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送人 送酒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255 2019.12.05 12:00

  袁淼发现最近自己很忙!

  就连喝顿酒的时间,都能有上司查岗……

  难受不是一点点的。

  昨夜,陪着李世民逛了一圈。迷迷糊糊的,刚刚才做了别人老师,又给李世民做起了心理辅导。

  然后蒙比的着凉了。

  “昨夜有人摸到了火药作坊边上……”

  赵小刀站在床边,小声的禀报着,双眼好奇的看着袁淼的鼻孔。

  就在那鼻孔下面,两道清水鼻涕正在缓缓的向下移动,赵小刀很好奇那东西,什么时候才能流到自家大人嘴上……

  “郎君!”

  一旁的李福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由提醒了一句。然后有些埋怨的看了一下赵小刀,就是这个家伙,竟然想让自家郎君出丑!

  被李福喊了一声,袁淼双眼才稍稍有些神采,接过李福的毛巾,向鼻子下面擦去。

  还是李福忠心啊!

  赵小刀……

  “郎君,该喝药了。”

  从刚刚进来的李长生手中接过一个碗,里面是刚刚煎好的药,李福送到袁淼面前。

  在自己管家逼视的目光下,袁淼只得捏着鼻子将苦的发涩的汤药咽进去。

  “人现在在哪?”

  “正关在后面。”

  “准备一下,跟我将人送去天策府。”

  说着,袁淼也不管李福的阻拦,起身穿戴整齐,就要出发。

  “郎君,还是多添件吧。”

  李福只是说了一声,也不管袁淼答不答应,就将一件厚实的袍子系在脖子上。

  天气越发的冷了,自从秋收后,百姓们就很少出门了。

  最多,也就是上山砍些枯树,好备上过冬用。

  渐渐的往长安城去,官道上才渐渐的多了些人,一座百万人口的大城,每日需要无数的物资,才能够填满人们的生活。这个时候的长安,实实在在的是整个大唐的政治、文化、经济、军事中心。

  能到天策府的时候,赵小刀递上新丰县子的引信,里面就被人引到里面。

  大殿中,李世民阴晴不定的盯着跪在地上的探子。

  “问出什么了吗?”

  李世民的问话有些飘忽不定,让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日天策府里的人很少,大多数的属官,已经被调离,剩下的还被李渊或明或暗的下了命令。因此,大殿里只有长孙无忌一人。

  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长孙无忌后,袁淼才开口回答:“这探子一被捕获,就关押了起来,还未审问。”

  “大王,该是太子的人……”

  一旁,长孙无忌提醒了一句。

  然而,李世民却是摇摇头:“不用审问了,让人处理掉吧!”

  立马,从外面走进来两名玄甲军将士,将陷入昏迷的探子拖了出去。

  不多时,从后面传来一声惨叫。

  袁淼便知道,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探子,很可怜的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安坐在上的李世民陷入沉思,让袁淼看着有些担心。

  自己做完都懂着凉了,大佬你不会还是要放弃了吧!

  “大王,太子之心昭然若揭。即使您放弃那至尊之位,太子依旧会忌惮与您。一旦太子即位,不论是太子本人还是身边的群臣,会放过大王、放过我们吗?”

  不由的,袁淼忍不住还是提醒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长孙无忌。

  似乎察觉到了袁淼的目光,长孙无忌长叹一声,起身也是劝说道:“大王,如今我们与太子已经结怨。皇位之争历来严酷,不除我们,太子恐怕就心存忧虑……”

  李世民还是摇摇头,

  “你们退下吧……”

  然后,就没有了声音。

  袁淼还想说些什么,刚刚张口,就看到长孙无忌冲着自己摇摇头,只得将话瘪回肚子了。

  躬身告退,便退出了天策府。

  心情有些糟糕,袁淼是真的怕李世民就此消沉下去。

  自己的土财主梦想,还要靠李世民才能完成呀!

  “去宿国公府。”

  有些烦躁的喊了一句,袁淼便翻身上马。

  这次来长安城,不光是送人过来的。袁淼还准备了几坛子勾兑好的白酒,准备送给程知节尝尝,也好将两家合作的事情敲定。

  一到宿国公府外,袁淼原本压抑的心情才好转过来。

  不愧是老程,洞开的大门,一眼就能看到前院满地的兵器。

  报上名,门房连忙热情的将袁淼直接带到前厅。

  “阿郎早就吩咐了,只要袁县子您来了,直接进来,要您像在家中一般,不要拘束。”

  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赏给门房后,袁淼便安静的坐在位子上。

  赵小刀带着人,一趟就将这次带来的白酒摆在了地上。

  “我那大侄子来了?哈哈……今天我们爷俩可要好好喝一顿!”

  老远的,就能听到老程的大嗓门在吼着。

  袁淼连忙起身,对着已经冲进来的程知节躬身施礼。

  然而,程知节却是龙骧虎步的,直接坐在主座上。

  瞧了一眼袁淼,又瞧了一眼摆在地上的酒坛子。

  眉头一挑,程知节咧着嘴问着:“这就是处默今早回来,和我说的那种白酒?”

  “正是。今日特地带了一些,好让伯父尝尝,看看两家能不能一起做这门生意。”

  “什么两家不两家的,你小子一家就你一个人,以后再说什么两家子这样的话,小心老子揍你。”老程又雷厉风行的走到袁淼面前,硕大的手掌再一次猛的拍在肩膀上:“你小子弄的东西,老子放心,这门生意做了。以后咱爷俩对半分。需要什么,直接找管家。”

  然后,程知节便招呼着家中的下人,将那几坛酒搬到后院。

  被拉到程府后面一座亭子里,袁淼就看到这里早就布置上了酒席。

  程处默正一脸贱笑的坐在一旁,边上还有两个相貌差不多的年轻人。想来,应该就是老程的另外两个儿子,程处亮和程处弼了。

  “你小子不要忙的,最后自己倒下了!”

  老程拉着袁淼的胳膊,走进亭子,很是担忧的念道了一句。

  袁淼心中微微一动,却是不说话。

  这一次,袁淼再一次喝醉。而且,还是被自己带来的酒,弄醉的。

  在老程带着自己的三个崽,连番的灌酒,是个人都架不住这阵势。

  不过好在,这次醉酒后没有人打扰到袁淼。

  等到第二日日上三竿,袁淼才自己醒了过来。

  “有些事情不是你急得来的!”宿国公府门外,老程很认真的说着:“大王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就能解决的。放心,就算最后……老子也能保住你!”

  袁淼觉得自己双眼忽然一热,喉头颤抖了两下。

  “哈哈!你小子被感动,那酒坊的事情可是说定了。老子出商铺,出一半的粮食。也不占你便宜,只要五成份子!”

  说完,程知节拍拍手,便转身向着府里走去。

  这一次,袁淼脸上带着由衷的笑容,对着老程的背影,躬身稍稍一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