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拍马屁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38 2019.12.07 19:00

  袁淼开始思索。

  暖房内,长孙和李夏月停下动作,关心的看着这个少年。

  脑海中飞快的划过无数诗词,袁淼在想着该用哪一首……

  拥有着掌握无数诗词的优势,袁淼一向不介意当当文抄公。

  文抄公怎么了?从小老师就教导的,要学以致用!要活学活用!

  想定用什么诗后,袁淼起身,走到中间早被王府些人摆好的桌案前。

  提笔便缓缓的一字一字书写下来……

  最后一笔下去,袁淼收笔将笔杆架在笔山上。

  两名侍女走过来,将纸从桌子上拿起来,走到长孙面前。

  “字倒是不错!”

  看着纸张上一板一眼的楷书,长孙先是赞赏了一句。

  袁淼走过来,躬身弯腰,抬头脸上带着干净的笑容:“能得您之教诲,小子感激不尽……今日,这首诗便是为您写的!”

  一直关注着这个恭顺的少年,长孙这时候才重新将目光投向纸上。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

  长孙不由的念出头一句。

  这头一句,说的是从土里面生长出来的竹子,能够高过老的竹子,都是靠老竹扶持。

  “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最后一句被长孙缓缓的念完,脸上相容更盛。

  这后一句,算是展望未来,只有一年年的生长,后面的新竹才能更加的茂盛。

  “好!”

  沉吟了片刻后,长孙不由的提高声音赞许了一声。

  虽然只是一首简单的七言绝句。用的也是最简单的借物喻人,但胜在借的好。

  更用新竹、老竹的生长,来比喻学生只有在老师的教导栽培下,才能有更好的成长,也才能长得更高。

  袁淼脸上笑容更甚。

  咱们的文化渊源流传,就连拍马屁都得有一套流程。夸人,那就不能直接说人家多好多好,你得琢磨……琢磨怎么不那么直白的,但又要让人家能够听明白。

  得让人家品!细细的品!

  看长孙的摸样,今天这个马屁是拍成了!

  长孙觉得自己当上老师这个职业,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决定。而且,自己的教导很是见成效嘛!看看这孩子写的东西,多好啊!

  然后长孙看着袁淼,目光越发的明亮。

  一旁,李夏月一直盯着那首诗,看看这个字看看那个字,然后偷偷看看挺直身子的袁淼。

  “袁县子高才!”

  看到母亲投向自己征询的目光,李夏月绽放着笑脸,很肯定的回复。

  长孙走了过来,将纸接住,重新放在桌案上。

  乘着这个机会,袁淼偏头打量了李夏月一眼。

  这妹子现在像是眼冒金星一样,看到长孙将诗取走,不由露出失望的神色。想过来却又不好意思……

  “日后你要多和袁县子学习!最好将他师门的本领,都学过来!”

  看着自己女儿的神色,长孙有些好笑的招招手,等到李夏月走过来后,才缓缓的开口。

  恩恩!

  李夏月点着小脑袋,又是瞧瞧桌子上的诗,又是瞧瞧袁淼。满眼的期待……

  “县主得闲了,随时可以找我!”

  这会,袁淼就差拍着胸口了。讨好李夏月就是讨好长孙,讨好了长孙那就是讨好了李世民。

  咱这迂回之策,后院攻势!

  漂亮!

  得到肯定的李夏月轻轻欢呼了一声。

  长孙看着女儿的欢笑,也没有制止。

  最近,王府很是压抑,朝堂上的事情很容易就被带到家中。

  吃也吃过了,马屁也拍好了。

  袁淼便向长孙告了声退,颇为悠哉的领着赵小刀出了王府。

  只是让袁淼没有想到的是,刚出王府竟然就看到程处默正乘着马,候在外面。

  “总算出来了,王妃找你没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就是问了问学业,然后让我又写了一首诗!”没说被长孙留下吃饭的事情,袁淼只是略过性的说了一下。

  倒是赵小刀古怪的看着程处默,这家伙也不知怎么回事,只要见到程处默,两个人每次都会怼起来。

  只见这个时候,赵小刀开口:“你咋还在这里……这么闲的?”

  马背上的程处默直接怼过来:“某在哪管你啥事了?吃你家大米了!”

  最近,长安城很流行袁淼说的这句话。

  渐渐有成为今年长安城最火句子的趋势……

  赵小刀自然不甘示弱,嘀咕了一声:“没见你少吃!”

  “那也是某兄弟家的米!”程处默瞪了一眼,然后转脸换上一脸贱笑:“早就等着你了,老早就说要带你去这隔壁逛逛!今日正巧,哥哥我做东!”

  崇仁坊的隔壁,就是平康坊……

  “不去!”

  爷这么洁身自好的人,连家里的丫环都不碰的人,怎能和你程处默同流合污!

  “听说……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位星辰姑娘,今夜会再起一舞!”

  “去!”

  程处默露出一副怪样:我还不懂你小子。

  后面的赵小刀猛翻白眼。

  说好的洁身自好呢,说好的正经人呢!

  很快,两人便进到平康坊里。

  一入平康坊,便是扑鼻淡淡的胭脂香味。一座座亭台楼阁、幽静小院,即使不在节日里,依旧张灯结彩。街道上花红柳绿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现在天刚抹黑,一位位身着锦缎、穿金戴银的公子哥富绅们,招揽着小厮佣人,前呼后拥的进到一栋栋花楼里面。

  这是比较低级的玩法!

  更高级点的,虽然那些门面老妈子、厮混的小厮依旧迎来送往的。但往往边上必有一条黑洞洞的小巷,安静的停着一顶顶的轿子。巷子边上,开着小门。

  这就是高级玩家的待遇了,直接点号,然后姑娘们梳洗的干干净净,在一处僻静的院子里等候着。

  跟着程处默这种老粗出来,自然是随大流的玩法。

  几人停到一处挂着‘花满楼’三字的楼前,便见一个牵马的小厮迎了过来。

  “哎呦,这不是小公爷嘛!今个怎地才来?其他几位爷可是早早的就到了,这会如月、玉容、巧姑可都在陪着呢!”

  似乎程处默和这小厮很熟,只见程处默将马鞭一扔,然后便下了马。

  然后就听小厮继续尖着嗓子说着:“小公爷,今儿个雅间没有了……欧呦!这位不知是哪家的小郎君?”

  “你花满楼里鼎鼎有名的袁淼袁县子!”

  程处默替袁淼回了话,然后扔出一枚碎银,赏了小厮。

  跟在后面的袁淼有些纳闷,自己啥时候和这花满楼有关系了?

  还鼎鼎有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