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会挖坑的县子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55 2019.12.01 12:00

  最近,原本还在八卦太子和秦王的长安城百姓,又有了新的谈资。

  都说朝廷新封的新丰县子是个怪人。

  不但掏自家的粮食,给被朝廷征发的百姓。这两日,还乘着秋收后农闲的时间,亲自带着封地上的百姓,清理沟渠、深挖池塘。

  泥腿子县子!

  这是无聊的长安百姓,给那位新丰县子的爱称……

  毕竟,没有什么比一个朝廷勋贵,自己亲自下地挖坑,还要有趣的事情了。

  而就是这个泥腿子县子,现在正一脸无奈的躺在一堆烂泥里面,动弹不得。

  这个离庄子不远的池塘,此时正有数十名村民,拿着各式的农具。将常年淤积在塘底的淤泥,给清挖出来。勤劳的村民总能发挥事物最大用处,被清理出的淤泥倒进旁边的田地里,来年这块地就是最肥的。

  男人们陷在池塘里,女人和老人们,则是通过绳子,将装着淤泥的箩筐拉到岸边。

  这个时候,属孩子们最欢快,淤泥里总是藏着很多的东西。一条泥鳅、一个大大的田螺,便被这些孩子如同发掘宝藏一般,从淤泥中找出来。

  这样的场景,在袁淼的整片封地上,随处可见。

  只要是能够存水的池塘,统统将水放干,然后清挖淤泥,最后还会将池塘进一步的向下挖。

  独属于袁淼的那条沟渠,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一道道高高低低的水坝建起,只要将边上的田埂挖开,沟渠里的水就能流到连绵的田地里。

  至于下游会不会出现没水用的情况,袁淼管不到,就算乡野之间最容易爆发械斗。

  但袁淼保证,自己最多截了一半的水流,还是一多半是会继续流下下游的。

  再不济,也找李福确认过了。

  下游除了另一个皇庄之外,就只有一片没有被封出去的自耕农村子。

  不虚!

  被李福的儿子李长生带着几个人,将自己从池底淤泥拖到岸边,袁淼这才长出一口气。

  只有陷在淤泥中,才能体会到,那种感受一点也不好。

  至于李长生,就是管家李福的独子。

  府里以后会有更多的事情,是需要一个稳重的管家处理的。总不能,让李福丢掉本职,天天跟着自己。于是,袁淼便招了李长生进府里,算作自己的常随。至于赵小刀……这货最近又不知道跑哪去了。想来,应该是在秦岭里头!

  “都流传,你挺会挖坑的……砸地,这会被坑埋了吧!”

  一个大脑袋将袁淼眼前的越多挡住,发出让人生恨的声音。

  程处默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什么,继续开口:“知道不,现在满长安的酒楼茶馆里,就属你新丰县子最有名了……我可打听了,有帮说书的,准备把你编排进书里!”

  将程处默的狗头拨开,袁淼懒洋洋的说着:“这不挺好的!爷这也算是青史留名了吧……”

  “你可算了吧!泥腿子县子!你数数,哪家子勋贵,是要自己下地干活的。我阿耶还有房公他们倒是没说什么。但你知道,跟着太子的那帮人,现在都说你是什么吗?”

  “说什么?”

  “泥腿子县子,烂泥扶不上墙!”

  “呵!”袁淼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撑起身子,接过李长生递来的水壶,将水倒在沾满淤泥的脑袋上,用手搓一搓,然后猛地摇摇脑袋。

  “袁淼!你是不是故意的!”

  边上,程处默一下子窜起来,用手想要抹去脸上、嘴上的泥水。

  “我没有,我不是,是你多想了!”

  恨不得将这货再踹进池子里面,程处默咬着牙说:“就是你!这事咱两另算!眼下,你应该清楚,那些人是接着打击你的名声,来对付王爷的。你就不准备……做点什么?”

  太子那帮人想干什么,是个人都知道!

  无非就是,想要通过打击自己的名声,来打击李世民。都过来看看,秦王殿下的心腹,竟然只会挖坑……由此可推导得出,秦王殿下也屁事不会,只会挖坑!

  一群傻帽啊!

  “放出话,问问那些人。爷这个新丰县子,是吃他家大米了,还是咋地?关他鸟事!”说完,袁淼像是没有察觉,用手握住程处默的衣摆站起身,然后在肩膀上拍拍:“回家!我写点东西你带回去,等那些人再比比叨叨的,就放出去!”

  说完,袁淼便领着李长生,往回走。

  丝毫没有在意,走之前自己的手,还在程处默的后背蹭了几下……

  “卧槽!你小子别走……”

  还在发蒙的程处默,突然大跳起来,指着已经走远的袁淼怒吼一声,双目登时布满杀气。

  刚刚泡过一个热水澡,将自己清理干净的袁淼,正坐在书房中。

  书房很大,书架上也摆的满满当当的。只是袁淼并不打算看,也没打算撤掉。

  留着,至少还是有好处的。

  至少,显得自己很有文化!

  无形装比利器……

  而这时候,赵铁正恭敬的站在一旁,正对着袁淼的,则是齐刷刷的跪着七个人。

  正是当初一起从塞北逃回来的百骑司众人。

  被热水泡的身子有点发软,看着眼前的景象,袁淼还在发愣:“这不年不节的,跪了可不给红包啊!”

  “我等,自从愿为县子鞍前马后,执鞭坠镫。望县子成全!”

  说着,七人齐齐抱拳,双目紧盯袁淼。

  大有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吊死在这里的意思。

  “这……咋地了?”

  一脸蒙比,袁淼不由看向赵铁。

  “县子,他们这是想做县子的家将。”赵铁面带笑容,然后转身也跟着跪在地上:“县子,还请同意我等请求!”

  这是逼宫!

  一个个胆子都肥了!

  像我袁某人,是那等被人一逼,就能同意的?

  其实,袁淼能明白赵铁等人的想法。这年头,虽说还不至于文贵武贱的,但军中自有一套规矩。要想混的好,成为一位权贵的家将,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好,我答应了!”

  听到大人总算是同意了,赵铁脸上一喜,便拜了下去:“多谢郎君。”

  得,这下连称呼也变了……

  一旁,另外七人同样兴奋,然后又齐声喊道:“还请郎君赐姓。”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袁淼没有推辞,微微闭眼陷入深思,而后才开口说道:“今日,大唐开国新丰县子袁淼,予尔等袁姓……往后,尔等便叫袁一、袁二……袁七!”

  七人连带着赵铁一脸迷茫。

  咋地?赐姓连带着名字也改了……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