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诸天召唤成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志在必得

诸天召唤成神记 小豆芽的爸爸 2105 2020.06.22 17:04

  古代男子结婚的年龄根据朝代的不同,也大不一样,大明朝男子十六岁成年,女子十四岁可以嫁人。

  这种措施是为了提高人口数量,人数的多少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兴衰,冷兵器时代,打仗打的就是人数差。

  人多的国家往往是最强盛的,人多兵就多,人多产的粮就多。

  陆长风年过二十,早就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

  可是,他的思维和其他人。

  一想到娶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陆长风首先想到的是两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严重者五年以上......

  最主要是从心理上他无法接受,陆长风始终记得自己有老婆,有孩子。

  曾静是什么想法陆长风不清楚,但也能猜出一个大概,陆竹的影响还在,她不可能那么快接受另外一个人。

  尤其是比她小了很多的陆长风。

  蔡大娘自认为阅人无数,在她的世界观里,人到了岁数是要考虑成家的事,可她熟知的这两人却让她万般不解!

  一脸茫然的蔡大娘愣了半晌,然后转头回了自己的家。

  天黑之后,陆长风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夜风微凉,吹到陆长风的脸上有一种舒适感。

  陆长风看了一下英灵点,半年多的时间,点数上升了到了316。

  “要抽掉吗?”

  想了一会,陆长风放弃了,还是决定先等等,自身的实力和抽奖有关,以现在的情况,很难抽到真正的好东西。

  曾静住的院子要比附近的邻居大上一倍不止,原来是一个太医的家,年龄大了,太医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留在京城里的房子,没有出售,只是交给了蔡大娘代为出租。院子里空旷,除了一口井外,花花草草都看不到。

  门外,陆长风看到房间里的烛火还未熄灭,脚尖一点,人跃过了五尺高的院墙。还没走两步,曾静推开了房门。

  陆长风诧异的看着曾静,标准的美人瓜子脸,却十分的平静,似乎一点都不意外陆长风会在夜里来到她的住处。

  短暂的沉默之后,陆长风微笑着道:

  “你知道我要来?”

  曾静摇摇头,陆长风她了解不多,只是隐隐有种感觉,陆长风没那么简单,此时,陆长风的出现证实了她的想法。

  可陆长风来为了什么呢?

  罗摩遗体?

  她手上的八十万两白银?

  曾静不知道,但她感觉的到,陆长风对她没有敌意,身上也没有杀气,所以,她能平静的面对陆长风。

  听到陆长风的问话,曾静淡然的摇摇头,道:

  “不知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来吗?”

  陆长风反问:

  “你是以何种身份来问,细雨?还是曾静?”

  曾静的娇躯微微的颤了一下,在夜色下,她的细微的举动也被陆长风看在眼里,换了一张脸她化身为曾静。

  虽然知道这个秘密迟早会被人知晓,但现在似乎早了一点。

  是李鬼手说出了她的行踪吗?

  曾静在想,李鬼手性格孤僻,医术超群,可即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未必肯说出自己的下落。

  陆长风望着曾静,道:

  “你不用猜了,和李鬼手无关,我没见过他。”

  曾静更加的诧异。

  “你是从何而知,我是细雨?”

  陆长风笑了笑,道:

  “来都来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曾静茫然的看着陆长风,片刻之后,站到了门边,陆长风一步步风清云淡的走进了房中,坐到了房间里的桌子边。

  “我在云何寺住了五年,陆竹师兄和见痴师傅一直都是我敬重的人。一年前,陆竹师兄离开了云何寺,从此之后我们再没见过。”

  “从他走时我就知道,他会死。不过正如他所说的一样,生未必乐,死未必苦。”

  谈起陆竹,曾静沉默不言,但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悲痛之情。

  是陆竹让她体会到了人世间最为美妙的感情,可惜,这种美好太过短暂,又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触即碎。

  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就已经无处可寻。

  一个是杀手,

  一个是和尚。

  很难想象,这两人是如何诞生感情的。无法预料的事太多,如果能够预料,那么世间的感情也不会那么的奇妙了。

  “你找我是为了陆竹?”

  陆长风看了一眼曾静,端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漫不经心的道:

  “你或许在想我是为了复仇而来,也许更好奇如果我是为了复仇的话为什么会在你的面前那么坦然。

  陆竹师兄的功力远在你之上,他要杀你很容易,但他却选了一条更加的艰难的路。死在你手中是他心甘情愿,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多次一举让你一命赔命。”

  曾静苦笑,她从陆长风的话里听的出来,陆长风没有和她动手的想法,对于陆竹的死,陆长风是一种释然的情绪。

  “他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如果他说,为了他我愿意放下手中的剑。”

  陆长风想了一会道:

  “大概是因为你不是他的道,陆竹师兄一心向佛,选了你就偏离了心中的道,佛家普渡众生是大爱,儿女私情是小爱,舍大爱求小爱,于陆竹师兄心中的道相悖。这是只是猜测,我不是陆竹师兄,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到底是为了什么?由陆竹亲自说更能让曾静信服,可陆竹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陆长风不知道他给的答案是不是曾静想要的。

  但他没有其他的解释,说到底,陆长风和陆竹是两个不同人。

  “你来找我不是为了陆竹,又是为了什么?”

  曾静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她想知道陆长风的目的。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为了罗摩遗体!!”

  曾静看了一会陆长风。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争罗摩遗体,陆竹生前说过,落寞祖师功力震古烁今是因为他的佛法修为......”

  “嗯”

  陆长风点头道:

  “我都知道,我要罗摩遗体是为了救人,关于罗摩遗体我知道的比你多,它的确有再生造化之能。”

  “因此,我必须要得到它!!”

  思量了许久,曾静坚定的回道:

  “我还是不能把罗摩遗体交给你,我答应了陆竹把遗体送到京城外的云何寺。”

  陆长风站了起来,笑着道:

  “很晚了,你该休息了!”

  说完,陆长风向外走去,志在必得的东西,他不会因为曾静的一句话就放弃争夺罗摩遗体的打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