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侦探请入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镯子找到了

侦探请入梦 山兮道长 2010 2019.11.02 20:00

  丽花皇宫的生意还是照常做着,终于在一天晚上舟歌找到机会摸进了余蔓莉死亡的化妆间。

  那个化妆间似乎也就比别的大一些,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根据档案里的照片来看,这里还保持着余蔓莉死时的原样。

  舟歌翻遍了化妆间的每一个角落,还是一无所获,他站在化妆间的中间,头顶就是余蔓莉上吊的麻绳,旁边是一个倒在地上的椅子,这一切看起来似乎真的是余蔓莉自己爬上椅子死掉的一样。

  舟歌把椅子扶好,自己爬了上去,那根绳子刚刚好能套住他的脖子。

  不对。

  舟歌从椅子上下来坐在了上面,抬头看着那根绳子。

  一定不对,余蔓莉比阿森要矮不少,她根本不可能踩在这张椅子上把自己的脖子套上,就算可以,她也根本不用踢倒椅子。

  余蔓莉只需要跳起来把头套上,根本不用碰到这张椅子就能把自己吊死。

  所以这根绳子是凶手按照自己的身高来做的。

  舟歌无意识的向后仰去,结果那椅子的腿有些松动,他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重心,连人带椅子一起翻到在了地上。

  舟歌用最快的速度反身用胳膊撑了一下,才慢慢的把自己和椅子放倒在地上,他躺在地上揉了揉胳膊。

  所以这个椅子倒下来,会不会不是凶手故意的,而是他也摔下来了?

  可摔下来为什么没人听见呢?还是说有人发现了却没告诉警察?

  舟歌皱着眉想了一会儿,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视线落在了旁边的沙发下面。

  舟歌看到那沙发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他爬过去,脸贴在了地上看进去。

  是个镯子!

  舟歌伸出胳膊摸进去,触感微凉,摸到了!

  舟歌把它拿出来,那个镯子上面沾了不少灰尘和蜘蛛网,看来平常打扫的人只打扫表面。

  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舟歌摇摇头,把上面的灰尘擦擦干净。

  那玉镯翠绿色,上面有着精致的雕花,舟歌从怀里掏出从祥庆珠宝店老板那哪来的照片比对了一下,就是这个。

  一模一样,这就是余蔓莉消失的镯子!

  原来是掉在了这里,舟歌一直以为这个镯子是被凶手拿走了。

  阿木博士吹了个口哨:“恭喜侦探找到了关键性线索。”

  舟歌皱眉:“你一直知道这个镯子在这里?”

  阿木博士:“是的,不过你可不能怪我没有告诉你,在下早就跟你说过,关于案情的一切都得你自己去查。”

  舟歌松开皱着的眉头:“行吧,我知道你们有规定,我不难为你。”

  阿木博士语气轻快:“感谢您的理解。”

  门外传来轻微的响动声,舟歌一下子就听见了,似乎是有人站在门口。

  舟歌立马爬起来冲过去拉开了房门。

  对门的化妆间正好打开,金茉莉站在那里,看到舟歌的时候似乎吓了一跳。

  金茉莉出来带上了门,脸上都是疑惑,她看了看舟歌背后的化妆间:“阿森?你怎么在这里?”

  舟歌把拿着镯子的手往后藏了一点,他也带上门出来:“我听到有声音,以为是老鼠。”

  金茉莉点点头,没再问什么,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舟歌握了握手上的镯子,他摆出开心的表情叫住金茉莉:“茉莉,你猜我刚刚找老鼠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金茉莉疑惑地问他:“发现什么了?”

  舟歌抬手把镯子亮出来:“你看,我找到一个镯子,一看就不是个便宜货。”

  金茉莉在看到镯子的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跑过来一把抢了过去,然后才后知后觉的问舟歌:“那个,我能看看吗?”

  舟歌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金茉莉把镯子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眉头皱起又松开:“你在哪里找到的?”

  舟歌实话实说:“在沙发下面,要不是找老鼠我还真不能发现这个,你说我是不是该谢谢老鼠?”

  金茉莉看着舟歌伸过来的手,把镯子还了回去:“这个镯子挺漂亮的。”

  舟歌点点头:“是挺漂亮的,不过我也带不了,我打算明天找个店把它给卖了,应该能卖不少钱。”

  金茉莉猛地抬头盯着舟歌,语气十分急切:“你要把它卖了?”

  舟歌:“对啊,你喜欢?”

  金茉莉摇摇头:“没...你打算去哪里卖?”

  舟歌观察着金茉莉的表情:“不知道,明天出去看看吧。”

  舟歌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就跟金茉莉打了声招呼回到了大厅。

  看来之前想的没错,这个镯子就是金茉莉被余蔓莉拿走的那只。

  那金茉莉知不知道这只镯子是假的呢?

  舟歌走出走廊结果在这里碰见了涛生,涛生似乎正看着上面地方发呆,垂下来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舟歌很疑惑涛生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他走过去在涛生肩膀上拍了一下:“你不在门口守着,来着干嘛?”

  涛生被吓了一跳,看见是舟歌才松了口气的样子,他愣了一下才回答舟歌的问题:“没干嘛,今天人挺多的,我怕里面再出乱子。”

  舟歌看见他在回答的时候下意识往左瞥了瞥,涛生在撒谎。

  舟歌看着他,没有说话。

  涛生被看的不自在:“真的,那天我要是在这里守着,唐婉君也不至于...”

  涛生没有说下去,舟歌明白涛生对唐婉君这件事的愧疚,涛生之前就对舟歌说过,他没有做好一个保安的职责,他当时去上厕所了,回来的时候唐婉君已经被毒打了。

  涛生一直在说,如果他当时没有去上厕所,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冲过去保护唐婉君的,说不定都不会让那几个不怀好意的女人进来。

  舟歌放弃了在这个时候拆穿他,他看着涛生背影落寞的走去了大厅的另一边。

  舟歌站在涛生刚刚站的位置,往他刚刚发呆的地方看去。

  看见了坐在二楼贵宾席的李沁缘和李贺年。

  舟歌不是很明白,涛生和他们能有什么关系?难道他喜欢李沁缘?可刚刚那个似乎并不是看喜欢的人的眼神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