃喝就是了,还连带着那几个憨货一起吃。

  现在,你自己说说,当时你要求弄的那个幼儿园,几天没去给学生们上课了?

  你倒是好,跑到这里来和程知节他家那个憨货,一起弄什么醉天仙。本妃和王爷什么时候夫妻对饮了?太子可有派人来买你的酒?看看你弄的那什么衣裳……一个个好好的姑娘家,这寒冬腊月的,还露着胳膊腿。

  那是什么衣裳?如此放荡暴露,有伤风化!

  你袁淼!你猪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长孙絮絮叨叨的训斥着,袁淼却在盘算着自己的耳朵还能不能保住,下面的醉天仙卖的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连长孙什么时候松了手,冷哼着坐回原位也不知道。

  “你在想什么!”看着袁淼竟然发起呆来,长孙眉头一皱大喊了一声。

  “哦……啊啊。小子刚想到一件事情……”一看长孙又要发火,袁淼连忙解释:“能帮到王爷的事情!”

  长孙抬手掩面,长叹息:“你真是本妃带过的最差的学生!”

  哼!爷才不信。

  哪一届都是最差的!就没有好的!

  看着长孙在那感叹,袁淼小心的问着:“那等今日这边忙完了……明日……我带着东西去王府找您?”

  这学生已经没救了!

  长孙摆摆手:“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