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传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秦王府幼儿园

贞观传说 肆世叁公 2225 2019.12.14 12:00

  如同前日一样。

  袁淼早早的上朝,依然当着小透明。

  朝堂上,也已经确定了御史台和兵部要派出的官员,具体负责前期关中地区,各折冲府审查工作。

  然后,又是太子一系日常打压秦王府。李世民一干人等反驳,再乘机弹劾几个太子的人。

  很没有意思,袁淼想的很简单。其实这个时候,按照老程说的方法办,最好不过了。

  没有什么事,在绝对的武力面前,还能够抵抗得了。

  下了朝,回家换了双干净的鞋子,早上穿的鞋早就沾了雪水,湿漉漉的。

  拎着教三婶做的蛋糕,袁淼便哼着曲子,悠哉悠哉的跨过两府之间的门洞。

  扔了两个鸡腿,给守在门洞旁的玄甲军将士。

  袁淼便直奔秦王府后宅。

  “这是何物?”

  长孙满脸的好奇,盯着面前桌案上的东西。

  一个圆圆的半尺高物体,上面一层白白的似乎是奶油,点缀着几枚果子,很是好看。

  “蛋糕,教给府上厨娘做的。”

  笑着回了一句,袁淼便示范着,拿起刀子切了一块下来,放在盘子里送到长孙面前。

  眼前又是一亮,只见一层洁白的奶油下面,竟然是黄黄的看着很是柔软的东西,中间还有两层奶油,夹杂着一些水果片。

  用勺子挖了一块,缓缓的送进嘴里。一股甜腻的气息便充斥整个口腔。

  不由的,长孙眯起了双眼,脸上更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静静站在一旁的袁淼,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果然,女人都是一样的!对于甜食,永远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说吧,今日怎么好心,来我这里,还带着东西过来!”

  往日,袁淼见到长孙都会躲得远远地,从不敢跑到长孙面前。

  事出反常必有妖!

  长孙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小子会无缘无故的,给自己送好吃的。

  虽然这个蛋糕真的很好吃……

  袁淼脸上笑的更欢:“您说的是哪里话了?这个蛋糕还不错吧!”

  点点头,长孙已经挖了好几勺进嘴里,含糊的说着:“不错!”

  “主要是觉得您平日里辛苦,整日操劳着这王府上上下下,所以才不再打扰到您。”袁淼这时候很是认真的在说着:“这不,才教会家中的厨房做蛋糕,这第一个就给您送过来了,也好让您尝尝鲜!”

  自己的学生,作为老师最是清楚。

  长孙不敢说,这小子撅着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但要这平时总是莫名其妙傲娇的小子,能够这么献殷勤,那肯定是又有什么坏点子了。

  “说吧,想干什么?”

  虽然很想继续吃,但长孙还是将手中的盘子放下,目光炯炯有神,盯着袁淼。

  这是被看穿了?

  袁淼心中念叨,然后便笑的更是欢喜:“听县主说,您常提及小子的师门?是说让他们跟着小子多学学……”

  “是有这么回事。”长孙立马承认,然后又忽然捏住袁淼的耳朵:“你小子,成天东一块西一块的,不干正事。放着好好的本事不用,还跟着程处默那帮混球,去逛什么花满楼!是不是显得很能啊!”

  袁淼傻眼了,脱口而出:“您怎么知道是去的花满楼?”

  “我怎么知道的?满长安谁不知道你!那首……什么心的什么彩凤的,谁不知道!”一说起这个,长孙就一肚子火,深深觉得这个学生再不管教好的话,怕是要废了……

  “额……”袁淼哪知道自己这么出名了,连忙解释着:“这事,真不能怪我。我都说过,就是程处默那混蛋,天天勾搭我,带我干坏事的!您是知道的,在太原城的时候,我可以很乖的……都是被程处默带坏的!”

  这时候,只能是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疯狂输出程处默了。

  心中为小程同学祈祷了一声,希望不要被长孙打死……

  似乎是袁淼的解释还算满意,长孙总算是放开了手。

  看着袁淼还在面前咧着嘴,揉着通红的耳朵,长孙却是冷冷一笑。

  被长孙看得有些难受了,袁淼只好说出今天来的目的:“我是想着,既然您觉得小子师门的东西,还算能看得上眼的。小子也决定了,不再和程处默他们胡乱厮混!便想着,两家离得也近,不如每日下朝后,下午小子带着王府的孩子们,教些师门的学识给他们!”

  “哦?”长孙狐疑了一下,觉得这小子肯定还是没安好心:“你真是这么想的?”

  “真的不能再真!我连名字都想好了……以后就叫秦王府幼儿园!小子不才,任首届园长……”

  说着,袁淼就差对天毒誓了。一脸诚恳的看着长孙,双眼没有一点的晃动。

  “你准备教他们什么?”

  袁淼尽力让自己表现的很有学识的样子,看着很专业的解释着:“语文……也就是经史子集。还有数学,您可以理解为算术。还有物理、化学、天文、地理、生物!”

  后面的不用解释了,说了长孙也不明白,而且也不能说的太明白。

  不然,说不定就要上火刑架了!

  见真的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听着教的也都应该是正经的学识,长孙不由的点点头。将那么些东西一直装在袁淼的肚子里,长孙是不放心的,这小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那些师门绝学忘得一干二净了,还是乘着现在多捞一点出来。

  总之,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是了。

  有些不确定,袁淼小心的问了一句:“您是答应了?”

  白了这小子一眼,长孙重新端起放着蛋糕的盘子,吃了一口后才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只是,你说的什么秦王府幼儿园……这幼儿园是什么意思?”

  “幼儿幼儿,当然是小孩子了!”

  “那你不打算教夏月她了?”

  长孙虎目又看了过来,袁淼一哆嗦。

  连忙开口解释:“教,都教!师门的学识,对没学过的人来说,都是幼儿……王府里头,只要到了四五岁的,都可以来学!只是……”

  听着袁淼满口的承诺,最后又吞吞吐吐起来,长孙立马瞪眼。

  “可是什么。”

  “大王……他会不会不同意…毕竟……”

  长孙又将盘子放在桌子上,手掌轻轻的拍在桌子上。

  然而,袁淼却是心脏一颤。

  只听长孙缓缓的发出声音来。

  “这王府后宅,是本王妃管着的!大王说不了什么!你明日就开始上课!”

  大气!漂亮!

  袁淼心中为长孙疯狂扣六六六。

  也知道,自己要开这秦王府幼儿园的事。

  算是妥了。

  ………………………………

  各位爷,走过路过,推荐票留下!!!拜求推荐票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