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被弹劾了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93 2019.12.16 12:00

  “有人要弹劾你了!”

  “哦……弹劾我干嘛?”

  笔墨都已经备好,正准备继续礼记的抄写大计。程处默找上了门,紧张的说着。

  一看袁淼一脸轻松的样子,程处默就气不打一处来。

  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着:“听说是魏徵出马了!今日下朝后,魏徵上了一封奏折。弹劾你妄议儒学,说你在秦王府中贬低儒学,抬举科学!”

  听到此处,袁淼不由一愣:“我何时贬低儒学了。”

  耸耸肩,程处默显得很是慎重:“你别看魏徵只是一个五品的太子洗马,为人却是最为正直!不论是太子,还是圣上,一向都是对魏徵极为看重的……还有,你天天缩在家里,怎么就让那魏徵知道你说什么了?”

  “王府的孩子……都在我这边学科学!”

  程处默一拍大腿,很肯定的说着:“那就是了!他们身边都有服侍的人,想来肯定是其中有人暗通曲款了。你啊,还是太年轻,不知道祸从口出吗?”

  然而,袁淼却觉得没什么大事。

  老实说,爷虽然觉得儒学没有落到实处,却也没说坏话啊。

  “不会出大事的,最多把我这个新丰县子的爵位拿掉!”

  袁淼说的很轻松,反正要不了多久,按照正常发展,未来还是可期的!

  “你小子就不能正经点吗!”越看袁淼越气,程处默说着就起身,甩下一句话:“算了,我去找我爹问问情况吧!”

  说着,便急冲冲的出了门。

  看着程处默气急败坏的样子,袁淼却是微微一笑,只是心里却不由疑惑起来。

  按理说,就算谁来弹劾自己,都不应该是魏徵来做的。这个小老头子,虽然固执的很,但总不会忠奸不分吧。

  “陛下,臣魏徵请诛杀新丰县子袁淼!”

  卧槽,小老头儿你也太狠了吧!

  两仪殿内,袁淼一脸震惊,看着站在朝堂中间的魏徵,正在激昂澎湃的让李渊奏请。

  御座之上,李渊也是微微一愣,虽然昨日已经看到太子洗马魏徵呈上来的奏折。

  但却也没有想到,魏徵竟然是想要斩了新丰县子。

  当即开口:“所为何事?”

  这是应有之意,虽然李渊知道魏徵说的是什么事,但朝臣们不知道。要砍的又不是牛羊,堂堂的开国县子!总得让朝臣们知道,你魏徵为什么想砍了新丰县子吧。

  只见魏徵一甩衣袖,双手合十:“臣闻,新丰县子言语之间,议论先贤儒学,向陛下之皇孙暗示儒学只是高谈阔论。而新丰县子那不知名的师门,那所谓科学,却能够饱我百姓之腹,暖我百姓之身。才是真正的,利国利民的学问。

  臣更听闻,新丰县子不敬天地。直说这九天之上空无一物!更说,月亮只是一个土球!如此不敬天地,不敬先贤之人,臣闻所未闻。

  因此,臣请陛下,当堂斩杀此子!”

  瞬间,两仪殿内一片哗然。

  而在御座下不远处,太子李建成嘴角微微扬起。

  朝臣们在议论着,对于魏徵说新丰县子贬低儒学,这个其实真不算什么。虽然大家都算是儒学门生,但争论不同、意见相左,总还是能接受的。可是,后面说新丰县子不敬天地,说九天之上啥也没有……那就是大事了!

  “臣反对!”

  程知节立马出班,对着李渊大声喊着。

  房玄龄也走了出来,先是向着李渊躬身施礼,方才开口:“陛下,臣不知魏大人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认为新丰县子有所说之言。况且,新丰县子一向恭谨,想来是有人以讹传讹了!”

  李渊瞪了程知节一眼,然后看向房玄龄:“你等退下。”

  御座之上,李渊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昨日魏徵的奏折上,只说了新丰县子妄议儒学,却没说旁的。

  等现在听完魏徵之言,李渊顿时怒气中烧。

  难道,新丰县子不知道,朕乃是受命于天!乃是天之子!

  “新丰县子何在!”

  想起自己让袁淼每日上朝,李渊立马沉声喊了一句。

  “臣在。”

  连忙出班。

  这时候,袁淼还在惊讶着。爷啥时候说了儒学不行?还有,爷可没有不敬天地啊!

  冷冷的看了一眼走进来的袁淼,不由的李渊冷哼一声。

  心中却是难免想着,难道这袁淼是被秦王推出来的!自己那个二儿子,难道是要动手了吗?

  看了一眼,显得有些茫然的李世民后,李渊对着袁淼开口:“魏徵所言,你议论儒学,谈及儒学只能高涛阔论,而科学却是利国利民之学问。是否属实?”

  感受着满朝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袁淼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重重的回答。

  “回陛下,臣没有说!”

  李渊目光一缩,盯着正昂首看向自己的袁淼,再次开口:“魏徵说你不敬天地,是否属实!”

  “臣没有!”

  “那你,有没有说九天之上……空无一物!说月亮只是一个土球!”

  “臣说了……”

  袁淼挺直身子,直面御座之上皇帝的目光,淡淡的回着。

  轰的一下,刚刚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两仪殿,再一次的嘈杂起来。

  李渊立马眉头一皱,上身前倾,将双手撑在御案之上。

  “臣裴矩,请陛下对新丰县子治罪!”

  “臣李纲……请治新丰县子之罪。”

  “臣附议!”

  “臣附议……”

  一时间,群臣激愤,似乎都恨不得立马下场,将新丰县子袁淼给生吞活剥了。

  这时候,连李建成也动了起来,转身面向李渊,躬身开口:“陛下,儿常听闻新丰县子师门学问高深,向来就有仰慕之意,几番都想上门求教。

  然……却不知,这新丰县子,竟然会有如此言论,不但妄议儒学,更是这般不敬天地,忘了天地君亲师之礼!

  儿……附议,请严惩新丰县子!”

  这时候,李世民眼看李渊的脸色越来越冷,连忙弯腰,几是一弯到地,声色惶恐的劝求着。

  “陛下,新丰县子年少,年轻人少不更事。言语间多了些偏驳,却也是常有之事。似新丰县子这般身怀绝学之人,总是会目空无人些的……

  请父皇稍加宽恕,施以些许惩戒即可。新丰县子也是儿府上的司马,日后定会严加管教,还望陛下恕罪……”

  “目空无人?呵呵……连朕这个皇帝,也不看在眼中吗?连朕这个天子,在他师门眼中,也是空无一物吗?”李渊语气阴冷的质问着,转眼对着李世民缓缓的询问着:“秦王!你想干什么!”

  心中一紧,背后汗水瞬间渗出,李世民立马将腰深深的弯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