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不共戴天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280 2019.12.08 15:00

  这妹子有毛病!

  很快的,袁淼如同老中医一般,就给名满长安的星辰下了诊断。

  揉了揉鼻子,这个天气实在不适合在外面待着。

  不由的,袁淼又走回去,坐在位子上。

  花满楼虽然最近爆红,但服务质量却是不错的。之前才被袁淼吃的见底的葡萄,这会儿又重新上了新的。而且,还一次上了三盘……

  本来缠着袁淼的那位姑娘,这位已经和程处默腻在一起了。程处默也是来者不拒,怀里两个美人,左一口右一口的……喝着酒!

  此时,夜已经渐渐的深了,花满楼里的气氛也达到了顶峰。

  朦朦胧的薄纱间,一个个放浪形骸的公子哥高声大笑,周围总有一只只美丽的蝴蝶萦绕着。

  有人醉倒了,枕着柔软进入到温柔乡里。也有人被自家的小厮拖到一旁,样貌难看的干呕着吐着酸水。

  更有人,刚刚醒转过来,又一次加入新的战局。

  吃着第二盘葡萄,目光在人群中游走着,袁淼似乎看到了无数金银在满天飞舞。

  一片亮晶晶的被扔出去,便立马赢得一群娇啼声。

  这是个纸醉金迷的时代!

  铛铛铛……

  摆在正中间天井下的编钟被敲响!

  “看来,我等今晚是有眼福了!”

  “某家今日来这花满楼……算是赶巧了。”

  “这是?星辰姑娘要出来了……”

  “你是不知道吧,这编钟就是给星辰姑娘设的!”

  不多时,人群便窃窃私语起来,更有人朝着花满楼的三楼呼唤起来。

  听着周围人的对话,袁淼便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原来,原先花满楼是没有那口编钟的。正是因为星辰姑娘的到来,一舞扬名,在舞名满长安后,无数的浪荡子想要来花满楼一睹姑娘真容。

  没奈何,花满楼只能是在这天井中间,竖起一架编钟。并广而告之的,只要这编钟响起,便是星辰姑娘现身的时候。

  “都是套路!卑劣的商业操作!”

  无所谓的评价了一番花满路的做法,袁淼已经是将第二盘葡萄扫荡完。

  然而,刚刚还在装死猪的程处默,这个时候却已经是丢下了怀里的人,爬到天井边上的栏杆上,醉晕晕的扒在上面,双眼却是再也没离开花满楼三楼。

  尉迟宝琳和房遗爱像是叠罗汉一样,两个人搀在一起,两颗脑袋仰着。

  看了一眼周围,袁淼才发现,这时候有这样表现的,不单单是程处默他们,所有的男人这时候都挤在了天井边上的栏杆上。

  有没有占到位置的,便推推搡搡的想要钻到最前面。前面的人,又死死的扣住栏杆,不让后面的色鬼上来。

  “星辰姑娘是不是要出来了?”

  “肯定是要出来的,编钟都敲响了……”

  “爷爷的……老子在这花满楼待了快半个月了……夜夜报道,总算是等到了!”

  “……”

  “老子被你更惨!老子这半个月就睡在这里的,今日才听个响……还不知道,星辰姑娘出不出来!”

  闷闷的一道声音传开。

  众人无不转移视线,只见在一根柱子下面,一位仁兄正缩在一床被子里面,卷成团靠在柱子上。

  二楼雅间里的客人,这时候也都围成一圈。一听下来有人竟然在这安了家,立马一尊酒杯扔了下来……

  只是,那星辰姑娘却是一直没有露面。已经热血翻涌的男人们,不由的开始躁动起来。

  正是这时,一名花满楼的小厮从后面跑到编钟旁。

  清了清嗓子,环视了一圈满是期待的客人,不由一笑。

  “诸位!今日您来了我们花满楼,可算是来对了时候!来巧咯……”

  有人忍不了小厮的套话,连忙扔过去一锭银子,然后笑着大骂:“赶紧的,有事说事!给某说说,星辰姑娘今夜怎么个说法!这编钟可是你们给敲响了的。”

  那小厮也没有立马捡起赏银,冲着扔银子的客人抱了个拳,紧接着说道:“这星辰姑娘……各位可知道今日这钟为何被敲响?只因为咱们的新丰县子来了!”

  有人不解的嘀咕了一声:“新丰县子?”

  边上立马有人解释。

  “你是不知道。这星辰姑娘在花满楼,就舞过两次!一次是刚来的时候,还有一次你知道是什么为何?”

  “还有一次啊!就是这新丰县子袁淼,在花满楼挂了两首诗……一首悯农、一首陶者。狠狠的打了那些不事生产的大族一巴掌,星辰也正是因此才有了第二次起舞……”

  刚刚还在卖关子的人,一听有好事的已经给解释完了,不由转头怒目相视。

  一看,竟然是自己族里的长辈,连忙悄悄的低下头。

  “听说没有,有传言……星辰姑娘相中了那袁县子!”

  “不是吧!”

  “袁淼小贼,放开星辰姑娘……”

  “我与袁淼不共戴天!”

  “……只是传言!”

  “诸位!诸位……”说话的小厮见场景,有些失控了,连忙喊着:“星辰姑娘说了,仰慕袁县子已久。只要袁县子能亲自在我们花满楼,作诗一首。今夜便再次为诸位献舞,要是袁县子同意,星辰姑娘更愿意和袁县子对酒当歌一番!”

  这一下,整个花满楼差不多快要炸开了。

  袁淼脸色一冷,不由抬头看向三楼,并没有现身的星辰正在那里。

  花满楼里的人,只当是星辰姑娘真的是仰慕袁淼。自古哪有女子不爱才子的,郎才女貌说的可不就是这回事。

  可是,袁淼心中却是一紧。这星辰显然是将自己摆在了所有人面前……

  枪打猪头鸟。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呀……

  “袁县子,既然星辰姑娘已是这般说道,想来是极仰慕县子诗文的。我等,也是想再听听县子的诗文……”

  正在想着怎么脱身,袁淼就听边上已经围上了一群人。

  正中一人,倒是个文人打扮,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才开始劝说。

  一旁围着的人,也都是齐齐的应了一声,而后一脸期待的看着袁淼。这些人皆是文人打扮,而这个时候的文人,却是少了后世那些人狗屁倒灶的事情。袁淼之前的两首诗,确实作的是极好的,这些人自然希望能够再从袁淼这里,听得一两首诗文。

  “袁淼!作不出来诗,那就赶紧滚回你的信丰县!”

  “沽名钓誉之辈!”

  “要我看,这等出身草莽之人,上次那两篇……怕不是旁人代笔!”

  “哈哈……这先贤圣言,诗词歌赋,还是得像我等这样诗书传家的,才能作的!”

  二楼,一处雅间出来的几个年轻,正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被人包围着的袁淼。

  “领头的那是卢承佑,范阳卢氏家主卢承庆的弟弟!”

  这时候已经醒了酒的程处默,站在袁淼的身后提醒了一句。

  袁淼双眼微眯,对上卢承佑挑衅的眼神。

  范阳卢氏?

  小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