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长孙要做媒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056 2019.12.09 12:00

  长安城渐渐的热闹了起来。

  老百姓的生活,其实和皇权还隔着很远。随着年关将近,长安城比往日更是热闹了几分,而随着新丰县子一首‘心有灵犀一点通’,整个长安上到权贵下到黎民百姓,更是多了话题热度。

  权贵们在讨论着,卢氏打脸不成反被抽!事情结合着秦王府和太子的局面,不由想的就多了。

  底层的老百姓,则是单纯的津津乐道。长安的百姓对于这位新丰县子一点也不陌生。反而觉得情切,毕竟一个会挖坑的泥腿子县子,总是显得平易近人点。

  而百姓们,对于这首从头到尾都透着爱情的诗文,更是流传不休。

  当然,之所以袁淼抄的这首诗,能够流传的这么快。

  都是得益于,当晚围拢在袁淼身边的文人士子们。一个能够做出悯农这样贴近底层生活的诗,又能做出‘身无彩凤双飞翼’这样浪漫篇章的诗人,那就是同道中人!

  于是,袁淼在这些年轻士子中,名声当属第一!

  几多忧愁几多欢喜……

  秦王府外,不论敌友,至少对袁淼的诗文都是赞扬的。

  而秦王府内,难得碰到李世民没有上朝的长孙,却是一直皱着眉头。

  “张扬!才这般大,就跟着处默他们去平康坊……还为了一个妓子出头!”

  对于袁淼夜宿平康坊,更有争风的意思,为一个妓子写诗。在长孙看来,这就是不务正业!

  怀抱着长孙的李世民显得有些懒洋洋的,也只有夫妻两独自这样的时候,李世民才会觉得有片刻的放松。

  听到自己的观音婢从自己回来,已经就这句话念道了不下十遍,不由笑了起来。

  长孙鲜为人见的恬笑着,举着拳头砸在李世民胸口:“您笑什么?难道……妾身说的不对?”

  某敢说不对嘛?心里面嘀咕了一声,李世民立马板着脸喊了一声:“干台。去将袁淼那小子弄过来,某今日就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

  外面,一直候着的王府总管干台闻声,便立马推开门走进来躬身。

  一看干台进来,长孙想要坐正却被李世民拉住,只好侧着脸冲着干台喊了一句:“出去吧,大王说笑的!”

  干台从进来就什么话也没有说,听到王妃这会儿发话,便躬着身退到了外面,顺便将门轻轻合上。

  “那小子虽然不像话,那也是妾身的学生,要管也是妾身来管的!”等到屋子里光线重新柔和后,长孙像是想起什么,狠狠的说道:“都是程处默那混球!和他爹一样,不正经。往日袁淼都是老老实实呆在来王府进学,要不就回封地待着。”

  似乎是为了肯定自己的话,长孙又用力的点点头。

  “都怪程处默这混小子!”

  长孙看不到的地方,李世民偷偷的猛翻白眼。

  爱妃啊!哪有你这样的……说袁淼张扬的是你,又说袁淼是被程处默那小子带坏的!

  某好难啊……

  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你说怎样就怎么办吧!”

  长孙这回却是立马从李世民怀里起来,眉头又是一皱,拖着鼻音哼了一声:“什么叫我要怎么办?他还是不是你的王府司马了!还是不是你马军副总管了!”

  “……”

  “平日也不见你管教那小子……这会儿都推给妾身了……”

  “我……”

  “你什么你!还不都因为你!好好一个孩子,只能妾身来管教了!”

  “是是是!”

  “每次就点头点头!您是大王!”

  “……”

  李世民感觉自己已是头皮发麻。

  现在,给自己一把剑,自己绝对敢冲到东宫,把太子给砍了。也不要面对这时候的长孙……太恐怖了!

  心情就像战场冲锋一样,一个加速就窜了出去,然后又猛地撞在人墙上停了下来!

  李世民偷偷将手盖在心口。

  没有注意到自己丈夫的动作,长孙目光一转:“您说,要不要给这小子说门亲事?马上就十六了……虽然还没成年,先把亲事定下来也好,总归是要收收心的!”

  “娘,您和阿耶要给谁说亲?”

  李夏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裙子后面,还拖着一个胖嘟嘟的李泰,正在将鼻涕蹭到自己姐姐裙子上。

  李承乾跟在后面,偷偷的揣着弟弟的胖屁股!

  “能不能不要想一出是一出!你也是,不跟着女官们学习,来这干什么?还有这两个小子,看管的人呢?”李世民有些发飙了。

  李世民忽然发现,就不能和一个女人谈什么事情,尤其是有了子女的女人。

  而且,这些女人的好奇心,无论大小都是一样的!

  “妾身怎么是想一出是一出了?”长孙也没管自己女儿在场,更没在意两个傻儿子的行为,忽然有些失落的说着:“那孩子听说从小就是个孤儿……要不是有了那位高人指点,指不定什么时候……现在又是救过大王您性命!王府如今又是分崩离析的摸样……妾身再不管这孩子,心里总是不安的!”

  袁淼!

  所在一根柱子边上,将又在吃自己鼻涕的傻弟弟抱到一边,不能脏了自己的漂亮裙子!将李承乾拉到另一边,给了个眼神该干嘛干嘛去!

  听着母亲的话,李夏月忽然眼睛一亮,这才知道母亲和父王原来是在说袁淼的事情。

  听着长孙的解释,李世民沉默了一会,最后才目光幽幽的说着:“怎么,要不某将夏月许给他!”

  “好呀!”

  李夏月的眼睛有弯了起来,像一轮月牙!

  “胡闹!不准胡闹!带着弟弟们出去……”李世民立马瞪了过来,然后又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忽然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

  然后转脸,对着长孙深深的说了一句:“眼下此事不要再提了!至少……往后再说吧!”

  长孙先是目光一黯,然后看向丈夫点点头。

  远远地,李夏月悄悄的叹了声气。回头看向自己的两个弟弟,这两个傻子又缠到一起去了……

  李泰……你怎么啃承乾的鞋子了……

  李承乾!不许玩弟弟的小鸟儿!

  不由的气不打一处来,捏着两个傻弟弟的耳朵,就给拖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