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侦探请入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闹剧

侦探请入梦 山兮道长 2207 2019.10.31 20:00

  章滟湫是绝对不可能用那件死过人的化妆间的,所以那现在一定是空的。

  舟歌刚走到化妆间门口,没想到对面的化妆间大门突然打开了。

  唐婉君素着一张脸,身上穿着皱皱巴巴的袍子,她看到舟歌似乎很开心,回头跟别人说了句什么就带上门走了出来:“阿森,你怎么在这里?”

  舟歌想了想:“我来看看你这有没有要帮忙的。”

  唐婉君看了他一眼,拉着他走到走廊尽头的窗边,窗外的楼下是来来往往的人和车,楼上却安安静静的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唐婉君把窗户打开了一点让风吹进来,她闭着眼呼吸了一下:“你今晚一定要好好看我跳舞,这是最后一场了,今天过后我就要去别的城市了。”

  舟歌点点头,他看着面前的唐婉君,午后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眼睛像玻璃珠一样泛着光泽,他还没看过素颜的唐婉君,现在看到了才有一种,这个女孩年纪应该很小的感觉。

  舟歌觉得自己不太擅长应付这种感情问题,他能感觉到唐婉君对他的意思,希望他现在能开口挽留她,但是舟歌明确的知道自己不喜欢唐婉君,他是不会对一段代码产生感情的,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阿木博士又如同一个老父亲一般叹息:“你伤了一个女孩的心。”

  舟歌反问他:“唐婉君喜欢上我,也是你们早就设定好的吗?”

  阿木博士:“当然不是,为了绝对真实的游戏体验,我们只在一开始写好了每个人物的设定和背景,故事如何发展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所以哪怕是同一个剧本,他也可能发展出不同的结局。”

  舟歌点点头,周围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舟歌把心思先放在了服务客人身上。

  天色完全黑透的时候舟歌才算见识到真正的丽花皇宫,外面门头上的灯泡被全部打开,配合着音乐闪烁着,门口迎宾小姐的红色旗袍直接开叉到大腿根,红毯从大门口一直铺到里面,里面的音乐风格也从悠扬换成了欢快,舞台的灯光被全部打开照亮整个空间,有一种纸醉金迷的味道。

  来光顾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都是些穿着高级西装的富家少爷,还有穿着洋装或旗袍的名媛小姐。

  张仲一个一个的周旋过来,那份儒雅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

  舟歌从这个桌子忙到那个桌子,但注意力一直在大门口,他有预感李贺年今天应该也会来。

  当然,他的预感一向都挺准的。

  李贺年确实来了,还带来了李沁缘,李沁缘是精心打扮过的,从头发丝到脚尖都很符合她的人设,留洋回来的大小姐。

  李贺年和阿森的记忆不太一样,之前明明是很健谈优雅的公子哥,现在却绷着脸,上面写满了“生人勿进”四个大字,看来是被李沁缘硬拉来的。

  李贺年和案发当天一样坐在二楼的贵宾席,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舞台却没有人打扰。

  李沁缘看着下方翩翩起舞的人:“哥,你是不是知道是谁杀了苏珊?”

  李贺年本来在发呆,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不知道。”

  李沁缘:“那你为什么停止调查?”

  李贺年沉默了一会儿:“知道凶手是谁又能怎么样呢?沁缘,你也别查了。”

  舟歌站在厚厚的帷幔后面听着,等了一会儿没人说话,才端着酒上去。

  李沁缘看了他一眼,但是假装不认识,舟歌自然也不会多话,回到帷幔后面顶替了在那里站着等待贵宾席客人叫服务的同事,两眼看着楼下的舞台,注意力都放在李贺年身上。

  舞台上唐婉君上台了,在一群伴舞中间,旁边站着金茉莉。

  唐婉君四下扫了一圈,然后在二楼看见了舟歌,立马举起胳膊冲他挥了挥,舟歌看到了,也冲她挥了挥。

  舟歌第一次看到这种歌舞厅的舞蹈,那些女孩穿着带羽毛的大摆群,掀动裙子的时候露出两条又长又直的大腿,底下传来吹口哨的声音。

  金茉莉站在队伍最后面,跳的不太走心,唐婉君就不一样的,她站在前面,笑得比任何时候都好看,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舟歌的方向,没有分给那些朝她吹口哨的人一眼。

  意外总会在你最开心的时候到来。

  大门口走进来了那几个体态偏胖的女人,她们穿着劣质的旗袍,进来便推开了挡在面前的所有人,站在了舞台正前面。

  唐婉君也看到了,她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定在了原地,脸上血色全失,她在后退的时候踩到了裙子,跌在了地上,但是就像不疼一样,她手脚并用的往队伍最后面爬去。

  那几个胖女人也看到了她,为首的那个指着唐婉君大骂了一句,后面的几个就冲上了舞台,他们肥胖的身体在爬上去的时候无比的滑稽,但是没有人笑得出来,他们都被吓到了。

  那几个胖女人冲过去扯住唐婉君的头发把她拖到了舞台底下,对着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着绝对不会重复的脏话。

  那个为首的女人揪住唐婉君的头发迫使她把头仰起来,对着她的脸就是几巴掌,她大声的说着:“女表子,你不是会勾引人吗,老娘撕烂你这张脸,我看你拿什么再去勾引人!”

  唐婉君的头发被扯散,有几缕掉在地上被人踩踏着,她被打的大叫,但是一滴眼泪也没流。

  那几个女人似乎还嫌不够解气,扑上去妄图把唐婉君的衣服扒光。

  周围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他们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小声的议论着她们是什么关系,他们猜测唐婉君是个女支女,是个插足的第三者,她活该被打,甚至有人觉得她们打得还不够狠,这种女人死不足惜。

  也有好色之徒在煽风点火,他们嘴上唾弃着唐婉君,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过,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唐婉君被扒光的样子。

  几个记者掏出相机对着他们就是一顿拍,她们互相和自己的同伴说:“这下好了,是个大新闻。”

  舟歌和涛生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涛生大声的呵斥那几个女人,舟歌从旁边扯了一张桌布把唐婉君裹了起来,直接抱起来离开了那里。

  张仲慌慌忙忙的从后面跑过来,对着那几个胖女人点头哈腰,说一定会给个解释,好说歹说才把人劝走,他又发话今晚他请大家喝酒。

  围观的群众笑着向张仲道谢,他们又和自己的同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欢声笑语,似乎刚才的闹剧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