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羽林郎将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035 2019.12.19 19:00

  一千贯!

  随着袁淼的报价,群臣顿愕。

  李渊更是眼角颤抖,哪知就是一个望远镜,竟然是这般昂贵。

  在给出一千贯的成本价钱。

  袁淼早就在心里计算了一遍。考虑到军用版的体积要小,现阶段使用的水晶也要小上很多,倍数也不用太高了,再排除掉可以忽略不计的铁筒成本,一个大约三百贯也就可以。

  给出一千贯的报价,绝对不是因为袁淼贪财!

  主要,这不还是为了宣扬科学吗……

  都看看啊,学了科学随便弄出来一个东西,那可都是价值千贯!

  “这般昂贵?不知道新丰县子所谓的成本,都包含了什么!”

  李建成早就不想待在这里,这时候见到袁淼竟然敢报出一千贯的价格,立马反击。

  对着李建成礼了一下,袁淼才开口:“殿下不知啊!这望远镜就是那几片镜片,便都是用上好的水晶打磨而成!更是在表面,涂抹了师门秘制的珍贵药水……价比黄金!

  还有那铁筒,也是要经过特别处理的才成。更何况,这望远镜目前只有微臣一人会,等到微臣教会几人,差不多也能将成本降下来一两百贯吧!

  如今,臣只能是自己耗费时间不算,只将这望远镜的材料费用给出而已……”

  你们还想咋地!就爷一个人会弄,而且爷这么大方,都不要人工费了,只收材料费!

  要是您觉得贵了,找别人去……

  李建成嘴角抽抽,这时候像是明白了什么道理。

  不懂别比比。

  然后,袁淼便没有理会智商好像不太够用的太子,转身面对李渊,显得很是慷慨与难舍的说着:“陛下,臣愿用此次赌局赢得的财物,为陛下献上四支望远镜!”

  李渊一听,顿时就乐了。群臣也都偷偷的忍着笑。

  对于秦王妃早早的,就将袁淼那还没有拿到手的一万贯,其中六千贯拿走后。长安城上下,都是知道了这段趣事。

  原先,李渊在宫中还夸赞了自己这个儿媳妇会持家来着。这会一听袁淼竟然愿意用剩下的四千贯,全都拿来打造望远镜献给自己,不由觉得当时长孙却是过分了一些。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功劳,不说袁淼将要献上的四支望远镜,就是这望远镜的出现都是大功。

  但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脸颊,李渊却止住了要为其升官的打算。

  毕竟少年人,还是要少蹿升的好。

  “你小子懂事,往后便兼了宫中值班守卫吧!”终于是做了打算,李渊笑着说道:“到时候,你自去羽林中郎将麾下听调吧。”

  袁淼还在琢磨着这个羽林中郎将是谁,又是个啥玩意的时候。

  群臣皆惊,就连李世民和李建成,也不由看了做出决定的李渊一眼。

  要知道,这羽林中郎将全称乃是亲勋翊卫羽林中郎将。虽然只是一个正四品下的官职,但却没人敢小看这个职位的。究其缘由,就是因为这亲勋翊卫羽林中郎将是负责皇宫守卫,皇帝安危的禁军统领。

  而让袁淼直接到羽林中郎将麾下听调,那就不可能是做个普通的士兵了。自然是羽林中郎将下的羽林郎将了……

  看不懂这帮人是啥眼神,袁淼美滋滋的谢了恩,便退回座位吃喝起来。

  直到跟在房玄龄、程知节身后出宫,袁淼都不明白刚刚那些人的眼神,究竟是个啥意思。

  反正……就是怪渗人的!

  “你小子究竟是太聪明了还是太傻了!”

  老程这时候没好气的抬手抽了袁淼一巴掌,压着声音恶狠狠的骂着。

  房玄龄却一如既往的笑眯眯的,看到袁淼出糗,只是呵呵一笑,便拉住程知节。

  “你也不要骂他了,他又不知道究竟为何。”

  对啊!我哪知道什么……

  带着埋怨的眼神看了老程一眼,却被对方又瞪了一眼,袁淼立马老实起来。

  “是不是还不知道?”房玄龄笑着问了一句,然后便解释起来:“那羽林中郎将乃是正四品下,羽林郎将更是只有正五品上。但统领的却都是皇宫内外的军队,负责的也只有陛下的安危,以及这宫中安全。

  目前,这羽林中郎将乃是皇族子弟李正业担任。麾下统领六位羽林郎将,七千余将士。这些人,皆是以陛下安危为首任,皆是忠诚于大唐、于陛下之士!”

  听完,袁淼顿时有些傻眼了。

  合着,自己现在已经很牛批了?

  “小子这是……陛下这么信任我?”袁淼有些不确定,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难道李渊就不怕,到时候自己带兵造反?

  不由的,房玄龄深深的看了眼前这小子,心中也是有些不确定:“这正是老夫疑虑的地方……按理说,像你这样身上带着秦王烙印的人,是不可能得到陛下这般信任……要知道,那李正业可是来太子都敢骂的,陛下更是视作心腹。”

  “管它做球!这小子四千贯都撒出去了,一个羽林郎将赏了也就赏了。”老程在一旁满不在乎的嚷嚷着,然后紧紧衣袖:“回家了,这贼天气还不如挪着婆娘睡觉快活!”

  袁淼和房玄龄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无声的苦笑着。

  这就是老程,要不这样的话,那两人肯定会怀疑这货是不是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按照老程往日的作风,只要有酒有肉,偶尔能够上阵剁两颗脑袋,回家揍几个小子,那日子就没啥追求了。遇到事情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干!

  管它这个那个的,干就完事了……

  “那个李正业怎么样?”

  “很严厉!”房玄龄给了一个很肯定的评价,然后看着远处的一排禁军侍卫:“这人原先就是陇西李氏子弟,陛下太原起兵便一直跟随在身边。原本最低也能是个国公,但这人一直言说,要一生为皇室护卫。细算的话,这人还是陛下的子侄,王爷的堂兄弟。只是,关系远了些而已。”

  似乎是看到了袁淼的眼神,房玄龄接着劝诫了一句:“此人,眼中只有皇室,你不要主动招惹!”

  袁淼微微一笑,乖乖的点点头。

  “我不惹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