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诸天召唤成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诸天召唤成神记

小豆芽的爸爸

  • 武侠

    类型
  • 2020.06.05上架
  • 10.58

    连载(字)

532位书友共同开启《诸天召唤成神记》的武侠之旅

学徒美妙恬静心境 学徒天依梦天道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

诸天召唤成神记 小豆芽的爸爸 2080 2020.06.05 12:59

  “怎么样了?”

  一位身穿青色长袍儒雅的公子坐在床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少年,然后望着施诊的老者急切的问道,他的声音不大,却饱含关切之情。

  由此可见,这个少年对儒雅的公子来说很重要。

  施诊的老者锊着斑白的长须,一脸不解的望着床上的少年,嘴里喃喃自语道:

  “离奇,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简直是匪夷所思。”

  施诊的老者姓许,医术超群他在不解什么,儒雅的公子不知晓,儒雅的公子叫李宇飞。

  眼下,他只有一个问题,于是再次追问道:

  “许大夫,你是我们南京城里最好的大夫,我二弟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话啊。”

  一心想要追根寻底的许大夫被打断了思路,吹胡子瞪眼的道:

  “别吵,让老夫再仔细看看。”

  房间里顿时沉寂了下来,李姓公子自然才是真正的主家,可是,没有人会去得罪一名大夫,尤其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大夫。

  病了,你需要去找大夫医治。

  受伤了,你需要去找大夫包扎。

  中毒了,你同样需要去找大夫寻求解毒之法。

  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一生会不病,不受伤,以及意外中毒。

  许大夫再一次为躺在床上的少年切脉,摇了摇头,不得其解,然后,又把少年的全身都检查了一遍,半晌之后,缓缓而道:

  “陆二公子没事,被天雷击中,陆二公子还能活着,他是老夫见过的唯一一人,他身上只有大片的烧伤,只要注意一点平时不要沾水,一个月后就能痊愈。”

  李姓公子松了一口气,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总算是落地了,只要人没事,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至于被天雷击中,虽然离奇,但床上的少年不是第一人。

  “什么时候能醒?”

  许大夫略微一思忖,平静的回道:

  “陆二公子呼吸平稳,从脉象上来看并无大碍,醒过来是迟早的问题,至多要不了三天,短则明日必定能醒。”

  许大夫语气坚定,对自己的医术颇有信心。然后看着李姓公子,补充道:

  “好生照料,等陆二公子醒来后,老夫再过来看看。”

  说完许大夫站了起来,他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剩下的他帮不上什么忙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留在房间里。

  李姓公子也站了起来,望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少年,和老者一前一后离开了房间。两人离开后,一个年仅十三四的小侍女走了进来。

  她恭谨的拿出一块锦帕,然后温柔的为少年擦去了额头上的细密汗珠。

  少年一直在流汗,仿佛是在做着一个漫长而又可怕的噩梦。

  夜幕降临之后,少年睁开了朦胧睡眼,猛地坐了起来。

  可是,由于动作太大,却牵动了身上的烧伤,从身体上传来的剧烈阵痛,让少年情不自禁的咧开了嘴。

  “我这是在哪?”

  疼痛略微缓解后,少年才注意到周围的一切,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对陆长风来说可以称的上古老而陈旧。

  因为,房间里的布局只有在一些历史的遗迹和电影里才能看的到。

  烛台上的烛火点亮了整个房间,烛火摇曳间,整个房间里的光也跟着忽明忽暗。

  宽敞的房间不算豪华,各个生活所用的物件错落有致,看了一遍又一遍,陆长风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我到底在哪?”

  陆长风的心头再一次冒出这样的疑问,他不该属于这里,这里没有他所熟悉的一切。

  陆长风记得很清楚,他死了。

  死的极为不甘心。

  本来他就是一个一心寻死的人,可被天外的一粒指甲盖那么大的陨石砸死不是他想要的死法。

  他是一个正常人,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可是一个好好的人,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万念俱灰,又怎么会寻死?

  活着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三十岁,三十年碌碌无为,心地善良是唯一的优点。

  正是由于这个优点,他虽然碌碌无为,可还是在28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姑娘,两人成婚后,他的孩子也来到了世间。

  一家三口,原本该是其乐融融。

  现实却是无情而又残酷,没有钱是一家三口面临的最大问题,陆长风不是孤儿,他有父母,可父母没有办法一直为他提供生活所需的经济。

  为了孩子,为了家庭,陆长风在借了不少钱之后打算做一门小生意,十万块的本钱对他来说,算的上一笔巨款。

  他低估人心的险恶程度,生意没做成,本钱一分不剩的被骗光,从那以后,原本不富的家庭背上了债务,雪上加霜。

  出于对孩子未来的考虑,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陆长风。

  人财两空,陆长风万念俱灰。

  选择寻死也许是当时最容易做出的决定,他爬上了所在城市里最高的山,在山巅之上指天骂地。

  恨天不公,怨世道不平。

  仿佛是他对上天的不敬触怒了上天,于是一粒指甲盖大小的陨石不偏不倚的砸中了他。

  最后的记忆是他从山巅上跌落了下去。

  他的死可能尸体都不会被发现,对那个世界而言,最多也就是一个失踪人口。

  回想起生前的种种,记忆之门好似被重新打开,那些属于他的不属于他的记忆片段全都涌向了他的脑海。

  陆长风抱着头颅痛苦的挣扎了起来,好在不属于他的记忆片段很少,不然,他很有可能在醒过来不久就成为一个真正的白痴。

  在他接收不属于他的记忆里,也对这个世界有了大概的了解,少年所在大明的南京城,今年十五岁,兵祸导致他在的村子被屠杀殆尽。

  而后,一个孩子顽强的活了下来,四处乞讨为生。

  七年前,这个顽强的孩子用乞讨来的馒头救了跌落山崖下的一位少年将军,然后拉着少年走了十里的山路。

  找到大夫后,在大夫诊治后少年活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一个不大的孩子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崎岖的山路难行。

  有了这样一份恩情,从此,两人以兄弟相称。

  最近的记忆片段是三天前,十五岁的少年雷雨天意外的被天雷击中,当场死亡,而陆长风的灵魂占据了少年的肉身,再世为人。

  少年也叫陆长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