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让我一个人静静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067 2019.11.30 12:00

  屋外,传来管家李福的声音。

  一帮大牲口,昨夜里陆陆续续醒来后,又喝过一场。一夜宿醉,刚又结伴返回长安了。

  有趣的是,这帮家伙都托了李福带话,去长安城一定要找他们。兄弟们康平坊做东,宴请袁淼。

  我信你个糟老头子!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袁淼心底暗骂,这帮牲口的话最是不能信。

  “卧槽!”想着牲口们的话,袁淼突然脸色一变:“爷是不是说过,要带赵铁他们去康平坊的?”

  不!爷这样正直、诚实的人,号称长安诚实小郎君,肯定不会说过这样的话……

  “李福。”

  候在屋外的李福,一听屋里传来主家的招呼,立马应了一声,小心的压着门框推开屋门。

  已经从刚刚醒来的蒙圈缓过来,袁淼斜靠在床榻上。

  “昨天有没有发生什么?”

  “昨……”李福鞠着身子,大拇指和食指不停的搓着,支支吾吾就是不说清楚。

  “说吧,那帮牲……那帮家伙都干啥了。”

  “各家的少爷就是喝醉了。倒是主家,先是不停的啃着一根骨头,然后跑到外面,说是要和几位少爷比试武艺。咱家院子里……那颗桂花树被您砍倒了……最后您抱着长孙少爷,在那嚎哭,然后拖着长孙少爷就滚到桌子底下了……”

  李福一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生怕这位爷会杀人灭口。

  不!我没有!我不听!

  袁淼内心怒吼,脸上一抽一抽的。自己记得怎么不是这样的,明明都是那帮子牲口干的事。

  这个锅,爷不背!

  “李福,你先出去,我想静静……”

  一听这位爷发话了,李福连忙快步窜出去。生怕,自己管家地位不保。

  “不对,静静是谁?主家的相好?”

  没了继续躺着的心情,明明看到的是程处默在啃猪蹄,然后抱着长孙冲嚎啕大哭的,一帮牲口狂砍自家树的。

  随即,袁淼脸色一正:“假酒害人啊!得自己酿酒了……”

  府外的路上,走在后面的赵铁一直盯着前面奇怪的两个人。袁淼走在最前面,眼神却是不时的瞟向身边跟着的管家。然后管家李福,却又是不停的左挪右移的,低着头就是不敢和大人对视。

  终于还是袁淼打破了平静,淡淡的问了一句:“李福,我朝立国前,你是做什么的?”

  我这是要下岗了?李福有些发蒙:“老奴一辈子都活在这骊山脚下!大唐立国前,这片地都是前朝的皇庄,老奴就在庄子上管着事……等前朝亡了,朝廷还是让老奴继续管着庄子。”

  点点头,管家的根底袁淼一早就让赵小刀暗地打听了,没有什么出入。

  “好好干!再往后,爷挣个国公回来!”袁淼目光欣赏,接着说:“以后不要喊什么主家了,生分。”

  “是。多谢郎君……”

  得,咋还是这么奇怪……

  不再管李福对自己的称呼,这时候出来是有目的的。自己那一营将士住的军营,今天应该已经动工了,还需要和工部的人商量些细节。火药作坊更要仔细,那玩意弄不好就得炸了。

  跟在后面的李福一脸的笑容,觉得自己的职位算是牢固了,还得了自家郎君的夸赞。

  前途一片光明!

  “你好好干,和县子成了国公有什么关系。”赵铁跟着走过来,抬手拍拍李福的肩膀,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便紧追前面的袁淼。

  留下一心惦记自己职业生涯的李福,一脸蒙比的待在原地。

  他说的好有道理啊!

  和李孝恭家只隔着一条沟渠的空地上,已经成为了一块巨大的工地,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忙碌着。皇帝新封的开国县子,秦王殿下面前的红人,令工部、将作监一干官员干劲十足。

  整天神出鬼没的赵小刀,这时候也出现在工地边上,正坐在一边不知道从哪里运来的石板上,嘴里还叼着根狗尾巴草。那柄已经缺了口的横刀,依旧别带在身边,反倒是袁淼给的那把刀不知道去了哪里。

  对于赵小刀的行踪,袁淼是从来都不关心的。反正只要自己有事招呼,这小子总能立马出现。

  “你去哪里?”

  看到这小子脚底沾着泥,衣摆上也挂上了几片碎树叶,袁淼问了一句。

  “忒。”吐掉嘴里的东西,赵小刀从石板上下来,站起身淡淡的说着:“去山上逛了一圈,差点被边上汤泉宫的侍卫发现,不过就那几个小子,还难不倒小爷!”

  “好好的,你去山上干什么?”

  袁淼觉得这小子就是没事找事,心里想着是不是该找点事给他,免得青春期躁动的家伙惹出什么事来。

  然而,赵小刀却是翻了个白眼,耸耸肩说着:“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防止什么时候你有仇人杀上门,也有个地方藏身的……”

  眼看袁淼已经准备又要捏自己耳朵了,赵小刀赶紧压着声音补充道:“不过,被我发现了一条小道,能直通南边的秦岭。都是野兽走出来的路,没人能发现!”

  将举起来的手收回来,袁淼向着赵小刀走进一点,轻声说着:“确定没有人发现?以后这事就你负责了。毕竟爷这么帅……这年头,保不准哪天还真有仇家找上门,留条后路好啊!”

  没理睬这位妄想症患者,赵小刀说道:“我准备过段时日,继续往南边走走。太靠近边缘,总觉得还是不太安全……”

  “这事你去办,有什么需要找赵铁或者李福,就说爷吩咐的。”

  虽然知道,赵小刀从小在边地长大,对可能存在的危险总要做提前的准备,这是习惯改不了。但袁淼也没打算阻止,毕竟有条能通向秦岭伸出的后路,总归是好事。

  要知道,这年头长安城里的各家各户的,谁不在城外准备着好几手退路。更不要说那些世家大族,藏在暗地里的后路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这事袁淼很久以前就想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可能那些世家大族,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家究竟有哪些暗地里的防备。

  更何况,这个时候的秦岭,可是一点都没有被开发。茫茫秦岭,塞几个人进去,没人能找得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