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和离后,太子每天火葬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看见了自己

和离后,太子每天火葬场 E997 2384 2022.06.23 18:01

  陈舒嘉很快想起来自己的太子妃身份,忙命青桔打水梳洗,又严令熠德殿的一众奴婢不许将今日之事泄露半字。

  早上那趟没赶上,她便忙派了人带着点心盒子到宫门口等着,太子一出来便能接上,吃点点心。

  她自己又进后厨忙着督促奴才准备晚膳。

  西边园子这段时间被翻新过,要种植些什么树木花草,也要她一一对过,刚好到了月中,一个月的开支又要校对,下个月的开支又要预算分发,奴才们的月钱也要加上赏赐和罚没算清楚,分发下去,这一天是无比忙碌的。

  但即便忙得脚不沾地,她脑子里仍然时刻浮现出老七那张骇人的脸,一想起便满身的寒颤。

  照卢卢的话说,这位七殿下最适宜出现的时节便是夏季,见到他,连冰块都省了。

  这一天,太子直到天黑才回来。

  陈舒嘉替他宽下外衣,命人布上温好的菜,见他沉着一张脸,也不敢说话。

  一顿饭静默地吃了一半,两个人一块开口了。

  “今日……”

  “今日……”

  “你先说……”

  “你先说……”

  ……

  “你先说吧。”李召珵道。

  “七哥哥……回来了。殿下听说了吗?”

  陈舒嘉在别人面前总是乖巧地称呼那位七殿下为“七哥哥”,天知道她真是叫一次,在心里吐一次。

  他哪里有个哥哥样?简直像个地痞无赖。

  不过陈舒嘉自小长在温软锦缎之中,自然不知道真正的地痞无赖是什么样子。李召珝要是知道她心里这样想他,估计能气得当场冒烟。

  李召珵看了她一眼。

  老七一回京就直奔太子府的事他已经听说了,不说他,京城里这种轶事传得最快,尤其在那群成日无所事事只知嚼舌根的妇人嘴中,这事发酵半天,已经满城皆知。

  只是众人只知道七殿下跑死了七匹马,连夜从江南赶过来,气势汹汹跑进太子府,又一脸阴冷地出来,却不知道他到底在里头干了什么,那群长舌妇便发挥特长,将此事演化出了至少七个版本。

  李召珵点点头,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将汤碗递给下人。

  陈舒嘉连忙接过来,替他续了半碗乌鸡汤。

  “快就寝了,汤食多了不好。”

  她小心翼翼查看李召珵的脸色,却看不出个究竟,心里便愈发不安。

  李召珝今日的举动但凡传出去半个字,她这个新太子妃不说名声地位不保,连她的父兄也要被人戳脊梁骨,甚至这一心结埋下,日后李召珵登基,想起今日之辱,想办法灭她陈家以雪耻,也不是不可能。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终究也只是人臣。

  李召珵偶一抬头,瞧见这位十三岁的小太子妃愁眉紧锁,还以为她是惧怕老七,便按着她的手道:“老七入夜之前就离京回江南了。你如今是太子妃,无人可以欺负你。”

  陈舒嘉到底年纪小城府浅,听见这话一愣,也忘了避嫌,脱口便道:“他走了?”

  她觉得很不对劲,李召珝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就走了?这太不像他的风格了。别是暗搓搓憋着招,等来日再报吧?

  李召珵握住她的手,这还是一双孩子的手,但皮肤白皙,手指纤长,十个指甲莹莹如美玉,是一双娇软而漂亮的手。

  他摩挲着她的手掌,心里暗暗感叹这双手的柔若无骨。

  “舒儿,你我是夫妻,怎样舒服你就怎样来,不要有太多拘束。何况你虽是太子妃,却仍然年幼,尚有几年的时间容你去学习,没有谁要你现在就担起整个太子府。”

  李召珵对这位小太子妃并没有太多的印象,他自小埋头书简之中,与她不过在花园子里或是几次大宴会上碰见过几次,除去彼此打招呼,连话都几乎没说过。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又是这样的年幼,本来还在父兄怀里打滚撒娇,一朝嫁过来,却能硬着头皮将“太子妃”三个字扛到肩上。

  虽然年幼有纰漏,却毫无退缩之意。

  这不由让他想到自己。

  因他被皇祖父看重,他父皇才被封为太子,因此他父皇一登基,便封了他的太子之位。

  那一年,他九岁。

  本就是长子,打那时候起又成了太子。读书要比别人快,比别人熟,骑射要比别人勇,比别人精,处事要比别人周到,比别人老练……

  这么多年下来,谨慎勤力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而如今乍然看见陈舒嘉,就仿佛看见了当年战战兢兢,勤勉刻苦的自己,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陈舒嘉小心谨慎虽不过几日,却已经感到疲惫,偶尔想起闺阁中松快的日子,都不免伤心,现在听到李召珵说这番话,心里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

  既觉得疲惫委屈,又感激他如此体谅理解自己,心里不免对他多了几分亲近。

  “谢谢你,太子哥哥。”她不好意思地拿帕子擦了擦眼睛。

  从嫁进来到现在才几天,已经哭了两回了,一会太子还以为她是个爱哭鬼,那就丢人了。

  “还有一桩事,”李召珵看她哭哭啼啼的,倒有些犹豫了,“戎狄扰乱边境多年,这两年尤其壮大,已经不容忽视了。三日之后,你兄长便要北上,你这两日可回去住两天,府里的事放给手下人管吧。”

  李召珵在无逸斋处理完公务,一开门,便看见前方灯火通明的亭子里,坐着一个娇小的身影。

  下人有眼色地回禀道:“太子妃给您准备了点心,但又怕打扰您,一直在那里等着,没敢进去。”

  他叹了口气,晚膳时候说的话她是半点没听进心里。

  亭子四角都点着水晶灯,亮得有些刺眼。

  她披着大红色百蝶穿花斗篷,头上的珠宝发出莹莹的光辉。走近一些,便看见她身体微微前倾,光洁的额头轻靠在食盒上,连刺眼的灯光也无法扰了她的梦乡。

  “穿云,什么时辰了?”

  身侧一个容貌端庄的婢女低头回道:“三更的梆子刚刚敲过。”

  他抬手指了指头上的水晶灯,穿云会意,拿了灯杈子叉下来灭了两盏。

  陈舒嘉似有所感,将两只手臂枕在头下,睡得更沉了。

  她睡得酣甜,旁边的侍女卢卢靠着柱子也睡得很香,李召珵处理了半个晚上的公务也实在饿了,便轻手轻脚从食盒里拿出点心来吃。

  虽是晚上,但太子太子妃没有就寝,园子里仍然点着灯,倒还能一赏夜景。

  李召珵偶一回头,灯光柔和地洒在陈舒嘉脸上,她的肌肤莹白如玉,泛着温润的光,虽然闭着眼睛,五官却仍然精致得如同画中之人。

  她性情活泼随和,容貌出挑,家世不凡,自小在宫里长大,不说外面的公侯世子,就是宫里那几个皇子,也不少对她有心之人。

  太奶奶给他的,的确是个天之骄女。

  只是她父兄在朝廷中一文一武,实在太过显眼,稍有不慎,他便容易落个结党营私的罪名……

  “我有娘……我有……我有娘……”

  陈舒嘉仿佛做了噩梦,胡乱说着梦话。

  李召珵一震,眼中神思流转,最后归为一声叹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