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世家不容污蔑(感谢书友‘真善穷途’打赏!)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66 2020.01.08 12:00

  魏徵!

  太子李建成脸色有些怪异,看向已经走出朝班的魏徵。

  “魏卿有何要奏。”

  李渊颇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位老实人今日,会有什么事情要说。

  两仪殿中,对于魏徵的出班,众人脸色各不相同。

  袁淼更是淡淡一笑,便向着后面缩了缩。

  魏徵却是面色如常,躬身施礼后看了太子一眼,而后也不管前面裴矩投过来的制止的眼神。

  “臣弹劾范阳卢氏!”

  “魏徵,你放屁!”卢氏家主范阳郡公卢承庆立马站出来,沉声驳斥。

  魏徵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卢承庆。

  站在上面的太子李建成看得最是清楚,刚刚魏徵的眼神竟然带着一股浓浓的鄙夷。这是不合理的,魏徵也应当知晓范阳卢氏乃是自己的支持者。

  而房玄龄则是稍稍有些动容,想起家中夫人便是范阳卢氏出身……

  “臣弹劾范阳卢氏,表面道貌岸然,背地却是行人神共愤之事。卢氏勾连长安贼人,强掳偷盗良家子女,用惨绝人寰的手段,调教寻到这些人。而后将其贩卖至青楼酒肆,或是那些富商权贵门上!”

  “魏徵,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卢承庆这时候已经面目怒色,伸出手指抖动着怒指魏徵。

  世家为什么能够屹立至今,为什么能够占据大半的朝堂。靠的便是从最开始的察举制度、九品中正、举孝廉。一直到隋唐时期,世家掌握着文教的核心。一直在朝堂在民间培养着自己的口碑。

  儒教的核心是什么?

  唯礼字而已!

  礼义廉耻,仁义礼智信。世家掌握了这些,在天下人眼中,代表着的便是贤明!

  世家,在天下远比皇权来的更牢靠。

  魏徵此番言语,此番弹劾。便是要将卢氏从那高入云端的贤明,给狠狠的拉下来,砸在地上,甚至还会被人群起而攻,无情的践踏几下。

  然而魏徵呢?

  依旧不为所动。

  崔仁师,博陵崔氏家主。

  延寿坊中被烧成一片白地的,便是他家。

  这位同样出身世家,并且同样是一家之主的崔仁师站了出来。

  “魏徵,没有证据的事情,最好不要信口雌黄!我等同朝为官,首要的便是同心协力,为万民造福!”崔仁师满脸珍重,然后脸色一变面向李渊说道:“陛下,魏徵当朝口出狂言,污蔑同僚,臣请降旨惩处魏徵。”

  证据?

  魏徵冷笑一声,看着愤怒的卢承庆,看着满脸假仁假义的崔仁师。忽然觉得,往日自己心中所向往的诗书传家的世家,也不过如此。

  御座之上,李渊沉吟了起来。

  对于世家,李渊向来深以为戒。这些人虽然在朝堂之上恭恭敬敬,但作为皇帝,李渊清楚的知晓这些人家的力量。

  魏徵弹劾范阳卢氏没问题,但魏徵不是御史!

  崔仁师弹劾魏徵也没有错,因为那不是魏徵该提出来的。

  如果不知道魏徵的秉性,李渊会下旨关押魏徵。但正因为知晓魏徵的为人,李渊不由的怀疑,魏徵所说的究竟是否是真的。

  如果当真如此……

  李渊目光淡淡的从卢承庆和崔仁师身上划过,最后定在魏徵脸上。

  那黑暗之中的场面,魏徵亲眼看过,那条站满血迹的通道,魏徵也亲自走过。

  甚至于,那座倚在一户高门豪宅旁的小院子,魏徵也远远地眺望了。

  长安县的文书,魏徵亲自调阅过。

  户主,正是范阳卢氏府上的管家!

  想清楚这些,魏徵脸色一正:“陛下,臣确信范阳卢氏暗中行腌臜之事,偷盗抢掠孩童、女子。臣以项上人头担保,臣所言句句属实!”

  “魏徵!”

  太子李建成终于是动了,沉声满是不悦的训斥了一句。

  不满的看了魏徵一眼,太子李建成冷哼一声。

  这个时候,秦王一系的人虽然没有发难,但他们在冷笑,在嘲讽。

  李建成看得清清楚楚,再这样下去,这些人就会动起来,接着便是无尽的弹劾。

  然而魏徵依旧满脸严肃,看向太子李建成说道:“太子殿下,您乃太子,乃是国之根本。陛下创业不易,太子定当亲贤明,远小人。臣知太子殿下向来喜好经文,也喜好结交文人。然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似卢氏这般行事卑鄙,暗地凶残的人家,太子殿下还需远离。”

  魏徵说的有些动容,也有些激动。

  固执的魏徵一向认为,大唐的继承者要讲究长幼之分,却也要讲究贤明。

  一个能接纳残暴的君主,不会是一位仁君。

  “陛下,卢氏历数百年,数十代。一直以来,都秉承先祖遗志,以诗书传家,重视农桑亲身耕种。家中子弟,更是将先圣言论作为修身立身之根本,我卢氏近千子弟,万余学生,断然不会行如此苟且之事!”

  这时候,卢承庆却冷静了下来,面对李渊沉声解释。

  这时候的卢承庆是有着底气的。而面对魏徵的弹劾,卢承庆也绝对不会承认。

  世家,必须要高高在上端坐云顶。

  世家,同样不允许任何人污蔑!

  哪怕,确实做过!

  因为他们占据了朝堂大半!因为他们的门生子弟遍布天下!因为他们掌控着半座天下!

  一直没有表态的李渊脸色不易察觉的微变。

  卢承庆这是在威胁自己!

  卢氏在用门下千万子弟、学生做依靠,在用那无数的佃户百姓做威胁。

  魏徵自然也听出了卢承庆话中意思,甩手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书:“陛下,此乃长安城中的一份房产凭证,户主便是卢氏长安府上的管家。而这处房屋,更是就在卢府旁边。

  陛下可遣李正业将军,带队前往搜查。此处房屋连同一处暗道,寻此暗道,便可找寻到卢氏藏匿孩童的地方!”

  李渊嘴角微微一扬,点点头。

  然后身后的李忠便连忙走到魏徵面前,将那份凭证送到李渊面前。

  太子李建成显出了一丝慌张,对于魏徵弹劾卢氏的事情,李建成其实是不知真假的。先前的维护,也只是正常的反应。

  但当魏徵拿出这份凭证的时候,李建成开始有些相信魏徵所言了,不由的带着疑惑看向卢承庆。

  此时的卢承庆,紧咬着牙关,静静的站在殿内。边上,崔仁师有些疑惑的看了魏徵一眼,然后便微微垂下眼帘。

  御座上,李渊缓缓的将魏徵拿来的凭证看完,上面记录的也确实是卢氏在长安城中府邸边上的一处房屋。

  “令羽林中郎将李正业,带队搜查此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