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除夕夜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127 2019.12.27 16:59

  透着车窗,长安城已经万家灯火通明。

  鞭炮声不绝于耳。

  坊内,人声鼎沸。

  随着战争的远去,中原百姓的日子自然也慢慢好了起来。

  于是,动荡的年月,就成了老人们嘴里的想当年。年轻点的人和孩童,则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这是一个希望的年代。

  马车停在了府门前。

  “恭迎郎君回府!”

  下了马车,袁淼就看到李长生领着家中的仆役侍女,整齐的站在府门前,列成两排。

  微笑着点点头,袁淼当前领着众人便进到前厅。

  “祝郎君来年再建功勋!”

  在李长生的带领下,府上的仆役侍女们齐齐的喊着吉利话。

  这些人要么是当初长孙他们送过来的,要么就是从袁家庄招进来的。如今在府上做活,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主家越是显赫发达,这些人也就越是好的。

  边上早就有李长生准备的红包,放在一个托盘里面。

  从李长生开始,按个上前,一人一个红包。就连带进长安的亲兵,也是人人有份。

  领完了红包,大伙脸上更是喜悦。

  府上的工钱向来就是不少的,每月拿到手的比长安一般权贵家都要多上几分。

  郎君很大方,红包里都是压成片的金叶子。

  袁淼没管府上人的想法,摆摆手让众人自去。便跟着李长生,往后面走去。

  来到一处偏小一点的院子,李长生推开了门,袁淼走进屋内。

  入眼,便是摆的高高的祖先牌位。供案上,摆放着时蔬祭品,点着蜡烛。

  “郎君,该进香了。”

  站在后面的李长生,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袁淼无奈的笑了笑。

  这地方,当初还是李福嘱咐自己儿子弄的。说是当当县子家,不能没有祖先供奉。这是规矩,也是传承。

  听到李长生的提醒,袁淼点点头,上前一步从供案一旁拿起三根檀香,放在蜡烛上引燃。用手轻轻扇风,将火熄灭。

  这时候,李长生也已经是退出屋外,顺带着将屋门合上。

  退后,袁淼看着被摆的高高的牌位,有些失神。

  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大唐,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先祖们的安排。现如今,要祭拜先祖,然而袁淼却不知道该祭拜哪些先祖。

  有人说中原之地,是没有信仰的地方。然而在袁淼看来,自己这个民族的人,只是将信仰放在了先人身上。

  敬天敬地敬祖先!

  这便是我们的信仰。

  其他的……

  虽然找不到要祭拜的祖先,但袁淼还是举着檀香,跪在了蒲团上。

  看着装扮的几位奢华的牌位上,写着的袁氏先考幽幽的对着自己,袁淼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真的被什么存在注视着。

  叩首完毕,将檀香插进香炉之中。

  袁淼缓步走到屋外,一阵寒风吹过,这时候才稍稍清醒了一些。

  “郎君?”

  看到袁淼出来,李长生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声。

  “没事,准备个火锅,两壶酒,送到阁楼上。”

  说着袁淼便向后院走去。

  三层的阁楼上,被李长生放了好几个暖炉,火锅也刚刚端了上了,两壶酒都在温着。

  这是袁淼第一次一个人过除夕,很怪异的感受。

  谈不上孤独,却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

  看到李长生还站在一旁,不由好奇的看过去。

  “你下去吧,记得今天府上给你们安排了不少饭菜,快去吧。”看着李长生脸上的表情,袁淼不由轻笑了一声:“明日大朝会,最近也没什么事。放你会庄子上几日,陪陪你父亲。”

  李长生脸上古怪,轻声说着:“会郎君,不是的。是那个星辰姑娘过来了……”

  “花满楼今日不应该更是热闹吗。那些留在长安的才子们,这会应该已经挤满平康坊了吧!怎的?这星辰不应该在今日一展舞姿,却跑到我这来了?”

  这话李长生不好接,没敢吱声,只是看了自己郎君一眼。

  那星辰姑娘为啥来咱们府上,郎君您还能不知道……

  “净想些有的没的!”看出李长生的意思,袁淼轻骂了一句后:“带上来吧!你去下面凑热闹去吧,不用待在我这。”

  “是……”

  李长生眼神跳动,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家郎君,然后便喜盈盈的退下了下去。

  有些无奈的看着李长生走下阁楼,袁淼认为自己也应该在府上把规矩严厉起来了。

  那眼神啥意思?你家郎君都没成年,想啥呢!

  喝了一杯酒,才吃两片肉。

  袁淼就见一身包裹在鲜红斗篷里的星辰上了来。

  星辰盈盈俯身,清脆的说着:“听闻县子喜好红色,就连手下的将士,也皆是身披鲜红战袍……”

  这算是解释了今日一身装扮的原因。

  投某所好?

  心中疑惑了一下,袁淼便指指面前的空座,嘴角淡淡一笑。

  “那你可知,为何某让将士们身着鲜红战袍?”

  刚刚坐下的星辰,也不生疏,自己拿过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上酒。放在面前,看着一道热气慢慢的升起来。

  “奴奴不知……”

  “因为,战场之上会流血,某希望将士们能以鲜红战袍代替流血,为我大唐披荆斩棘!”

  原来那战袍寓意鲜血……

  星辰微微一愣,看着自己身上的斗篷,似乎闻到了腥味……

  见吓住了对方,袁淼微微一笑,举起酒杯:“喝酒!”

  “是……”

  星辰有些呆滞的回过神,端起酒杯看了袁淼一眼,然后便浅浅的抿了一口。

  一饮而尽,袁淼放下酒杯,深深的看着面前的星辰。

  得益于自小的经历,袁淼始终认为好看的人不要轻易招惹。好看的女人,更不要去接触。

  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一个例子。

  “县子?”

  星辰轻轻的呼喊了一声,然后看到袁淼目光动了动,这才继续说道:“今天除夕,县子难道不准备给奴奴一个红包吗?”

  “红包?”袁淼看着面带狡黠的星辰:“某的红包只发给家里人!”

  言语里,大有深意。说完,便定定的看着星辰。

  然而,袁淼是却是失望了。只见星辰轻轻一笑,竟然是露出魅色,从对面挪到了袁淼的身边。

  “县子想的话……奴奴…也能是家中人……”

  卧槽……

  看着对方微微敞开的斗篷,里面青丝帛缕,淡淡的香味漂浮在鼻尖。

  这女人是要玩真的!

  ……………………

  求票票!投了票票,本公就是诸位的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