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都不是好人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37 2019.11.22 12:00

  社会的存在,是由无数个群体组合而成的。

  如果只有一个人,这样就构不成社会。

  而融入一个群体的最佳办法,就是让所有个体看到你存在的必要性!

  没有存在感的人,首先应该从自身找问题,而不是继续自我宣告孤独的寻找其他原因。

  从与长孙冲、程处默结实,到向遥远的长安送去一份奏报。再到现在借由精盐提炼法子,与天策府一众产生直接的利益关联。

  袁淼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其他人也没有可以批评的地方。

  自己能够站在现在这座大帐之内,便是最好的证明。

  至于长孙冲、程处默看向自己,目光中那带着愧疚的神色。袁淼觉得,反倒是自己亏欠了对方。

  “前番你与某要好处……说说,你想要什么!”这个时候,李世民的心情很好。比起袁淼所谓的要好处。所有人都知道,一个被高人指点,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才能。并且刚刚拿出了一份巨大的利益的袁淼。本身,就比什么要好处更重要。

  袁淼没有开口,先前要好处,有着讨巧卖乖的意思。现在,再开口说什么好处。

  那就是没有分寸了!

  往往,这样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似乎是看出了这个少年的想法,已经有了孩子的李世民很熟悉,少年脸上的表情是不好意思了。

  稍作沉思之后,李世民还是开口说道:“你本就是百骑司出身,要不就领了百骑司果毅都尉做做……或者,去玄甲军当个校尉!”

  百骑司都尉,已经是百骑司的一把手了。而玄甲军校尉,虽然比都尉一职低了一阶,但玄甲军那是李世民的亲军,意思非凡。

  听到李世民的安排,在场的长孙无忌、房玄龄、程知节、尉迟恭四人皆是意外。

  这是要把袁淼安排在自己身边,当做心腹栽培了。

  然而,房玄龄看着不知作何决定的袁淼,心中不由一叹。

  “大王,袁淼有大才,更兼少年人心性。殿下身边不论是百骑司,亦或者玄甲军,皆是身负重任。而袁淼其才,也不益发挥,怕到时候……反倒是束缚住了这小子。”

  看到说话的人后,李世民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房玄龄会突然说这些。

  不过,李世民相信房玄龄的谋略,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人。李世民很清楚,房玄龄既然把话说出来了,那必然不会有错。

  不由的,目光移向离自己最近的长孙无忌。

  “大王,玄龄所言不无道理!”

  只是淡淡的一句话,李世民便知道,自己这位大舅子也是赞同房玄龄意思的。

  但这样,反倒是让李世民感到为难了。自己身边没法安排,天策府属官也都是由名额的。一时竟然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这个小子了。

  这时候,程知节反倒是脸上一喜,站起身,猛的将袁淼从小板凳上拉起来,用力一拍:“嘿嘿,既然大王、大伙儿一时间想不到好办法。那这小子就来我马军,做个郎将好了!”

  莽夫!

  被程知节提在手里的袁淼暗自叫苦,左半边肩膀,已经渐渐有点失去知觉了……

  李世民脸色有些古怪,不过看着被程知节提在手上的袁淼,不知为何竟然是脸上一笑。

  “那就这般定了,袁淼去你马军任鹰扬郎将。”决定下了,李世民脸色一正,对着众人沉声道:“长孙无忌、房玄龄随我领中军,直面突厥军队。程知节、尉迟恭二人,按照先前安排,各领兵马对突厥军队形成合围之势。”

  众人领命,李世民一马当先带着长孙无忌、房玄龄首先出去。

  尉迟恭和程知节招呼了一声,也带着自己的亲兵走了。

  这座军营的将士不随军出征,只领了一个协防太原城的任务。、

  因为长孙无忌跟着李世民,所以长孙冲也就带着自己的一队亲兵,将跟随中军直面迎击突厥。

  人都走了,程处默招呼自己的亲兵们跟上。

  老程走在前面,袁淼跟在后面。

  “不觉得受委屈了?”

  正在数着自己走了多少步,听到前面老程的问话,袁淼稍稍一愣,刚刚数好的步数也就忘记了。

  停下脚步,程知节回头看来一眼有些疑惑的少年。

  “现在斗米五钱。斤盐作价三十钱,其实盐并不贵。”程知节带着些玩味的意思,看着脸上露出惊讶的少年。

  不是说好的老百姓都吃不上盐吗?相对于斗米五钱来说,斗盐三十钱真的不贵。

  甚至很便宜!

  少年人的心思就是容易看出来啊!

  拍拍少年的另一个肩膀,程知节轻松的说着:“知道你小子想什么。虽然说便宜,但大多的百姓依旧吃不上盐。这些年来,各地产盐地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而且……最需要盐的地方,反而是散布各地的边军、府兵等。”

  说完,不忘给少年一个眼神,大有这其中的道理好好参悟吧。

  卧槽!

  瞬间,袁淼觉得自己受到了成吨的暴击。

  往往事情就是这样的,人们总是容易忽略那些‘显而易见’的道理和问题。

  自己所知道那些,已经盐贵吃不起的,是因为那沉重的盐课!没有了来自政府层面的赋税压力,即使盐产量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也只能是最普通的生活用品。而不是被附加了国家财政职能的盐!

  至于程知节所说的,军队最需要盐。这点很容易懂,军队是由朝廷提供后勤供给的,如果李世民手上有足够多的盐,那么……

  军队会记着谁的好?

  “咋都不是好人啊!”袁淼一脸的无奈:“小子本想借着机会,攒点积蓄,也好在长安买上一座宅子,城外置办些田地……”

  “小子,记住了!往往你觉得自己没有吃亏,甚至是占了便宜。但最后才会发现,最吃亏的还是你!

  不然,你觉得大王,会将一个从五品的鹰扬郎将给你当?记住,等回到长安,不要用你的小聪明去衡量所有人。那里面,都是一帮老贼!”

  想到一帮张牙舞爪,摇晃着长长地尾巴,双目透着狡诈,正在长安城里群魔乱舞。

  浑身不由一抖!

  对于今天的经历,袁淼很糟心。

  在经受了一连串的打击之后,袁淼在保持微笑的准则后面,又加上了一条。

  不与那些老魔们争斗,等到了长安,自己找个地方,老老实实的缩着就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