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侦探请入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拜访苏府

侦探请入梦 山兮道长 2552 2019.11.09 20:00

  李沁缘拿着包准备走,舟歌叫住她:“明天上午九点我们月亮湾见,我有点事想要确认一下。”

  李沁缘看着他:“确认什么?”

  “我在余蔓莉的口袋里发现了点东西,”他也是刚刚听到李沁缘怀疑余蔓莉,才想到这条线索,也不知道有没有关联,“但是我不能确认,我们明天去过了,我再跟你细说。”

  李沁缘听他这么说也没再追问了:“好,明天九点月亮湾见。”

  第二天两人在约定的时间准时出现在了月亮湾。

  月亮湾在江城东面,那里有一个停靠货船的码头,九点的时候已近有货船进港了。

  天气已经有点冷了,舟歌和李沁缘身上已经穿了厚外套,但是码头上卸货的工人都穿着单薄的短衫,衣服被结实的肌肉撑得鼓鼓囊囊,他们正一趟一趟的把船上的货物卸下来。

  太阳照在他们身上,能隐约的看到烟雾,是汗水正在被蒸发。

  舟歌看着他们突然就想到了唐婉君,他记得唐婉君说过,她在来丽花皇宫之前就在码头上卸货,也不知道她那么小一个女孩子是怎么搬运这些成年男子搬起来都吃力的货物的。

  李沁缘看舟歌在发呆,就用胳膊碰了他一下:“想什么?”

  舟歌回过神来:“没什么。”

  他看了看周围,码头周围都被石砖堆砌着,并没有看到什么沙子,难道那条线索与这件事无关?

  “这附近有哪里是有沙子,沙滩之类的?”舟歌看向李沁缘。

  李沁缘被问得一愣,她还真不知道。

  正好旁边有几个小男孩拎着竹筐背篓跑过,嘴里热热闹闹的讨论着待会儿要多捉些什么的。

  两人对视一眼,在后面默默的跟上了。

  大约十来分钟后,他们跟着小男孩来到了月亮湾的侧面,那边是一片沙滩,有着不少礁石,有一处礁石垒砌的地方,地势还很高。

  舟歌从坡上爬上去,还回头伸手拉了李沁缘一把。

  李沁缘上来后跑了两步,跑到边缘时脚下一滑差点就掉了下去。

  “小心!”

  舟歌连忙拉住她,她也被吓了一跳。

  舟歌慢慢走到边缘处向下看去,底下便是汹涌澎湃的大海,那海浪拍过来又立马退去,似乎只要掉下去就会被海水卷走,再也爬不上来。

  舟歌蹲了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余蔓莉的手套,里面还沾着不少沙砾,他伸手从礁石上沾了一点,把两个放在一处比对了一下。

  李沁缘从后面凑了上来,也低头看着:“这个沙子有什么好看的?”

  舟歌把手套伸到她面前:“这一副是余蔓莉的手套,你看看上面有什么。”

  李沁缘接过来看了看:“沙子?这能说明什么?”

  “首先余蔓莉很爱干净,她不会把一双脏手套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忘记拿出来洗掉,其次,你不觉得这上面的沙子,和这里的沙子一模一样吗?”

  李沁缘撇了撇嘴,上下翻看着手套:“没洗说不定是忘记了,这沙子不都...”

  舟歌看着手里的沙子听着李沁缘的反驳,没想到她却突然不说了,他疑惑的回头,却看到李沁缘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怎么了?”

  李沁缘把视线从手套上移开,她看了一眼舟歌:“你看这里,是血吗?”

  舟歌立马接过来,她说的位置是在手套的内侧,香槟色的手套上沾着一点近乎黑色的红色血迹,那天晚上天太黑,他竟然没有发现这里有血迹。

  李沁缘看他这反应也知道了结果,眉头皱的更紧:“所以她把手套藏起来的原因是上面有血?”

