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好孩子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505 2019.11.25 12:00

  “人的身体是有自愈能力的,缝合、消炎是最重要的一步。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得看命够不够硬了。”

  老军医脸上的质疑已经消失。从第一个将士被袁淼治疗之后,老头子便紧跟在袁淼后边。

  数十年的从医经验,告诉了老头子,眼前这个年轻的将军,并不是无的放矢的。

  刚这座营帐中,最后一名手臂负伤的将士治疗后,袁淼看了一眼老军医。

  老头子眼中已经看不到不满,反而,带着浓浓的好奇,以及想问又不好意思开口的神色。

  无奈的摇摇头,袁淼觉得还是借着机会推广一下现代医疗。在这个生死,全靠老天爷的年代,多一个人知道一些简单的医疗手段,总是好的!

  “羊肠线最好,不过咱们弄不出来那东西。针线也差不多,就是需要提前消毒,伤口愈合后,即使拆除。在失血不多的情况下,用这个方法,主动帮助伤员缝合伤口,远比自身机能愈合,要好上不少。”

  这是传授经验了,老军医不由的脸色一正。

  “是何道理?”

  “这个没法子说。老师就是这样教我的,只是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我们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存在。人的身体,亦是如此。战场上,伤员多是外伤,及时清理伤口,进行消毒、缝合,至少能减少半数的损失!”

  伤口缝合,这个道理没法说清楚。至少,在现今这个时代,是没法子说清楚的。

  不过还好,袁淼有一个很好的借口,那个从来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的老师,就是最好的借口。高人嘛!尤其是那些不出世的高人,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老军医脸上露出一副一所当然的表情,光靠袁淼这个年轻人,不可能掌握这样的本领:“清理伤口这是常理……但是,消毒…便是用热水进行擦洗?”

  “最好,还是用酒精,高度酒精!不要问我酒精是什么!等回长安了,有机会我会弄出来的!”

  解释完,袁淼便不打算继续说了。和这种穷其道理的人,就不能交谈。因为,你一旦和这样的人接上话,那么就会有无数的问题涌过来。

  这只是第一座伤员营房,在后面,还有无数的营房。那里,还有众多的大唐男儿,在等待着自己的救治。

  “袁淼那小子在哪?”

  “这会儿应当在辎重营那边,战后还有许多事,是需要他去处理的。”

  “吾等,便一同去瞧瞧,这小子在干什么!”

  一场胜仗之后,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喜悦的。

  刚刚脱险缓过神的李世民,便提议,在各处走走看看。主帅在将士中出现,至少也是一件提振军心的事情。

  在李世民身边,长孙无忌、房玄龄、马步军的两位总管程知节、尉迟恭一起陪同。

  几人在一群亲兵的护卫下,向着马军辎重营走去。

  刚一走进辎重营中,尉迟恭便眼前一亮。

  指着站在一处营房外的赵铁,便对着李世民说道:“大王,那小子的亲兵在那呢。”

  “想来,是在探查将士们的伤情!”房玄龄脸上带着笑容,对于一个能亲力亲为,安抚将士们的将领,这一点难能可贵。

  “走!”

  李世民招呼一声,便领着众人快步走了过去。

  “手要稳,你这是在缝人,不是在缝衣服!”

  “头回头回!手生!”

  “你们到底会不会医术啊?”

  “放……”

  刚到营房外,李世民等人便被里面传来的声音吸引。

  几个老头子被袁淼瞪了一眼,立马将后面的粗话吐了下去。

  在见识到袁淼露出的这手医术后,原先的老军医,便立马将另外几名军医招呼了过来。

  几人口径极其统一,防止鹰扬郎将救治出错,有几人在场,也好及时补救。

  对于这个老头子,想要偷学的想法,袁淼也没有拒绝。这方法,本就是要传播出去的!

  于是,便有了一个年轻将领,训斥这个胡须发白的老头子的画面。

  程知节脸色铁青,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看到这一幕。

  “这混蛋玩意,难道当自己是华佗了?”

  一旁,李世民的脸色也不大好。就在自己的眼前,这小子竟然就拿着一根针线,在那躺着的将士后背上穿来穿去的!

  而且,这小子刚刚似乎还怼了救过自己的军医!

  “混账,在这搅屎啊!是不是没正事干了!”程知节一脸怒色,冲进营房便一手提起袁淼,瞪了几个看过来的老头子:“你们几个也是的,就这么让这小子,在这里瞎折腾啊。”

  看到自己又一次被毫无反抗的提了起来,袁淼觉得快要疯了,双手双脚胡乱的扒拉了两下。

  就是不说话,这个时候命在老程这土匪手中,少说少错,多说没命!

  只能是眼神,不停的使向几个老头子。

  为首的老军医也是一脸的尴尬,毕竟这事还真说不好怎么解释。

  不过在看到后面,已经进来了的李世民后,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行了一个礼。

  “这事……我们是在学习!”

  说完,几个老头子动作划一,齐齐梗着脖子,迎向程知节。

  李世民没好气的摆摆手,这几位老先生,在军中一向如此。全军上下都指着几位老先生救命,平日里,除了自己之外,也没几个人能老头子们服软的。

  “知节,将这……小子放下来吧!还是先听几位先生所说吧。”

  一听李世民发话了,程知节也不多说,立马松手将袁淼放开。自己本来也没准备干什么,只是这么多人方才都看到这小子干的事了,自己这个就该先动手。

  至少,样子要装的狠一点。

  身子一轻,袁淼刚刚站稳,偷偷瞪了老程一眼,便听到一旁老军医已经开口解释了。

  “大王有所不知,袁将军那位老师,原来也是位医术大家!方才,将军便是在为老夫几人,演示伤口缝合清理之法!”

  一听真的是在干正事,在场众人脸色这才放缓。

  程知节竟然嘴角一翘。

  没护错人啊!

  “不知几位先生的观察,那法子……是否有用。”

  一旁,一直没有表现的长孙无忌,这个时候却是站了出来,提出了质疑。说完,看了一眼躲在程知节身后的袁淼,意思自己并没有旁意,只是这种事关人命的事情,还是要确认了为好。

  “目前有待商榷!”老军医很慎重的给出了评价,想了想而后又补充道:“不过,我等观看袁将军施救手段,并亲自验证,此法有理有据,应当无措!至于成效,只等将士们最后恢复的情况,便可得知!估摸着,比往常多半数……”

  老头子不坏嘛!就是脾气不行!

  袁淼门牙一呲,冲着老头子挑了下眼神。

  长孙无忌双眼一眯,便向后退了两步。

  听到老先生的话,李世民脸上也是露出喜色。房玄龄更是走到袁淼身边,抬头便拍了拍袁淼的脑袋。

  “好孩子啊!是个好孩子!”

  一时间,现场一团和气。

  丝毫不理会,袁淼因为被称为孩子,在一旁愁眉苦脸的样子。

  四成啊!

  要知道,这些年的征战,天策府众人没有怕过什么!

  即使当年,在面对王世充、龚建德的时候,那也是打了大大的胜仗的。

  但是,一场战事之后,那无数负伤的将士,最是所有人最难面对的。仗打赢了,人没了!这他-娘还有什么意义。

  现在,只要确定通过袁淼这个法子,能够多救一半的将士。

  那就是大大的功绩!更是天大的功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