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袁氏子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084 2019.12.29 21:00

  “小秋!”

  自进门,便一言未发的老妇人,这时候脸色一变,冷声训斥。

  身后,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立马双手捂嘴,却还是悄悄的看向袁淼。

  哥哥?

  袁淼心中一跳,有点不敢再往下想……

  “袁县子,不知如何,才能接纳吾等?”

  这个时候,许文石老先生连忙开口,想要将话题岔开。

  孙玉则也面露紧张,此行之前,是有着明确的目的。

  山里,那些人已经活不下去了!真的是没了办法的,又有科学徒然出现,这才让大家伙看到了一丝希望。

  就在此之前,一十三人因饥寒饿死……

  看着那些老人,忍着饥寒,将不都的衣物、粮食让给年轻气壮之人,让给尚未成年的孩童。却结队,走进更深的山林之中,那天孙玉则整日滴水未进。

  那种无奈,只有经历过,才能知晓。

  此行有请求之意,有希望得到同为儒教之外的同道之人帮助,却也有试探之意。

  袁淼长出了一口气,目光深沉,语气阴森的向那老妇人询问:“你们是什么人?”

  许文石老先生已经站起身,走到前厅正中,对着袁淼深深的弯下腰。

  “吾等隐学!只为求得一处避寒之所,一碗果腹之食!”

  “某问,你们是什么人!”

  目光没有偏移,袁淼语气加重,再次追问。

  “袁县子……”

  “文石先生……让老妇人说清楚吧!”那老妇人终于是忍不住了,面有戚戚的劝说了一句,然后对上袁淼有些温怒的眼神。

  “哎……老头子真的老了……”

  见事已至此,许文石老先生摇摇头长叹一声,然后便退回到座位上

  袁淼的目光转到老妇人身后的几个孩子身上。

  现如今这般寒冷天,四个小姑娘一个小少年,身上却只裹着一两件薄裳。甚至就是这样,衣服也是缝缝补补的,只是被洗的很干净。

  干净的,已经失了原本的颜色。

  看到袁淼正看着自己,小姑娘小秋瞪大了双眼,想要说话,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边上另外三个小姑娘,同样一脸的欲言又止。只是那少年,却有些不同,看着袁淼的目光有些不怠,嘴唇被咬的煞白,脸上露着倔强。

  “你真的很像……”此时,老妇人已经悠悠的诉说了起来:“左腿外侧,是否有一道寸长疤痕?”

  不由的,袁淼左手摸到腿上,盖在侧面。

  “看来是的了……呵呵……那就是真的了!”老妇人眼尖,看着袁淼的动作,冷笑了一声:“他们与你一般,都是袁氏子孙!

  当年……二弟离家,说是要为我们这些人,寻一线生机……只是,那年月里…何来生机!

  他大哥却非要陪着这个弟弟……其他几个兄弟,也都随着去了……等到最后,我们等到了什么!只等到一封封遗书!只等到我那满身伤残的郎君!

  他们只是为了想让我们活下去……”

  老妇人已经泪流满面,边上的少年满脸愤怒,跪在老妇人身边,抱着老妇人。

  “我们不要他接纳我们!我可以养活大家!”

  “你要像你父亲那样?”

  少年在愤怒的大吼着,老妇人面色一紧,却是推开少年,反手将少年抽到在地上。

  放在腿边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袁淼脸色阴沉,忽然转向看着许文石、孙玉则二人

  “隐居之地活不下去了,为何不出来做活!当年前朝覆灭,动荡不安,还可理解!为何现如今,也不能出来做活!”

  这是漏洞,这些人活不下去的漏洞。大唐立国之前,三十八路诸侯纷争,民不聊生,还可理解。但大唐立国之后,天下渐生太平,只要身上有力气,你就能找到活做,就能有口饭吃。

  而且,那时候国朝初立,朝廷更时不断的下发政令,鼓劝当时逃到山林中的逃户出来,朝廷给田给屋。

  但这些人,却并没有这样做……

  柱子下,赵小刀已经悄无声息的出去。不多时,前厅外边传来细微的动静。

  那是府上的亲卫围过来了!

  “吾等为儒教门阀所不容……”

  情绪到位,许文石老先生做出一副长太息以掩涕兮,哀己身之多艰的样子。

  老头子真的是两行老泪涌出,边上几位老先生同般摸样,一个个提着衣袖,擦着流出的老泪。

  袁淼叹息一声:“是朝堂上那几家?”

  自秦汉以来,皇权旁总是伴随着世家门阀的存在。秦皇一统七国,杀尽天下人,却依旧杀不完诸侯的后代。武功鼎盛如汉武,也依旧被世家所困扰。更不说魏晋南北,更是世家门阀掌控天下兴盛之时。

  前隋出身自世家,本朝脱身与关陇集团。

  而现如今,七宗五姓、关陇集团、山东士族,依旧牢牢的把控着天下,窃据朝堂高位。

  这些人垄断着天下间的学问,便垄断了满朝的文武百官。更是借此,能与皇权抗争,左右天下走势。

  而无一例外的,这些人家皆是以儒学传家。执掌天下教化,牢牢的掌控着士人进取途径。

  这些人,自然不会允许旁的学说再次出现,不会允许既得利益受损!

  而袁淼弄出的师门,弄出的科学,更是因此而受到弹劾。

  如果不是那次朝堂上,袁淼将科学自贬到儒学门下,要不是正式了月亮的真实情况,仅凭一个小小的县子,早就被排斥在朝堂之外了。

  只是,危机依旧存在……

  但在更深处,袁淼却很清楚。

  李唐需要有不同的学问出现,需要有人能够打破世家对朝堂的垄断!

  这才是真正的关键,这也正是为何李渊会选择让袁淼入值宫中禁军的原因。

  凡掌权者,皆脱身于一个阶层,又将打压此阶层。

  因为他们清楚,自己世家的出身,并不比别家好上多少。李唐能成为天下共主,其他世家只要有机会,也能够!

  再一次看向提袖掩面的老妇人,以及身后怯生生的孩子们,袁淼明白了这些人为何会落到这般境地……

  “您是小子何人?”

  走到老妇人的面前,袁淼有些不确定的笑声询问着。

  老妇人抬头,双手颤抖着摸到袁淼的脸上,哽咽着抱住袁淼。

  “我是你父亲的嫂嫂……淼哥儿……你是我们袁家的子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