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侦探请入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涛生在恐惧

侦探请入梦 山兮道长 2097 2019.10.30 20:00

  舟歌愣了一下,他有一种瞌睡有人递枕头的感觉。

  涛生见他发愣过去拍了他一下:“发什么愣啊,晚上哥哥带你宵夜去,我还约了金大美人。”

  舟歌不太明白:“你跟她吃饭为什么每次都要带上我?”

  涛生挠挠头:“我自己约她,人家也不一定来啊。”

  舟歌没怎么谈过恋爱,不是很懂这种感觉,但是本着金茉莉在,能调查一点是一点的想法,舟歌还是同意了。

  晚上的时候还是上次的四个人,随便找了个宵夜摊点了些东西吃,舟歌一边吃着一边用余光看着大家,其他人有话问到他他就搭上两句。

  金茉莉还跟上次见差不多,不过眼下泛着青色,应该是这几天都没休息好,舟歌给她夹了点菜:“没睡好吗?”

  金茉莉冲他笑笑,笑意不达眼底:“歌舞厅里死了人,大家应该都休息的不太好吧。”

  舟歌注意到金茉莉把自己夹给她的那筷子菜悄悄拨到了一边,没再去碰过它。

  唐婉君也看到了,她看着金茉莉语气里有些阴阳怪气:“我就休息的挺好的,人家是自杀,你又没干过对不起她的事而,怕什么。”

  桌上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舟歌看了一圈,金茉莉的脸一下子挂了下来,涛生小声的跟唐婉君争论了几句。

  舟歌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他摆出想要缓和气氛,故意岔开话题的态度:“我今天去报社干私活来这,就帮人搬搬东西跑跑腿,你们猜我见到谁了?”

  涛生也不想金茉莉尴尬,见状立马附和:“谁啊?”

  舟歌:“李大少爷的妹妹。”

  唐婉君一脸的疑惑:“李将军还有个女儿?”

  舟歌点头:“对啊,在报社做记者,据说是刚留洋回来的。”

  唐婉君的声音近乎自言自语,语气里听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留洋啊,有个做将军的爹可真好,李贺年可以每天花天酒地,他女儿也能一回来就在报社做记者。咱们呢,服务员,保安,舞女,投个好胎可真有用...”

  舟歌又看了一圈,金茉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漂亮的手握着筷子拨弄着碗里的菜。

  涛生却表现得大不一样了,面色凝重有些发白,双眼盯着一处出神,从舟歌的位置能看到看到他桌子下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整个人状态都在呈现出两个字。

  恐惧。

  舟歌皱了眉,他在恐惧什么?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是因为听到了谁吗?

  李沁缘,李贺年还是李将军?

  舟歌把这件事记在笔记本上,他又开口了:“我听说李将军的女儿李沁缘最近在查一个案子。”

  这句话一出,另外三人全都抬起头看着舟歌,舟歌从他们三人的脸上扫过,唐婉君的眼里从始至终只有对八卦的渴望,涛生似乎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金茉莉却是微微皱着眉,无比认真的看着他。

  唐婉君:“什么案子?最近没发生什么谋杀案吧?”

  舟歌斟酌了一下:“听说是谁自杀了,好像姓苏,你们听说过这事儿吗?”

  金茉莉似乎松了口气,不过笑得很不自然:“没听说过。”

  唐婉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转脸看向金茉莉。涛生听完眼神又飘向了别处开始放空。

  舟歌说之前就大概能猜到金茉莉的反应,但涛生的反应确实是在他意料之外的,因为在舟歌原本看来,涛生是完全和这个案件没有一丝关系的,他一直以来都把涛生当做帮他找到第一个嫌疑人金茉莉的NPC罢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直到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涛生似乎才从那个恐惧的状态中缓过来。

  第二天舟歌是从楼下报童的吆喝声中醒来的,楼下的报童大声的喊着:“丽花皇宫重新开张,江城最火歌女章滟湫今晚压轴献唱。”

  舟歌由衷的感叹一了下张仲会做生意,放现实世界里也是炒热度的一把好手。

  丽花皇宫中午的时候才开门,舟歌出去看时发现,大门口挂的海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余蔓莉换成别人,是一个比她还要漂亮的女人,应该就是报童口中的章滟湫。

  章滟湫也是丽花皇宫的歌女,早在余蔓莉刚来的时候她便是最红的,可自从张仲的态度180度大转变,章滟湫的待遇就比不上余蔓莉了,可以说余蔓莉是张仲一手捧红的。

  章滟湫心里一直很不服气,就像是家里有两个小孩,你明明长的比另外一好,学习成绩比她好,甚至能帮父母挣到更多的钱,但父母就是偏心那个孩子。

  所以章滟湫就跳槽去了另一家歌舞厅,这次也不知道张仲花了多少钱才把人家又挖了回来。

  按照动机来说,章滟湫是有作案动机的,可案发当天人家在别的城市表演,所以没有作案时间。

  舟歌穿着红黑配色带闪片的制服,心里有点嫌弃。

  丽花皇宫的各个窗户上都挂着厚厚的暗红色窗帘,灯光昏暗,似乎所有的光源都来自于中央的舞台。

  现在大厅里还没什么人,就一两对客人坐在角落里,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舞台上也没人,只有灯光闪烁着,留声机里传来悠扬的爵士乐。

  舟歌看了一圈,不得不说,张仲的品味还是不错的,除了这身丑不拉几的服务员制服。

  涛生穿着一眼就能看出材质不好的黑色西服坐在角落里,现在没什么客人,他就躲在一旁划水。

  舟歌擦着桌子涛生就凑了上来:“好久没听滟湫姐唱歌了,今天总算能好好听听了。”

  舟歌手上动作不停:“平常余蔓莉不也在唱,翻来覆去都唱的那几首。”

  涛生一脸嫌弃:“拉倒吧,余蔓莉唱的也能叫好听?诶,阿森,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个成语啊?”

  舟歌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突然想了起来,丽花皇宫的员工基本上都是文盲,是没有上过学的,包括阿森在内。

  舟歌还在想怎么解释这件事,肩膀就被涛生拍了一下:“好啊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学习了?”

  舟歌疑惑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无比认真的说了下去:“对啊,我背着你学习了。”

  舟歌应付完涛生立马走开了,看看现在挺闲的,就摸去了化妆间,也就是案发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