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秦岭王平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056 2019.12.25 19:00

  不敢?

  李长生不知道自家郎君为何会这般自信,但这不妨碍自己在心中对郎君的崇拜。

  瞧瞧,自家郎君端坐在门前,房门大开,外面就是凌冽的风雪。

  这画面!这意境!这氛围!

  牛批!

  在心中,李长生竖起了大拇指。

  然而,袁淼这时候却脸色有些铁青。

  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会儿的天气,又是一杯酒下肚,撑着机会鼻子小心的抽了一下。

  腹腔里开始变热,便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强烈的意念……

  蹦……

  黑暗中,书房前的院子里,落下一道人影。

  赵小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门廊下,手中的破刀斜向右手,站在风口上却屹立不动。

  袁淼目光一紧,无声的深吸一口气,目光飘渺的看着院子中的人影。

  然后,微微的垂下眼帘,让人看不清究竟是否睁着眼的。

  只见那人向前走了两步,停在书房灯光投射的最边缘,一道反光映出藏在帽兜下的脸颊。

  很是消瘦,也没有传说中的什么面带刀疤,只是一道幽幽的目光看向书房门口。

  在那里,是一个年轻的少年。

  却也是大唐的开国县子!

  袁淼有些好奇这人,对于这些只记录在话本上的江湖人士,袁淼从小就是好奇的。总觉得这些人,就该是一年四季只穿一件好看的长袍,然后白天隐藏在人群之中,只有到了夜晚才会在黑暗中高来高去。

  可是,院中这个人却让袁淼有些失望。

  出了最外面那件斗篷,还有脚下蹬着的靴子,里面的衣裳竟然还有破洞和补丁。

  这样的,就没办法给好评了!

  然而,却发现这人嘴也没动,但是一道低沉却回荡不觉的哨声,却是传了开来。

  然后袁淼就瞧见,自家的院子里,齐整整的站着十五个人。最先的那人往后退了一步,站到队伍里。然后从队伍中,走出一个人。

  这人的身形显得稍微僵硬了一些,后背也稍稍的驮着。

  只是袁淼却瞧得清楚,方才只有这人落下的时候,脚边一圈的积雪无声的消散开,露出不小的一片空地。

  这是高手!

  心中有了主意,只是袁淼被挡住的双手,却不由的握紧。

  似乎是觉得没啥意思,赵小刀在观察了后面那些明显是护卫的人后,便抱着那柄破刀靠在门边上。

  李长生往自家郎君身后站了站。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会儿实在是有些更冷了。

  袁淼在默默注视着黑暗,而为首的那人也是看着光明处。

  一时间,院落间除了雪落在地上的声音,便再无任何声息。

  站在为首之人身后的护卫们,其中一人脚步稍稍往前挪动了一下。便看到首领的帽兜晃了一下,便立马停下脚步,小心的退了回去。

  “山野之人,见过县子!”

  就在边上的一片树叶,因为积了太多的雪,而落在地上前。为首之人,缓缓的弯腰躬身,抱拳对着袁淼轻呼了一声。

  身后十四人整齐的做着同样的动作,但却是无声的。

  “恩?啊……”袁淼紧握着的手,稍稍松开,将酒杯放在案几上,打了个哈气:“长生,什么时辰了?怎么人都来了,也不请到书房!”

  “郎君,已是戌时三刻。他们……也是方才来到。”

  “恩……”像是之前真的眯着了一般,袁淼眨了眨双眼,然后看向院中,带着好奇的询问着:“怎么?来了这些多人?”

  说完袁淼便又眯着眼,脸上带着微笑,似乎是困意又上来了。

  后面那人,再次动了动,然后才稳住停下。

  为首之人低着头侧了一下,然后这才起身站稳,向前走了一步,站进光影之中。

  “都是些野人,自得您的赏赐后,山里面才好过了些。原是某一人前来的,只是这些……都想当面赶紧县子您,便一同来了。”

  “我等拜谢袁县子赏赐!”

  一十四人,整齐的施礼,沉声开口。

  然后便重新直起身子,无声的站在原处,像是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这是示威!

  袁淼心中冷哼了一声。

  这些人,都是赵小刀当初进入秦岭找到的。这些人之所以存在,皆是因为战乱灾害,才舍弃了家园逃进大山深处。但是同样的,会有很多犯下罪责的人或是逃兵,也会选择逃进大山里。

  显然,眼前的这些人是后者。

  正因为,这些人知道袁淼要用他们,但却不敢将他们暴露出来,所以他们有底气嚣张!

  他们自认为是有用的,所以才能够这般无视袁淼,才敢进到院中,还光明正大的做出防备!

  一旁的赵小刀直晃晃的冷哼一声,对于这些人,自己之前是告诫过的,但明显的这些人心中还有旁的想法!

  “都退下吧!”

  似乎并不是说给在场的人听的,随着赵小刀冷声开口。

  为首之人藏在帽兜在的耳垂,稍稍抖动一下。

  就在这处寂静的院落周围,一道道没有多少掩饰的声响传来,然后慢慢的远去。

  竟然有埋伏!

  为首之人可以肯定,刚刚自己并没有发现,在这个院落周围,是藏有埋伏的。但现在,就自己听到的,竟然不下三十人传来动静。至于没有察觉到的,更不敢想!

  袁淼脸上浮出微笑,向着那为首之人招招人。

  驼着背,没有停滞的,这为首之人便走到了门前没有落雪的地方。

  袁淼伸出食指,在案几上酒杯旁点点,发出声响。

  “长生,为这位倒一杯酒,也好暖暖身子!”

  李长生看了一眼门前这个让自己很不舒服的家伙,然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将已经烧得有些开的酒,在郎君刚刚用过的就被中倒了满满一杯。

  “送过去……”

  “王平不敢劳烦管家!某自己来便是……”

  说着,王平便三两步走进书房,站在案几前,利落的伸手端起酒杯。

  杯中与杯口齐平的酒水,冒着热气却一滴不洒的被王平送入嘴中。

  一杯滚热的酒水直接被送进嘴中,喉头稍稍一动,便被咽进腹中。王平微微张嘴,吐出一口热气。

  “好酒!”

  王平惨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红润,然后便退到门外,对着袁淼抱拳沉声。

  “多谢县子赐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