  舟歌不敢确定:“我不知道,不过,”他看向远处,从这个位置能隐约的看到远处的码头,“你说苏珊,会不会是从这里掉下去的?”

  李沁缘沉默了,她看向下面的海浪,人从这里掉下去被淹死,隔天被海水冲到不远处的码头完全有可能。

  “所以你现在也觉得,是余蔓莉杀了苏珊。”

  舟歌并不想承认:“她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李沁缘摇摇头,说到底她也只是因为直觉才怀疑余蔓莉的,她站起来往回走去:“杀人动机总得找了才知道吧。”

  舟歌把手套塞回口袋里追了上去:“你想怎么找?”

  李沁缘道:“余蔓莉那里我们都找过了,应该没有,那就去找找苏珊那里找找。”

  “你要去苏府?”舟歌拉住她,“你怎么去?苏府和丽花皇宫不一样,我听说了,苏老爷雇了好几个打手晚上巡逻的,咱们进去也会被发现,到时候你怎么解释?”

  李沁缘奇怪的看他一眼:“谁说我要晚上去?”

  舟歌:“?”

  李沁缘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然后撇撇嘴拉着他就跑。

  一个小时后,舟歌穿着不太合身的西装和李沁缘一起站在了苏府的大门口。

  刚刚从海边回来,李沁缘就提出要让舟歌假扮他们在外国留洋的同学这一提议,然后就带着舟歌从后门溜进了将军府,还从李贺年的衣柜里给他偷了一身衣服,再梳个油头,倒也是人模狗样的。

  李沁缘也把自己打扮了一下,身上的蕾丝长裙册层层叠叠,两人站在一起确实像那么回事。

  舟歌站在大门口,身边的李沁缘已经把手挽了上来。

  她带着舟歌往里走,嘴上小声的说:“演的像一点,要是被识破了可不止是你被打一顿,我们可就再也没办法来查苏珊了。”

  舟歌点点头,不就是演戏嘛,还能难倒他?

  他挺胸抬头义无反顾的就进去了。

  苏老板听说是苏珊的同学前来拜访,立马就站在大厅门口等着了,看到两人的时候先是和李沁缘亲切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就舟歌点点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起来。

  舟歌也在同时打量苏老板。

  苏老板已近年过半百,头上有一半都是白头发,穿着材质很好的长衫,个头不高,挺着一个啤酒肚,手上戴了两个金戒指,脖子上挂着观音玉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富商的气质,那双眼睛里也透露出精明。

  舟歌笑笑,冲苏老板弯了弯腰,正准备说话旁边的李沁缘已经开了口:“叔叔,这位是我和苏珊在国外认识的同学,前段时间刚刚回国,听说了苏珊的事情,特地想来拜访一下。”

  苏老板听他提起自己的女儿,也止住了大量的目光,伸出一只手指了一下:“进来坐吧。”

  苏府整个宅子都是古色古香的,大厅里也是上座在最里面,左右两排的红木椅子。

  舟歌和李沁缘坐在下面,两人对视了一眼,李沁缘往苏老板那瞟了一眼。

  舟歌立马会意,看向苏老板道:“叔叔,您叫我阿森就行了,我实在是没想到苏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苏老板叹了口气:“谁又能想到呢,我们苏家竟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叔叔,您请节哀,”舟歌做出难过的表情,“我一直觉得她是个乐观向上的女孩子,怎么就...唉~”

  李沁缘立马出来接话:“阿森,你就别再引叔叔难过了,叔叔,我们能去苏珊的房间看看吗?我想带阿森去她从小生活的地方看看,缅怀一下,这是国外的风俗。”

  “这...”苏老板听了有点犹豫。

  正巧许管家小跑了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听完一脸的着急,想走又看了看还坐在这里的那两人,也没多想,就跟许管家说:“老许,你带他们去珊儿的房间看看吧。”

  说完就朝两人点点头,站起来走了。

  许管家朝两人伸手:“两位请跟我来吧,小姐的房间在这边。”

  舟歌和李沁缘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