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441 2019.12.14 19:00

  当袁淼揣着手,走进屋子里的时候。

  顿时被眼前的一幕下了一跳。

  这间屋子是李长生特地安排出来的,就在府上书房旁边,整整齐齐的摆放十来张桌子。

  关键是,原本袁淼想着长孙最多,也就是将自己的三个孩子给送过来。

  “一、二……九、十!”

  好不容易点完人头,袁淼一阵目晕眼花。

  整整十个人坐在凳子上,此时正聚精会神的盯着走进来的先生。

  长孙这是把王府里的孩子,都给塞过来了?

  每人边上还各站着个侍女或者内侍。

  哼哼了一声,袁淼板着脸坐在最前面先生的位置上。

  坐在最前面的李夏月、李承乾和李泰,这三姐弟是熟悉的,这会都在盯着袁淼,然后偷偷的笑着。

  再后面,大大小小的孩子,却显得格外的拘束,都是很老实的将双手叠起放在桌子上,挺直了腰板。个子矮一点的,就在屁股下面加一块垫子,然后昂着头盯着先生。

  袁淼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却是写了这些王府孩子的名字。

  除了李夏月三姐弟,后面便是王府的老三李恪、老五李佑、老六李愔。接着就是李世民的几个女儿,襄城、汝南、南平、遂安四位县主。

  整整齐齐的十个人!

  除了襄城和李夏月年龄大一点,基本和袁淼差不多。

  剩下的,最大的也就像李承乾这样的,六七岁的样子,小一点的如正坐在了,身子不动屁股却动个不停的只有四五岁的李愔。

  这是把爷这当托儿所了?

  王府的孩子们盯着先生,先生一直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见这个年轻的和姐姐们差不多大的先生,眉毛渐渐的皱起来。

  生怕先生会突然发火,几个小的连忙低下头。

  来之前大母已经发话了,谁要是调皮捣蛋惹了先生,回家就是一顿打!

  袁淼这会儿在埋怨人太多,快成托儿所了。却是不知道早先在王府里,长孙是将后宅所有的女人都召集了起来。说是要把孩子们送到戈壁去学习,那些女人们顿时老大的不乐意了。

  这是要干啥?你长孙是大姐没错,但不能就这样把咱的孩子,给丢到外面不管不顾吧。

  然而当知道长孙的几个孩子都要过去,这些女人立马不再说话了。

  话头一转,便开始奉承起长孙来,说着王妃怎样怎样贤明,怎样怎么一视同仁的。

  只是袁淼不知道,猛的一拍桌子:“干台!”

  “哎呦,怎么了?”

  躲在外面的干台连忙冲进来,先是看看是不是有孩子在捣乱了,然后又看看一脸怒气的袁淼。

  这啥事也没有啊?

  “这让我怎么教啊……”

  指着那几个小屁孩,还有两个顶着丸子头的县主……袁淼一脸生无可恋。

  干台也是尴尬的笑笑,然后走到跟前小声劝说起来:“王妃说了,眼下王府要一条心,不能自己乱起来。既然小郎君和永安县主过来了,其他几位也必须要过来。”

  瞧着袁淼还是一脸的不乐意,干台咳嗽了一声:“王妃又说了,这些孩子,你教也是教,不教也得教。事情是你提出来的,孩子送过来了,剩下的王妃不管!”

  说完,干台便一脸同情的看着自己这位兄弟。刚刚,自己也只是转述了一下王妃的话。

  行吧……

  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几个小屁孩而已,不听话揍他丫的!

  看着干台憋着笑出了门,袁淼便站起身,清了清嗓子:“以后,每日下午会由我教授你们科学!先说规矩,不准迟到、不准早退,有事请假,闹事的就叫家长过来!”

  说完,袁淼愣了一下,这家长怕是叫不来的……

  老三李恪抬起头看向袁淼,小手想举又不敢举起来。

  “你说。”

  得了先生的许可,李恪站起身,清脆的问着:“先生,科学是什么呀?上午的先生……天天都说着儒学儒学。”

  这问题怎么回答?答不好一传出去,立马就要被喷。

  思索了片刻,袁淼抿了一个热水:“科学啊…可让你们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可知天文地理,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可以造福我大唐黎民百姓,利国利民!”

  “先生,那科学是不是比儒学还要厉害?”

  这时候,比李夏月还要大一点的襄城忽然提问。

  更是直接的暴击一问……

  “儒学,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一个人,怎样去治理这大唐江山,怎样维系天下千万百姓。而科学,就是在这个理念下,做着具体的事情,想的是怎样具体的让人们能吃得好穿得暖。

  科学!就是让你们知道,天上并没有神仙,水里并没有龙王!让你们知道,月亮就是个土球!”

  说完,袁淼看了一眼被合上的门,却知道干台肯定在外面偷听。

  头一回来上课,长孙肯定是要知道,袁淼要教给孩子们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所以袁淼解释的很宽泛,也把儒学抬的很高。

  这天下是要靠你们儒学去治理的,我们科学就搞搞发明生产,让老百姓能吃饱肚子而已。

  看吧,我们科学是小弟,你们儒学都是大佬。

  果然,门外干台听着里面的解释,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科学一门,长安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说了一点,流传最多的就是那新丰县子之所以能够少年封爵,就是因为跟着一个高人学了这科学。

  所以,干台刚刚真的是怕,自己那兄弟会说什么,科学第一,儒学靠边的话……

  “先生,我要尿尿……”

  “先生,我也要防水……”

  “……”

  袁淼刚对着襄城解释完,几个小屁孩举着手就站了起来,唧唧嚷嚷着。

  另一边,几个女孩子也是静静的站起来,只是没有像自己的兄弟们那样,还是显得淑女一点。

  我透……

  袁淼脸色一阵铁青,自己这是要管屎管尿了?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爷要下车!

  跟着自家主子的侍女、内侍们,就看着新丰县子脸色阴沉的点点头,立马抱着自家主子们出了门。

  袁淼摊在椅子上,心中无限的感慨。

  果然啊!

  这到哪,只要是学生上学的,都离不开不停要求上厕所的。

  哪怕……这些熊孩子刚刚上课前才上过厕所!

  大道至简啊!!!

  今天算是没法教了,等到自己的学生一个个笑着脸回来。

  袁淼只得将事先准备好的三字经拿出来,带着这帮子小屁孩读了起来。这就算是语文课了,只是没有拼音,这个时候的先生们,只能带着学生一遍遍的诵读着。

  然后将抄写好的乘法口诀,发给孩子们。

  虽然自古以来,这乘法口诀就有了,但在儒学的传承下,算术一道只是小道。然而袁淼却不这么认为,不学乘法口诀,怎么教数学课!

  就这样,快两个时辰的时间里。袁淼亲身经历了十多遍学生要上厕所,学生要休息,学生饿了肚子等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后。教会了三字经前两段,乘法口诀一到二,终于是放了学。

  看着李夏月对着自己一笑,然后和襄城两人领着弟弟妹妹们,便出门了。

  袁淼脑袋瞬间一空,两腿翘到桌子上,两手张开,整个人躺在椅子上……

  ………………………………

  求推荐票呀!没有推荐票,本公可要泼皮打滚放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