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第二日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218 2020.01.06 19:00

  上元节第二天。

  今年这个时候,长安城要比往年冷清了不少。

  只因为昨夜的那场动乱,虽然后面有朝廷兵马镇压疏散,但长安百姓却还是心有余悸。

  城内大街小巷间,还未及时清理的杂物垃圾,随意的静置在地面上。

  角落里,细心些更是能看到不少血迹。

  而在延寿坊……

  昔日繁盛的里坊,现如今因为昨晚的那场大火,大半个坊都被烧没了。隔着一两个坊,还能闻到空气中飘散着的烟火味。

  当时坐在地上痛哭的坊正,也终于是被缉拿,关进了长安县的牢房中。

  京兆府连夜召集了放休的官员僚属,遣人安排处置延寿坊中烧毁的房屋,更是有众多无家可归的百姓需要安置。

  随着这场动乱的发生,长安城开始暗流涌动。

  尽管所有人都在保持着表面上的克制安静,但一方方的势力,却已经开始暗中勾连。

  东宫。

  昨夜被李世民在踹了一脚的李建成,这时候正揉着腰间,皱着眉坐在上首。

  下面,有朝堂上身居高位的重臣,也有世家大族的家主,更有不少权贵豪门。

  “此事,你等有何看法?”

  李建成轻声问了一句,而后便看着殿中追随自己的人。视线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会,竟然是没有看到魏徵的身影。

  “太子殿下!还望给我崔氏做主哇……”

  这时候,一名已经到了知天命年纪的老者走了出来,两眼赤红的哀嚎着。

  这人正是博陵崔氏家主崔仁师,而昨晚延寿坊被烧的崔府正是他家。

  看着崔仁师满面痛彻,李建成微微一愣。

  在崔仁师的边上,崔仁师的长子崔郭礼也走了出来:“太子殿下,昨夜长安城之乱,必是秦王那厮做的手脚!还请殿下为我等主持公道!否则……我崔氏咽不下这口气!”

  早就安耐不住的薛万彻,这时候也站出来:“殿下,崔兄弟说的没错,昨夜定然就是秦王做的。”

  随着这两人的痛斥,殿中更多的官员站出来,将昨夜长安之乱归到秦王身上。

  李建成脸色阴沉,他看得很清楚,这些出来的人。出了昨晚家中被烧了的崔仁师,其余的也都是糟了歹徒刺客的人家。

  “秦王现如今还躺在宫中,至今未能清醒!”李建成带着不满的说着:“昨夜秦王救驾,为了保护圣上中箭的场景,都看到了吧……你等觉得这个时候,某能奏请圣上惩治秦王吗?”

  真的到了现如今这个时候,李建成才认清,这些往日里吹捧依附之人,是多么的愚蠢。

  但是,李建成不明白的是,这些人不论做什么事情,首要考虑的定然是自己家族的利益,当这些人的家族利益受到损失的时候,必然是要谋算填补损失。

  倒是检校侍中裴矩摇摇头走到众人前面,面对着这些人解释:“刚刚老夫来之前,得了奏报。昨夜城中不单单是你们家受了损失,不光是秦王府糟了刺客走了水。城中另有三家被灭门,而这三家……”

  说着,裴矩转身面对李建成:“殿下,据臣所知,此三家与平康坊还有西式人牙子都有瓜葛!”

  家被烧了个精光的崔郭礼连忙上前,面色微变,有些不满的开口询问着:“裴侍中这是何意?”

  然而裴矩却没有理崔郭礼的不满,看向一旁面色阴沉的崔仁师。

  这位才是博陵崔氏现如今的当家人,而裴矩自己身为当朝侍中,与崔仁师的长子解释,那是在跌面子。

  “崔参军应当明白某的意思!”

  崔仁师抬头对上裴矩的目光,便听到对方缓缓的说了这么一句。

  顿时,崔仁师目光一紧。

  崔郭礼不满的喊了一句:“裴侍中……”

  “退下!”

  只在开始说话的崔仁师,这时候低沉的吼了一句,目光逼视着自己的长子退回去后。这才对着面前的裴矩,深深的施了一个礼。

  “裴侍中,那门生意,我们不做,自然也会有旁人做!侍中现如今提起此事,是暗指什么吗?”

  卢氏家主,范阳郡公卢承庆走过来,扯了一下崔仁师,然后对着裴矩淡淡的问了一句。

  裴矩脸色一沉,看向竟然脸上带着笑走过来的卢承庆,冷哼一声。

  上首,李建成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些臣子,没有参与的意思。

  然卢承庆却是紧追不舍,继续发问:“按我的意思,昨夜崔府的火是秦王放的!那三家也是秦王下的手!秦王府所谓的刺客……还有那火……听说无一人伤亡,最多只是毁了几座屋舍。难道裴侍中还看不出来,这分明就是秦王掩人耳目之举?”

  “如果是秦王做的,如今还昏迷不醒又作何解释?”

  卢承庆冷笑一声:“裴侍中这是着相了……那十六卫调兵的令牌和文书作何解释?裴侍中如果再遣人细究一下,便会知道昨夜虽然殿下和秦王两方都有损失,但究竟哪一方的损失更重?”

  十六卫的调兵令牌和文书,是眼下绕不过去的坎。

  也只有秦王有能力,凭着自己的令牌和文书,才能够调动十六卫的兵马。

  听着卢承庆的解释,薛万彻脸上露出狠色:“殿下,眼下正是我等的机会!这时候秦王昏迷,正是彻底解决此事的时机!”

  刚刚被卢承庆说的语塞的裴矩,连忙劝说:“殿下,昨夜如果当真是秦王做的,那可就是谋逆的罪责……殿下真的想要走到那一步吗?”

  作为历经两朝的臣子,裴矩经历过前朝皇位的争斗,也经历过天下大乱。之所以支持李建成,是因为嫡长子的名分,也是因为李建成这么多年来在政务上的熟练老成。

  裴矩确实不希望秦王李世民登位,因为这将因为天下的平静安稳。但也不想,太子和秦王之间要到兵戈相交的地步。

  “殿下,或许此事,乃是梁师都所为?”

  目光一闪,裴矩想到了一种可能。

  听到裴矩说起梁师道,李建成立马看向殿中。

  梁师都,现如今盘踞在夏州,算得上是大唐境内唯一还未平定的势力。

  如果真要是梁师都做的,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上元之事,现在不知缘由。等朝会之事,你等只说事实便可……”

  拿定了主意,李建成看着众人吩咐了一句。

  这次李建成选择了收缩,如果真不是自家那个二弟做的,而是梁师都又或者突厥?那在二弟为救阿耶中箭昏迷的时候,自己却还在上奏弹劾,阿耶会怎么想?

  但真要是最后查明,上元之事乃是秦王的手脚。

  李建成自问,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将自己的好二弟彻底的踩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