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长安勋贵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34 2019.11.29 12:00

  家。

  是一个很特殊的词!

  而对于袁淼来说,身处大唐,出了一开始的激动,对于未来的憧憬之外。更多的是如浮萍般的孤独,现在自己成为了大唐开国县子,有了自己的宅院,才有了一丝可以寄托的地方。

  似乎看出了袁淼心情的变化,程处默没有多说什么,交代了两句便自己找地方休息。

  李福很恭敬的将县子迎进府内。

  “三进的院子,主家平日可以在前面院子会客。下人们也可以安排在前院两旁的厢房中。往后便是中堂,再往后就是主家休息的地方了。

  得亏这院子原先是皇家的,最后面还连着一块十来亩的后院,也有好几个小院子落在里面。日后,主家的女眷们,便可以住进去。”

  说实在的,这座宅院真的不小。如果不是御赐的封底,就现在这院子的规格,放在一个县子的身上,已经算是逾制了。

  一边听着老管家李福的话,一边走在各个院子里。

  整个宅院里,除了自己这些人,便再也没有了旁人。原先还有不少皇室的人,住在这边负责黄庄和宅院的日常。现在成了新丰县子的封地,那些人便也就返回宫中了。

  这时候赵小刀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等回来的时候,府里便多了不少人。原来,赵小刀是看这偌大的府邸,空旷旷的不安全,便找了一队将士进来。

  推掉了李福还想带自己游览后院的请求,在将赵铁等人安置好之后,袁淼便住进了自己的院子里。

  这个管家很不错,屋子里的东西都还算干净规整,床上的被褥看的出来,也都是新换的。

  因为还没有家丁下人,便只能赵小刀服侍。

  洗了把冷水脸,从小刀手中接过毛巾擦干,袁淼说道:“感觉怎么样?”

  “很大,后院很好看,可惜你没去。”赵小刀依旧板着脸,想了想又补充道:“前后我都看过了,没有暗道或者危险的地方。可以放心住下来。”

  这小子成天冷冷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不过不是大问题,袁淼也没准备管:“你也去休息吧,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

  赵小刀点点头,便走了出去,没两下外面就没了动静。

  躺在柔软的床上,前所未有的放松,将诸多杂事抛诸脑后,袁淼便静静的入眠。

  “袁淼,快起来!”

  一早,骊山下平原上的袁府中,便响起程处默的大嗓门。

  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袁淼睁开双眼。耳边,便传来李福的声音。

  “主家,长安城各家来人了。”

  “砰……”

  还没有反应过来,袁淼便看到屋门已经是被程处默踹开。

  “各家都来人了,长孙冲、房遗爱、杜构、尉迟宝琳还有其他好几个也都来了。”程处默也不管袁淼躺在床上发蒙,走到跟前接着说道:“大伙都是按各家的意思,过来认认门,往后都是要多接触的。”

  昨晚一觉睡得很安稳,要不是被人吵醒,袁淼觉得自己可以睡到日上三竿。

  这会儿,有点发蒙的坐在前院大厅里面,看着面前一帮子勋贵家的子弟。

  “长孙家的送了二十个侍女、三十个仆人。程家也让管事的送了同样的过来。其他几家,也都备了不少贺礼,算是恭贺主家获封爵位。”

  李福在一旁小声的禀报着,将各家送的礼说明了一下。

  “长孙家送过来的人先给安排进府里,你看看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用着。其他几家的礼都给记上,以后是要还礼的。”

  说完,袁淼也渐渐清醒过来,满脸笑容的看着一众勋贵子弟。

  长孙冲不用说,这是结拜大哥,熟人了。杜构是杜如晦的长子,尉迟宝琳是尉迟恭的长子,两个人看面相便和自家父亲有几分相似。到时候这个房遗爱来了,袁淼有些好奇。

  毕竟,这位爷以后干出来的事,是真牛笔!

  没想到,房玄龄竟然是拍了他过来……

  至于其他几位,也都是自家老爹在李世民手底下混的,自然也是要来的。

  “让诸位兄弟见笑了,昨日小弟才刚刚住下,诸事都还未安排妥当……”袁淼一脸的笑容带着歉意,这些可都是来送礼的,礼数总还是要做到的。

  倒是长孙冲表现的很沉稳,淡淡的笑着:“都是自家兄弟,过来也不是什么正事。就是坐坐,大家也都接着机会熟悉熟悉。别往后在长安城里厮混的时候,出了矛盾。”

  “在长安早就听说袁兄之才,如今袁兄也已获封这新丰县子,我们几个不成器的,自然也是要来讨点吃食。”

  “是极,往后我等还得兄弟多多帮扶才好。”

  顺着长孙冲的话,一帮子人前呼后应的喊着。

  袁淼脸上笑容更盛。在坐的都是长安城各家的子弟,除了那房遗爱可能情商有点问题,这帮子人都没有蠢人。话说的漂亮,可又有谁家能缺了那点吃的!

  这就是大唐的勋贵子弟啊!

  一个个的,即使还未参与朝堂,却也都是圆润老成的。

  “都别做着了,这骊山脚下的,大伙也都熟。该打猎的进山打猎,该捉鱼的去捉鱼。”程处默最不喜欢这样客客气气的絮叨话,指着一帮人安排着:“袁淼这小子别的都不如俺!不过,他那烹煮的手艺,哥哥我是服的!”

  说着,程处默还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这是给自己厨艺点赞?

  不要脸的!

  不过袁淼也没推脱,来了客人自然不能干坐着,总要吃顿饭吧。

  这种礼数,自古以来就存在的。

  “那就听处默的,各位兄弟自去,我安排些将士跟着。”说着,袁淼便朝外面站着的赵铁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打猎、捉鱼,兄弟我就不参与了。新进这府里,还要好好准备些材料,也好后面不让诸位兄弟胃口没了!”

  事情都安排好了,一帮子本就是年轻人,也都是坐不住的。

  三五成群的,便各自出了府门。

  “从送来的侍女里,挑几个能干活的去厨房。再从庄子里选两个做饭不错的,要是可以,以后就请到府里负责上上下下的饮食。”

  站在廊下,袁淼撑了个懒腰,对着李福吩咐着。

  然后,便自己踱着步,向厨房走去。

  这一帮子人,做的少了肯定不够吃的!

  府里现在又没会的,袁淼无奈的挥挥手……

  只能,自己这个开国县子亲自动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