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听说有人不满朕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245 2019.12.02 12:00

  袁淼躲在自己的封地上。

  忙着继续整训军队,誓要打造出一支新军!

  忙碌的时候,很是辛苦,但人会觉得充实。所有忙碌着的人,都希望能够清闲下来,可一旦真的清闲下来。不需要多久的时间,只要一整天不做任何事情,又会觉得是种煎熬。

  现在的袁淼就是处在这种状态。

  而长安城里,总是热闹的。

  只是,最近因为从宿国公府传出来的话,让有些人很不爽。

  “那袁淼,小小一个新丰县子!尽然胆大至此!”

  “这边是不知天高地厚,以为靠着恩宠得来的县子,就能够指手画脚了……”

  “明日朝会,老夫定要弹劾其言行放浪。”

  皇城延禧门外的永兴坊,一处奢华的府邸内,此时正汇聚着诸多勋贵大臣,齐齐对那个新晋的袁淼口伐笔诛。

  方才,最先说话的是个坐在下方,身材肥胖的官员。

  上首,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郡公官服。含笑的面孔,让人看着便觉得是个温文如玉的贵公子。

  不贵,说这人是贵公子也是没错。

  范阳卢氏现任家主,刚刚从过世的父亲卢赤松手上,接过范阳郡公的爵位。其父卢赤松原是太子率更令,算是太子李建成一系人马。

  卢承庆抬手做出下压的动作,屋子里众人便渐渐小声,制止所有的声音消失。

  “袁县子说没有……吃我等家中的米粮,这是事实!”

  一时间,屋子里更静。

  众人齐齐看向坐在上方,依旧轻松微笑着的卢承庆,不知道这位郡公是怎么想的。

  咱们才是一伙的好不好!怎么?现在您要帮着对面说话了?

  “但是……”看着下面人不解、疑惑的目光,卢承庆又是微微一笑:“我等拥护太子殿下,乃是顺应天命。自古先贤以来,便有着那嫡长子继承的规矩!规矩,才是最重要的!”

  “是是是!郡公说的极是!”

  “还是郡公看得准,这天下所有人,都应该首重规矩的。”

  奉承的人,哪里都有。卢承庆看着下面的人一股脑的说起好话来,只是淡淡的笑着。

  “只是……我等就在这里平白受着那小子的嘲讽吗!”

  一个年轻人站起身来,大声的朝着卢承庆质问。

  年轻人总是冲动的,卢承庆同样站起身,反问:“你觉得我在此,只会干坐嘲讽?”

  “我……”年轻人一时间被问的不知该回什么,支支吾吾的:“我……不……不知道……”

  “出去!”卢承庆脸色忽然一冷,看着年轻人狼狈的走出去后,才环视众人:“你等难道还不知道。太子现在关键是要求稳,陛下是怎么得来的天下,你们不会不知……”

  众人齐齐的摇头,李唐的天下怎么得来的?造反造来的好吧!

  “所以,陛下不会允许规矩被破坏。该是太子的早晚都是太子的,而秦王……乖乖听话的话,那个王位还会是他的!太子什么都不做,就是什么都做了。而秦王那边,做的越多,便是错的越多!”

  卢承庆看着眼前这个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心中鄙夷,却还是接着说道:“传出去,就说他袁县子教训的是!听闻他拿自家的粮食给那些被征发的百姓?这是不满朝廷的制度?不满陛下亏待百姓?”

  说到这里,卢承庆便止住了话。

  但是在场的人,却也不是愚笨的。卢承庆的意思,咱明面上应承下来,咱们服软。但是,你袁淼尽然拿自家粮食,给为皇帝办事的人,你是什么意思……

  原本还愤愤不平的众人,立马明白过来,不由齐齐大笑起来。

  相比于范阳郡公府里的热闹,程处默现在更是开心。

  长安城很大,但是人的圈子却又很小。

  一帮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家中的父辈皆是在朝为官的,不论相互关系与否,年轻人都喜欢凑在一起。

  这时候,程处默正和一帮权贵聚在平康坊里。

  虽然现在天色尚早,但权贵们的特征之一,便是及时行乐!

  程处默整合一帮聚拢在秦王府下面的大臣子弟说笑,话题自然是关于袁淼对于那些人的嘲讽。

  “要我说,那些人也真是操着公公们的心了!”

  “可不是嘛,袁县子带着自己的封户干活怎么了?清理沟渠还有错了?难道朝廷制定的不是注重农事的政策?袁县子就没有说错,又没吃他们家大米,管他们家什么事!”

  “哈哈!袁县子高才!小弟虽然不才,但最喜欢的还是县子那句:我吃你家大米了啊?”

  “哈哈……”

  “冲着这句,当浮一大白!我等同饮此杯!”

  这帮人兴高采烈时,另一边的一帮人却是咬牙切齿。

  无他,对面刚刚嘲讽的,可不正是自己这些人家!

  “哼!得志小人而已……”

  “卢兄消气。正如卢兄所说,一个小小县子而已。我等人家,就说卢兄,家兄还是堂堂国朝郡公。小人而已,较真了就是跌份了!”

  “说不得哪日,惹得陛下不快了。那县子的爵位,也就没了!”

  “哈哈!”

  这边的程处默自然也是听到了对面的咒骂,然而只是冷哼一声,却是继续呼朋唤友。

  只是,这时候突然一个下人疾步走到程处默身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程处默脸色一变,目光不善的盯着对面的人。

  刚好今日也在场的长孙冲看到,连忙过来问道:“怎么了?”

  “这帮缺德的!”程处默看着对面,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大杀四方:“长安现在流传,袁淼赠粮给被征发的百姓,是不满朝廷,不满陛下亏待百姓!”

  顿时,长孙冲脸色一紧。

  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

  一旦被人传到陛下那里,说不得就会被当真了……

  “袁淼难道当初不知道可能引发的后果吗!”长孙冲说的很严厉,这事由不得自己不认真对待。要是袁淼出事了,说不得就会牵连到天策府其他家。

  正在用自己本就没有多少的脑子,想着应对办法的程处默,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一喜。

  “我想到了,袁淼还给了我东西!”

  “……”

  两仪殿内,正在和三省主管商议事务的李渊,已经署理国事的李建成和身居尚书令之职的李世民同样在场。只是,刚刚李渊在出去了片刻后,回来时脸上表情飘忽。

  坐定,李渊看着面前的朝堂重臣们,淡淡的说道:“听说有人不满朕!”

  你袁淼啥意思?老子派人去修军营,还是给你的兵修的!你小子都要自己那粮食给那些百姓了?这是觉得老子饿着那些百姓了?

  听闻此言,大臣们一时间不由疑惑揣测起来。

  下方的李建成与李世民平静的对视一眼。

  这是有事要发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