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隐学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76 2019.12.29 18:43

  大朝会结束,朝廷给放的假也过完了。

  袁淼的生活再次回到原先。

  入宫值班,回府当幼儿园园长。

  九万多字的礼记终究是没有抄完,手掌心被长孙抽了十多棍子,立马就红肿了起来,看着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是消不掉的。

  最狠的是,长孙抽的是左手,常用的右手没动。

  这时候,袁淼才算领悟到,原来所有的老师都是一样的。

  只是,没抄完的礼记还是被长孙拿走了。

  袁淼那手从小练到大的楷书,如今算是越发的精湛了。按照褚亮、姚思廉两位老先生的评价,只等袁淼年岁大一点,再沉稳一点,便可当的一声大家的称呼了。

  这是很高的评价了!

  听到老先生们的论述后,长孙自然是喜悦的,于是当时抽的最后几下子,便轻了不少。

  但袁淼却有些嗤之以鼻。

  自己的正楷,可是自小就临四大家的帖子,除了个中神韵,那是没办法临出来的。旁的却是丝毫不差的。

  …………

  今天幼儿园不上课,宫中轮休的时日。

  袁淼早早的就等在府上。

  前厅,袁淼安坐在上,有些无聊的拍着桌面,嘴里小声的哼着没有旋律的调子。

  星辰坐在一边,面前摆放着一张条案。

  上面摆放着一个炉子,一个小茶壶。

  案面上,葱姜蒜等等被整整齐齐的放好。

  赵小刀站在一根柱子后面,目光隐蔽的注视着门口。

  “郎君,来人了!”

  随着一声传来,李长生进到前厅,看了一眼袁淼后,便退到一旁。

  而后,星辰便将案面上的东西,一样样陆陆续续的放进已经烧开的茶壶中。

  顿时一股怪异的味道便散开。

  袁淼收回伸出的手,身体坐正,双手垂下放在一起。

  门口,出现一群人影。

  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尾随着进入。

  合共二十多人,齐整整的站在了袁淼的面前。这些人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为首的,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者,身边跟着一位精壮的中年男子。看样子,似乎是护卫的身份。

  “县子,便是他们了!”

  星辰的茶煮好了,盛了一杯端到袁淼的面前放好,轻轻的说了一句。

  然后,便在两侧的桌案上,放好茶水。

  “吾等见过袁县子……”

  这二十余人,只有前面几人朗声作揖。后面跟着的妇人还有少年人,却是小心的打量着袁淼。

  袁淼微笑着挥挥手,对着为首的老者说道:“快快请坐。某早就等候多日,还不知怎么称呼诸位。”

  老者微微施了一礼,然后便坐在了客位首座上,身后的中年男子则是跟着,站在了后面。

  而后,便是另外几人陆陆续坐下。这部分人,有老有少。年长的大抵与为首的老者相差不多,年少的也只和袁淼差不离。

  其中倒是有一位老妇人,也跟着坐下,一帮小的则是围在身后。只是,这些人的目光却始终没有从袁淼身上离开。

  “这位是许文石老先生。另外几位,分别是桑左、屈伦、孟治先生。几家的主事人……”中年男子开口解释,而后继续说道:“今日来此,便是想看看名传长安的袁县子。”

  所以,这就不是某一家隐学!而是好几家子,凑在了一起……

  袁淼有些傻眼,要知道这如今显学乃是儒家一家独尊。就算是这样,当年那百家之人,可都是能相互之间打成狗头的关系,现在竟然能凑到一起……

  时也命也?

  一句话,袁淼便已经清楚了对方这些人,真正的来历。也难怪,当时星辰说自己猜错了。

  没立马和为首的许文石老先生交谈,袁淼倒是对这中年男子感兴趣:“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某孙玉则。”孙玉则淡淡的回了一句,便不再多言。

  坐在最前面的许文石老先生却是微笑的摇摇头,抬手作礼:“县子还望勿怪!玉泽性子便是这般……老头子厚着脸登门,也是想求证一些事情。顺道……”

  “文石先生!”

  孙玉则在后面低声喊了一句,脸色有些怪异。说及,不由小心的看了一些坐着的那位老妇人。

  似乎是得了提醒,许文石老先生又是摇摇头:“老咯老咯,都忘了正事!”

  看着这帮人莫名其妙的行为,袁淼开口询问:“不知老先生想要问什么?”

  许文石老先生看了一眼袁淼,端详了片刻后,才缓缓开口:“县子应当知晓,自董仲舒此人……到现如今是儒教盛行!我等几家,当年艰难困苦之际,便生了退隐的念头。于是,一些没了争斗念想的先贤们,便聚在一起从那时隐居藏匿起来……直至如今。”

  看了眼面前的茶……

  袁淼皱了下眉,看着许文石老先生,却是没有说话。说的这些,自己大概也能猜到,想来后面才是对方真正要说的了。

  果然,许文石老先生这时,继续说道:“当年,几家确实是绝了出来的念头。但时至今日,袁县子在长安横空出世,崭露头角。那科学一道,我等却也知晓,非儒教门下!

  现如今,几家的人多了……总要找个出路,养活起一干老小。袁县子和科学的出现,让吾等看到了机会!”

  都说了不要随随便就干隐居的事情!

  君不见陶渊明,草盛豆苗稀吗?

  种田种的草都比粮食多,能活的下去,才怪!

  袁淼脸上露出些许疑惑,好奇的问了一声:“按理说,像老先生这般人物,只要出现在世人面前,便可让无数权贵门阀竞相登门!”

  “他们行的皆是儒教之法!”

  还没等许文石老先生解释,孙玉则便冷声出口。

  不由的,袁淼微微眯眼,看着这帮人。

  看来,这些人这么多年了,对儒教那一套还是看不惯啊……

  所以自己这披着儒教皮的科学一道,便成了他们的目标。

  “老头子虽不知县子志向如何,但县子能将师门科学带入世,更在朝堂之上取得信任,吾等希望县子能接纳……能接纳吾等一帮老弱……”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许文石老先生脸上浮出一丝哀伤。

  身边,另外几位老先生也是一脸的伤感,看向袁淼的目光不由多了些期盼。而站在后面的孙玉则,更是满脸悲愤,双手紧紧握拳。

  袁淼的脸色也有些沉重,想来这些人活的很不好。不然,凭着这些人的为人,断然不会做出如今这样的选择。

  忽然,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妇人那边,传来一道清脆稚嫩的声音。

  “哥哥……您就收下我们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