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他们不敢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19 2019.12.25 14:18

  事物的发展是相对的。

  袁淼并不知道,历史上的李世民,是什么时候下定最后的决心。也不知道,当初的李世民为什么会犹豫不决。

  但袁淼很清楚,不论早晚,李世民都将会下定这个决心的。

  而且可以肯定,那个时候要比现在晚上一点。而现在天策府,却可以有更明确的目标,做更充分的准备。

  “你那新军操练的不错,只是军中上下,还需加强联系!”已经有了决定的李世民,恢复了往日的处事风格,一条条的说着:“你家那个赵小刀的人,王府会配合带入长安城……”

  袁淼尾指一弹,赵小刀做的事情,该是没有人知道才是。

  然而……现如今,李世民却直接说了出来。

  “大王!”

  刚准备解释,李世民便抬手拍拍袁淼的肩膀:“些许小事而已!某信你,王妃也信你!只是……赵小刀及那些人,你要严控!”

  “是……”袁淼低声点头,后背却是出了一层冷汗。

  李世民轻笑了一声,看了袁淼一眼后继续说:“玄甲军如今也在熟悉火药,只是进度太慢,你吩咐下去,某需要玄甲军能够尽快熟悉火药。玄甲军能够随时进入长安城……这很重要。”

  “是。”

  这个时候的袁淼只有点头称是的份。

  “知道你小子有主见!”看着袁淼如同鹌鹑一般,李世民笑了笑,然后挥挥手:“去吧,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办事某放心,真出了什么事,本王担着!”

  这最后一句,才是自己最想听到的。

  袁淼立马抬头,笑着呲着大门牙,用力的点点头。

  “那小子这就回去安排了。”

  看着这小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原先低沉的氛围一扫而去,李世民大笑了两声,笑骂着:“快滚!记得明日将抄写的礼记送给王妃!”

  刚跑出去没多远的袁淼,一听礼记两个字钻进耳朵里,脸色一黑,跑的更快。

  李世民一直看着袁淼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这才收住笑容。

  既然下定了主意,李世民就不会再轻易变更,需要安排的事情还有很多!

  昂首看向太极宫的方向,目光涌动。

  这下,袁淼没再从秦王府绕回家,直接从两府的门洞回去。

  “秦岭的人,什么时候到?”

  “今夜城门关闭前入城!”

  袁淼停下了脚步,看向冷冷的赵小刀。自己也是因为刚刚李世民的一番话,这才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那些人竟然已经要到了。

  “你知道,你比这冬天还冷吗?”拍了一下赵小刀的后脑勺,引来一个白眼。

  袁淼却觉得格外舒畅。

  “为什么?”

  “啊……回家!吃火锅!”

  断了逗弄赵小刀念头,袁淼打了个哈哈,快步想离这家伙远一点。

  只是,身后照过来的影子却一点没动。

  “为什么突然走这么快?”

  “爷饿了!”

  “饿了还能走这么快?”

  “……”

  带着莫名的怒气,吃完了一顿火锅。

  袁淼喝下一杯热水,便摊在椅子上。

  此时,外面天色已黑。

  原本稀稀疏疏的雪花,也渐渐的大了起来。不多时,便已经在地面上积攒下一层。

  长安城启夏门。

  一行十数人赶在城门落下前,顶着大雪赶进城中。

  十五个人,皆是衣着普通,甚至有些破落。但却披着带帽斗篷,脚下穿着一双厚底靴子。

  就像是普通的长安百姓一般,这些人一进到城中,便和那些同样刚刚赶回城中的人一样,像是着急乘着坊门关闭前,要赶回家一般。

  只是如果从上空俯瞰,便能看到这一行人,不论怎么走,前后永远出去一个人,两侧各有三人。中间六个人护着正中的一个人。

  不论是否是融在人群之中,还是正在快速的移动,那一人一直都处于其余十四人的保护之中。

  这是军中才有的护卫之法!

  坊门随着坊正的呼喊声,缓缓合上。

  宽阔的街道上,已经再难见到人影,只是一些坊间却依旧热闹。

  而在各坊之间的街道上,已经开始有巡城武侯游走。

  而这一行十五人,却已经没有停下脚步,似乎没有目的地一般。

  “止!”

  领头一人伸手左手,整个队伍悄然隐近黑暗之中。

  最前面的人目光幽幽的盯着前方。

  不多时,便见一队武侯从左边走出,然后走进右边的街道。

  “行。”

  收回左手,队伍再一次移动,走进前面看不见的黑暗之中。

  如果回头细看,会发现这些人刚刚在雪地上,竟然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脚印。而不到片刻的时间,这些脚印便会被满天的雪花覆盖住。

  夜已经渐渐深了,袁淼还留在书房中。

  李长生带着一壶温好的酒,陪着一叠卤牛肉,放在袁淼的边上,便合手站立在一旁。

  抿了一口酒,嘴里咀嚼着肉片,袁淼看了一眼站着的李长生。

  “什么时辰了?”

  “回郎君,已经戌时了。”

  “府中的人,都吩咐好了吗?”

  李长生看了眼外面,而后回话:“已经都安排好了,说了是您的意思,天寒了体恤他们,都让早早的回屋休息了。亲兵们,也已经在外面暗处看守着了。”

  点点头,袁淼便站起身,走到房门前,伸手将房门打开。

  “将椅子搬过来,你弄的酒肉也拿过来。”

  李长生不知自家郎君想干什么,但还是恭敬的搬过来椅子,让袁淼坐下。然后又搬过来一个案台,摆上酒水和卤牛肉。看着外面寒气不止的钻进来,李长生更是在酒壶下满点上了一个炉子。

  而袁淼就端坐在椅子上,正对着门洞,看着外面空旷的院子,纷纷的落下白雪。

  李长生脸上带着些紧张,踌躇了几次后,才终于小声的开口:“郎君……要不要让小刀给这边准备一下?”

  “恩?”

  “毕竟……您的安危最重要!谁也不知道,等下……那些人…那些人会怎样。”

  今天的卤牛肉味道很不错,三婶应该已经是学到精髓了。

  改明,也应该给三婶的工钱涨涨了。听说,她家另一个儿媳已经怀了肚子,最小的儿子也要成亲了。这都是要钱的,作为全长安最仁慈的主家,涨工钱是必须的!

  将一杯酒灌进肚子里,袁淼迎着寒气突出一道热气。

  看着眼前渐渐迷离起来的景象,袁淼淡淡的开口。

  “放心,他们不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