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文骚文骚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359 2019.12.08 19:00

  “卢承佑!既然你觉得袁县子作不出来,何不你这位范阳卢氏作一作!”

  最先和袁淼说话的士人,立马反击。

  “当然,你范阳卢氏那是高门大户,想来作出的诗文,定然是要比袁县子那两篇更好的!”

  好你个头!

  这会儿,轮到站在二楼便的卢承佑坐蜡了。

  你要说让这位范阳卢氏的公子,解释解释先贤文章,那还可以。真要说凭着自己作一首诗,还要比悯农这样的更好,怕是痴人说梦了。

  就连卢承佑边上几位,做个押韵的诗文还差不多。

  想来也是,范阳卢氏的家主虽然是卢承佑的哥哥,但却不是卢承佑,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卢承佑这样的二世祖聚在一起,也都是各家不成器的。

  “诗词非吾强项!”然而,面子不能丢,卢承佑支支吾吾了半天,喊了一句:“再说,星辰姑娘是要你袁淼作诗!可不是卢某人……”

  “回新丰县待着去吧!”

  “终究是泥腿子呀!”

  这些人别的不会,嘲讽人的本事最是满长安数一数二的。

  一帮文人有些焦急,不由看向袁淼,目光中依旧期待着。

  无奈的摇摇头,袁淼一个箭步,便越过栏杆。

  昂首,挺胸!

  将刚刚从边上不知道谁的手里,抢过来的这扇啪叽一声打开。

  潇洒呀……

  皆在关注着袁淼的人,齐齐的挪动目光。

  一步……

  两步……

  三……

  两步半!

  袁淼淡淡一笑:“笔墨。”

  “快,还不给我兄弟取笔墨!”

  程处默一直瞪大着眼睛,一听袁淼此言,立马一脚踹向边上一名小厮。

  很快,桌案、笔墨纸砚被摆放在天井中间,就在那口编钟旁。

  提笔运气,袁淼在纸张上落下笔尖,开始疯狂抄袭!

  袁淼手下不停一边运笔,一边高声吟诵起来。

  “昨夜星辰昨夜风,

  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声止,笔停。

  “好诗!好诗!”

  悄悄的念叨两声,将笔放下,不再书写。

  按照袁淼的习惯,出风头的事情还是要留三分余地的!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满场的寂静!

  有人痴迷了,呢喃着:“袁县子这是借物喻人……不单单将星辰姑娘带进诗文,更是点笔绘出今夜之景象……”

  “是啊!妙却妙在这最后一句,袁县子这是在说自己虽然未和星辰姑娘相会,却早已经……早已经是心有灵犀啦!”又有人感叹着!

  “你们可还记得……刚刚袁县子三步……不对!是两步半成诗!”

  “两步半啊……”

  “袁县子当为我朝文人骚客之首!”

  于是,花满楼掌声齐鸣。

  “爷成文骚了?”

  风头出了,袁淼飘身离去,隐入人群之中。

  铛……

  又是一道悠长的钟响。

  只是这一次,却是没人知道声音是从何处传来。

  从天井上,落下一片片月光,洒在庭院中间。

  乐不知从何时奏响,所有人看见一道道月光开始在半空中纠缠。

  抬头,便见月光下,一道身影浅浅的盖住点点星辰……

  “是星辰姑娘!”

  有人惊呼出来,然而这时候却没有人应声。

  那道身影却像是没有重量的,从三楼的栏杆上跃起。

  霓裳起舞,星月相伴,一抹茭白浅露!

  空气不由热了一度。

  “星辰拜谢县子赠诗!”

  一道天仙般清脆的声音在花满楼里回荡着。

  不知从何处飘出的点点纯白花瓣,伴着星辰便落在了庭院中间的桌案上。

  一双小巧的玉足,似是盈盈一握!点在袁淼的诗文上,却不沾半点笔墨。

  身影纷飞,玉足轻点。只见星辰便在桌案上翩翩起舞。

  袁淼的耳边只有程处默粗重的喘息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没有办法转移视线,从那道身影上离开。

  轻轻的咬了一下舌尖,刺痛之下,袁淼原本涣散的目光,终于是稍稍恢复了一丝明亮。

  心中疑惑升起,虽然这舞很好看,但袁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怎么能飘那么长时间?那些花瓣从哪里来了?周围的乐声又是从何处传来的?为什么自己和所有人一样陷入沉迷!

  舞不知从什么时候停下了,在袁淼目光对面,一个精瘦的男子浑身一哆嗦,便带了下去。像这样倒下的人,楼上楼下不在少数。

  “星辰姑娘!”

  “星辰姑娘……”

  花满楼起,呼唤声响彻平康坊。

  只是,所有人就看着星辰姑娘赤脚,从桌案上纵身,轻轻点在栏杆上,最后便落在袁淼的面前。

  “哼!”

  二楼的一处贴着天井边缘隔出的雅间,里面响起一道冷哼声。

  这雅间是为喜欢看热闹,又不愿露面的客人准备的。靠近天井的一边,齐齐的开着一排窗户,可以从这里直接坐看下面的景象。

  只见雅间里,长孙冲一人静静的坐在窗户旁。当星辰姑娘起舞的时候,长孙冲如同其他人一般沉迷,这会才清醒过来。

  只是,当长孙冲看到那星辰姑娘,竟然是直直的走到袁淼的面前,脸色不由一冷,目光中透着幽幽的寒光。

  “县子,诗很美呀!”一点没有剧烈运动后的喘气声,星辰静静的站在袁淼面前,轻笑着询问:“不知县子能否赏脸,也好让星辰作陪,饮一壶星辰亲手酿的梅酒!”

  袁淼还没有说话,耳边就听周围传来一阵齐齐的吸气声。

  本就心存疑虑,袁淼当即点点头。

  人群默默的分出过道,袁淼便一马当先向着花满楼的三楼走去。

  一时间,狼嚎声不断,叹气声不断。

  “哎……我等没戏了……”

  “能看星辰姑娘一舞,吾便心满意足了!”

  “呜呜呜…让我醉死吧!”

  随着三楼门框轻轻合上的声音传下来,花满楼里散发出一阵巨大的酸味。

  而在花满楼的三楼,刚踏进房内的袁淼便听到身后关门的声音。

  面前的桌子上已经简单的摆放了两三道小菜,一壶酒正在温着。

  大马金刀的安坐下来,还没有动手,袁淼便看着星辰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

  一饮而尽,袁淼很没有形象的砸吧了一下。

  就是普普通通的杨梅酒啊……

  “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

  对于面前这个女人,袁淼总是怀抱着戒备,微笑着询问,右手将星辰扯到面前,捏住对方的脸颊。

  似乎是袁淼的力气用的太大了,星辰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浮起一片水雾。

  感觉自己确实有些失态了,袁淼悄无声息的将手放下,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对方。

  “县子又为何会对星辰这般戒备呢?”

  被反问了一句,袁淼没有作答。

  这会自己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浅浅的抿了一口。

  眼看袁淼依旧没有动作,星辰苦笑一声:“阿耶为李唐所杀!走投无路只得委身在这花满楼……”

  然而袁淼却还是摇摇头:“你太漂亮了!”

  说完,将杯酒剩酒喝完,袁淼起身推开房门,便洒脱的离去。

  只留下房中星辰,双眼紧紧的盯着空无一物的过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