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侦探请入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涛生对苏珊

侦探请入梦 山兮道长 2035 2019.11.07 20:04

  舟歌回到宿舍,涛生正和别人在二楼打牌,脸上红光满面,看起来是赢了不少。

  他走过去坐到涛生后面的椅子上,看着涛生打了一会儿。

  涛生直到一把结束才发现后面有人,被吓了一大跳,语气埋怨的道:“阿森,你也太吓人了吧!”

  舟歌冲他笑笑:“我就看看。”

  涛生奇怪的看他一眼:“你不是从来不跟我们一起打牌的吗?”

  舟歌看了眼其他那些眼睛看着手里的东西,但耳朵都支棱起来的人,觉得这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

  他把涛生手里的牌往桌上一丢:“别打了,我饿死了,我请你吃饭。”

  “你们先玩儿着。”涛生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把桌上自己面前的钱拿上,追上了已经走了的舟歌。

  他从后面撞了一下舟歌的胳膊,朝他掂了掂手里的钱,几个钢镚儿碰撞出清脆的响声:“哥哥赢钱了,我请你吃。”

  舟歌看他一眼,在阿森的记忆里,涛生好像就是这么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有钱就请朋友吃饭,没钱就厚着脸皮蹭别人的,对阿森也是从来没吝啬过。

  涛生被他看得发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他想了想,抬手拍了拍舟歌的肩膀,一脸“我懂”的表情:“我知道,我也经常被我自己帅气的面庞迷晕,我都理解。”

  舟歌:“。。。”

  两人在经常去的大排档点了吃的,天南地北的瞎侃了一会儿,舟歌见差不多了,就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

  舟歌打算从苏茉莉身上切入:“好久都没见着金茉莉了,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涛生摇摇头:“我哪能知道,不过听说张老板也在找她呢,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舟歌:“你说是不是找她那些有钱的朋友去了?我之前听唐婉君说,她认识不少有钱的大小姐。”

  涛生夹菜的筷子顿了一下,低着头吃菜:“不太清楚。”

  舟歌继续追问:“我都没什么印象,你见过她那些朋友吗?”

  涛生一下子把筷子拍在桌上,发出“砰”的一声,面带怒气的看着舟歌:“你今天怎么突然对金茉莉那么上心?”

  舟歌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我就问问,”他猛地盯住涛生的眼睛,“你这么生气干嘛?”

  “啊...”涛生没想到会被反问,回答的结结巴巴,“我,我没生气吧。”

  “你有。”

  舟歌没打算放过他,调查进度停滞不前让他有些焦虑,现在一定要从涛生嘴里问出些什么:“唐婉君说她那个朋友叫苏珊,你是不是认识?”

  涛生没有回答,把饭钱扔在桌上,站起来就走了。

  舟歌立马追了上去:“你知道苏珊是谁对不对?那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涛生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瞪着舟歌,低吼着冲舟歌道,“我知道她是李贺年的未婚妻,但是我已近很久没有见过她了!是李贺年让你来警告我的吗?阿森,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是,我是找金茉莉问过她的近况,但是她什么都没跟我说!你去告诉李贺年,我涛生答应了不会见苏珊就不会再去找她了!”

  舟歌被吼的愣在原地,涛生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瞪了舟歌一眼后转身就走。

  所以说涛生纠缠苏珊是因为喜欢她?

  涛生接近苏茉莉也是为了苏珊?

  舟歌在风中凌乱了一会儿,怎么第一个案子透着一股狗血的味道?

  舟歌在脑子里询问道:“你们写案子的人,是不是狗血言情剧看多了?”

  阿木博士似乎永远在线,立马就给出回应:“为了丰富玩家的游戏体验,少量爱情情节是有必要的。”

  舟歌有些无语,但还是勉强接受了。

  他小跑着追上涛生,一把拉住他:“不是李贺年让我来的,我也不知道你喜欢苏珊。”

  涛生的怒火一下子熄灭,满脑子的问号:“那你几个意思?”

  “我刚是想问你,”舟歌舔了舔嘴唇,突然觉得有些开不了口,“我想问你知不知道,苏珊自杀了。”

  涛生蒙了,满脸的不敢相信:“自,自杀?”

  舟歌点点头,仔细的观察着涛生的反应跟表情。

  涛生突然笑了起来:“阿森,这种事情就别拿来开玩笑了吧。”

  “是真的,”舟歌两手扶住涛生的肩膀:“我那天去报社,李贺年的妹妹告诉我的,苏珊死了。”

  涛生笑不出来了,他从舟歌的眼神里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他的眼里在一瞬间充满了愤怒,抬手就给了舟歌一拳:“我把你当朋友!你拿这个这个骗我!?”

  涛生站在原地,两只手直发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嘴里小声的念叨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跑。

  涛生是当保安的,人又长得高大,他的力气可想而知。那一拳把舟歌直接打倒在地,舟歌捂着脸躺在地上两眼发黑。

  他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了嘴里的血沫,半边脸疼得他直吸气,也不知道50%的痛感怎么也会这么疼。

  晚上舟歌就顶着这么一张被打肿的脸去上班了。

  李沁缘本来是想找舟歌算账的,结果看到他的脸就没忍住笑了出来:“你这脸咋了?干什么好事了,被打成这样?”

  舟歌看着她一脸的幸灾乐祸就生气,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试探过涛生了,她不知道苏珊死了。”

  李沁缘止住了笑,她看了舟歌两秒:“你不会直接告诉他苏珊死了吧?”

  舟歌没说话,算是默认,下一秒又觉得不对:“你不会早就知道涛生喜欢苏珊吧?”

  李沁缘撩了一下头发:“我跟你说了的,涛生在“纠缠”苏珊,一个男人纠缠一个女人,除了是喜欢她还能是什么?总不会是想认她做干妈吧。”

  舟歌万分的无语,自己这是吃了没和女人“纠缠”过的亏。

  李沁缘清了清嗓子:“不过还是谢谢你,至少我们现在排除了涛生。”

  舟歌冲她勾起没被打肿的那半边嘴角:“希望下次你也能用同样的方法帮我排除一个嫌疑人。”

  李沁缘:“...告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