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侦探请入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值得吗?

侦探请入梦 山兮道长 2050 2019.11.12 20:00

  舟歌回到宿舍,刚打开房间的门就闻到了很浓烈的酒气。

  中午的阳光从那扇圆形的小窗户里洒进来照在地上的空酒瓶上,涛生靠着床坐在地上,周围摆着好几个东倒西歪的酒瓶,手上正拿着一瓶往嘴里灌。

  他的脸喝酒喝的通红,脚随意的一踢,一个瓶子就滚到了舟歌脚边。

  舟歌反手关上门,挡住楼下看好戏的目光,从地上捡起了那个瓶子,放到涛生旁边,和他一起并排坐到了地上。

  涛生也不知是醉的还是清醒着的,他看也没看舟歌一眼,两眼盯着那扇又圆又小的窗户:“苏珊真的死了。”

  舟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嗯”了一声。

  涛生很突兀的笑了两声:“她要是不死我还不知道我这么喜欢她,阿森,你有喜欢过别人吗?”

  喜欢的人?

  舟歌把自己这二十几年来见过的人都过了一遍,没有。

  从父亲莫名其妙的死亡之后,舟歌存在的意义似乎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他努力的学习,希望自己变得聪明一点,似乎这样他就可以离真相近一点。

  但是到头来,他调查的越多,越发现自己根本和自己老爹不熟。

  这就很要命了,天知道他当时发现自己老爹每天早出晚归说是去上班的那间公司根本不存在的时候,他有多懵逼。

  这种感觉应该不亚于小朋友被突然告知,世界上根本没有圣诞老人。

  这么突兀的想起父亲,舟歌就下意识的想摸摸他的项链,但是摸过去摸空了他才想起来,这是在梦里,是不会有那条项链的。

  门外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去上工了,舟歌从地上站起来,看着烂醉如泥已近睡着的涛生。

  他从小也没什么朋友,对安慰人的活儿真的不太拿手。

  舟歌叹了口气,从地上把涛生扶起来放到了他的床上,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了。

  床上的涛生在听到关门声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里的清醒根本不像一个喝醉的人。

  他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舟歌走向丽花皇宫。

  舟歌站在大门口,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来了,他猛地回过头去,刺眼的阳光迫使他眯起双眼,但是宿舍楼的几个窗户里都空无一人。

  这种敌暗我明的感觉的糟爆了!

  -------------------------------------

  舟歌站在大厅角落里盯着二楼的贵宾席,李贺年正坐在他的老位置上喝着酒,就这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不少女人前去搭讪了。

  哪怕苏家再怎么想掩盖,这世界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似乎是在一夜之间,上流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苏珊自杀的消息,想做将军府大少奶奶的人前仆后继的向李贺年涌去。

  李贺年是个很有教养的人,他回应着每一个前来的女孩儿,但是几句话之后那些女孩儿就满怀着不甘优雅的退场了。

  李沁缘对此表示无比佩服,她就完全不会处理这些事情,好在因为李贺年在,那些想做李将军乘龙快婿的人并不敢造次。

  舟歌看着他们,心里在过着目前掌握的所有线索,现在几乎可以肯定是余蔓莉杀了苏珊,他们缺少的只是动机罢了,这两个案子一定有什么关联。

  会不会是凶手也觉得是余蔓莉杀了苏珊,所以替苏珊报仇?

  那是不是说明,凶手知道余蔓莉的动机,确定是她杀了苏珊才动的手?

  按照这个思路,舟歌把自己目前接触过的人都想了一遍。

  涛生之前并不知道苏珊已经死了,唐婉君跟苏珊不熟,不会为了她杀了余蔓莉,张仲以为余蔓莉是他女儿。

  现在最有可能就只剩下三个人,苏茉莉、李贺年和李沁缘。

  舟歌第一个就排除了李沁缘,如果是她杀了余蔓莉那她现在完全没必要做这场戏,实在是太多余了。

  苏茉莉在镯子这件事上说不定就动了杀心,再加上苏珊的死亡,她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而李贺年,现在需要弄清楚的是,他有没有怀疑余蔓莉杀害苏珊。

  他记得之前偷听她和李沁缘的对话,李贺年一开始是在追查苏珊的死因的,他为什么突然不查了?是找到凶手了吗?

  李贺年察觉到一直停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一开以为是自己的爱慕者就一直没管,没想到好一会儿了那道视线居然还在,他顺着视线看去,那个方向却并没有人看着自己。

  舟歌在他前一秒错开了目光,躲到了柱子后面,现在还是不能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李沁缘当然知道李贺年在找谁,立马引开了他的注意力:“我上午去了趟月亮湾。”

  李贺年皱着眉看她一眼:“我告诉过你,不要再查这件事了。”

  “为什么?”李沁缘隐藏住自己的怀疑,“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你知道苏珊是怎么死的。”

  李贺年的眼里闪过一丝不一样的情绪,快到李沁缘还没来几分辨那是什么就消失了。

  她看到李贺年冲自己笑了笑,说:“沁缘,我不知道凶手是谁,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李沁缘试图在他的表情上找到破绽,但是李贺年就像带着一副完美的面具,把所有的情绪都隐藏了起来。

  她换了个套路:“我觉得是余蔓莉杀了她。”

  李贺年喝了一口手里的酒:“余蔓莉已经死了,是不是她杀的也不重要了。”

  李沁缘不甘心:“那重要的是什么?哥,余蔓莉死了你也不难过吗?”

  李贺年的面具上出现了一丝裂痕,他褪去了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沁缘:“不要再查下去了,谁杀了苏珊不重要,谁杀了于曼丽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相信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李沁缘跟他对视了好一会儿,她看到了李贺年眼里闪烁着的情绪,那是一种浓烈的仇恨和大仇得报的爽快,那道眼神就像一把剑一样刺在了她的心脏上,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李沁缘过了好久才哑着嗓子开口:“好人为了惩罚坏人,也变成坏人,值得吗?”

  李贺年移开了视线:“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