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玄武门上吃火锅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38 2019.12.21 12:00

  “将军,您来了!”

  “恩。”

  面无表情的登上玄武门,袁淼就看到校尉梁成已经是候在这里了。

  “将军,您往这边。等到了时辰,属下来唤您。”

  看着新任郎将兴致不高的样子,梁成便将袁淼领到了城门楼里。

  然后从角落里搬过来一个火炉,喊了两个将士拿到外面生好火,放到袁淼的面前,便销声的告退了。

  将手放在火炉上面,感受着那一阵阵涌上来的温度,袁淼微微眯着眼。

  再次来到玄武门,袁淼的心中虽然不似头一次,但依旧难免带着别样的念想。

  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地方会发生什么……

  而对于袁淼来说,这地方却是邪性的很。因为,这地方前前后后,有唐一朝发生了四次兵变!

  不知不觉间,袁淼已经是走到了外面,站在城墙后面眺望着前方。

  “将军。”

  梁成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边上,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袁淼看了一眼对方,脸上淡淡的笑了一下。

  这个禁军校尉,虽然只是接触一两次,但秉性还是能看的出来的。是个官迷,也是个懂规矩的人。禁军向来都是从其他各军抽调人手填充的,除了对于皇室忠诚,便是首重个人的勇武本领。

  能在禁军做到校尉一职,那便是有真才实学的。

  虽然,这并不妨碍对方对上官有拍马屁的行为。

  “你觉得大唐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梁成微微一愣,不知道这位年轻的羽林郎将,为何会突然有此一问。

  但还是很老实的回答:“回将军,现如今圣上初创我朝,群臣励精图治上下一心,未来的大唐会越来越好!”

  这就是官话了呀……

  不打算再说什么,袁淼只是淡淡的摇摇头,吩咐了一句:“派几个人去我府上,找管家李长生,就说本官要吃火锅!”

  虽然不知道火锅是什么东西,但梁成还是领命,立马转身找人出宫。

  很快,玄武门的城门楼里,便摆上了一口火锅,边上放着一个大食盒,里面放满了各式菜蔬。

  “将军……这不会有事吧!”

  看着面前已经沸腾了的锅子,边上还放着一个小酒壶,梁成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这是要在皇宫重地,且还是当值期间饮酒啊。

  然而,袁淼却是淡淡一笑:“这会儿不会有什么事的,吃好喝好,完事回家睡觉!”

  说完,袁淼便招呼着梁成,还有其他几名将领斟酒。

  一杯酒下肚,一片肉放进嘴里,梁成等人不由的眯起双眼。

  袁淼见着了也只是微微一笑,这样的天气里,还有什么能比火锅更让人沉醉之中的。

  虽然有酒,但几人一分也就没多少。

  等吃饱喝足了,众人脸上也只是微微发红。

  “把东西收拾好,就放在这边,本官回家了!”

  看看外面的天色,离下值的时间也快到了,袁淼便说了一句。而后背着手,悠哉的下了城墙,往皇宫外走。

  “你们说,将军这是怎么了?”

  等到袁淼一走,几人聚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

  一旁坐在火炉边上的梁成眼一瞪:“不可背后妄议将军!”

  “哎呦,老梁。咱哥几个又不是旁人,再说了也没说将军什么坏话。”

  “你们几个是不知道,咱这位将军是秦王的人……现如今朝堂上什么样子,你们还能不知道?咱这位将军却要天天守在这里,能不着急吗!”

  见话题有些偏了,梁成起身在几个人脑袋上,按个抽了一巴掌:“都赶紧滚蛋,再巡视一遍城墙内外。等下超不多就到了另一队值守的时辰了!”

  几人见校尉已经有些火气了,连忙起身跑出去,巡视城墙了。

  梁成却是目光幽幽,看着还冒着热气的火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袁淼,则是骑着马慢悠悠的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一到家门口,便看到程处默那匹通体纯黑的战马,已经是拴在了石柱上。

  等进了府里,便看到程处默坐在那喝着热水,赵小刀一脸警惕的站在一旁。

  见到正主回家了,程处默立马放下水杯,埋怨了一句:“你家也不穷啊,招待人就用热水?”

  “热水不好吗!”一想到那葱姜蒜放在一起,然后吃进肚子里,袁淼就不寒而栗:“已经派人去了南边,等明年开春,你过来就不用喝热水了……”

  虽然不知道袁淼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相处这么久,程处默还是知道这个兄弟的秉性,总会不时折腾出一些新鲜玩意来,大约等明年开春了,就又有什么新东西弄出来了。

  等到袁淼坐下后,赵小刀便已经消失不见,喝了口侍女送上的热水,出了一口浊气,才看向程处默。

  “有什么事?先说好,不去平康坊……不然到时候,又得被王妃训斥!”

  一听提到这茬,程处默嘴角抽抽,自从上次带着袁淼去了一趟花满楼,回头自个就被秦王妃抽了十多棍子!

  那感受太憋屈,老老实实的摇着头,程处默开口:“不去花满楼,爷可不敢再带你去了……就是问问你最近有没有要紧事。”

  一听不是去花满楼,袁淼便细想了一下。

  最近新丰县是不用回去的,军队有赵铁等人在操练着,封地也有老管家李福管着,都没有什么要紧事。至于火药作坊,如今就自己那一营将士使用,除开之外便是少部分玄甲军轮换着过去,学习火药的使用方法。

  想了想,摇摇头:“没啥事……”

  “那就好!”程处默一拍大腿,脸上露出喜色:“后日咱们的酒楼开张,你要的姿色上好的侍女,我也给安排好了,剩下的你看着办!”

  翻了下白眼,袁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啥叫我看着办……”

  “阿耶说了,这酒楼往后就交给你打理。酒楼的名字这会还没有定下来,咱们买的酒也没有去名字,这都要你定的。”

  看着大有做甩手掌柜意思的程处默一眼,袁淼询问了一句:“你就没看法?”

  “我是给取了个名字,就叫火酒!你想想啊,咱这酒一喝完,立马五脏就烧起来了,可不就是火酒……”一说起自个取得名字,程处默就一脸的兴奋,然后又语气一转,有些不怠的说着:“可是阿耶觉得难听……所以让我来找你的。”

  袁淼忍着笑,没敢取笑这位老兄。

  “还是交给我吧!到时候……保管大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