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有宝贝送你!

捏仙 冷皓东 3418 2019.09.08 18:00

  李墨识海中……

  那怨毒声音响起时,他神魂忍不住一颤。

  他终于明白,那儒雅中年修士,到底是何人了。

  第四代祸门之后!

  徐家祖祠,是他建造的!

  李墨咬了咬牙,他神魂盘膝而坐,再次陷入徐照安的神魂之中。

  “诶,你知道吗?那个祸门之后,死了!”

  徐家,东厢之中,一个普通凝气修士,开口说道。

  “死的好,哼,我徐家那么多结丹族老,都因他而死,他就该死!不过,他怎么死的?”另一人迟疑的问道。

  “听说啊,死的时候全身都是伤痕,竟然没有一丝血液,而且,他脸色惨白,是活生生被吓死的。死了都没闭眼,十分恐怖!”率先开口的徐家修士,浑身颤抖,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场景一般。

  另一人说道:“你怕什么啊,再怎么样,有结丹族老们把关,那他肯定是真死了。可惜啊,族老们答应,徐家不能对他的后辈动手,否则……”

  “嘘声,这些事不是我们能讨论的。”

  “照安哥……”

  李墨双目猛然睁开!

  依旧是他的识海之中,他眉头紧皱。

  徐照安残魂夺舍,反而在自己识海中没有丝毫反抗能力,所有记忆都被自己吸收。

  这,是自己诡异神识的能力么?

  此外,第四代祸门之后,果然是死前有所动作。

  他留下返生秘术、建造徐家祖祠,目的到底是什么?

  此外,他与徐家结丹族老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让徐家没有对他的子嗣动手。

  李墨眉头紧皱。

  嘭!

  一团黝黑火焰,在他掌心静静地燃烧。

  徐家魂火!

  李墨目光稍显凝重,在吞噬了徐照安神魂之后,李墨收获巨大。

  徐照安的神魂,化为纯粹神魂之力,滋养李墨神魂,让他神魂变得更为强大。

  此外,徐照安神魂记忆,也让李墨获益匪浅,无论是徐家的过往,还是结丹的一些经验……李墨自信,自己再次闭关,定然能够突破结丹!

  而除了这些,最诡异的收获是徐照安的魂火,竟然也落到了李墨手里。

  这不像是来夺舍的,反倒像是送宝的!

  李墨眼中,露出一抹怪异之色。

  他袖袍一甩,将魂火收了起来,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祖祠之中。

  幽绿色蜡烛燃尽,李墨的双目缓缓张开,眼中,满是沧桑之意。

  “我,终于活过来了!”

  一旁,徐盛远和三叔公,眼中欣喜若狂。此术成功了,自己以后,岂不是也可以借此夺舍重生?

  李墨摸了摸鼻尖,正要开口说话时……

  “不对,你不是照安,你到底是谁?”鸡皮鹤发的三叔公,蓦然开口,眼中满是警惕。

  徐盛远见此,眼中也露出杀意。

  李墨心中咯噔一跳,面无表情道:“慎琰,你还是这般谨慎。”

  徐慎琰,正是这鸡皮鹤发老者的名字。

  老者闻言,心头稍松,笑道:“照安勿怪,返魂秘术毕竟有些凶险,之前你没有过这样的动作,实在是让我有些怀疑。不过,那小辈可不知道我名字。”

  “无妨!”李墨皱眉道,“许是这身体残魂还会无意识地影响我,看来这返魂秘术,也还需再观察一些时日。”

  徐慎琰点头道:“已经很好了。之前一些族老,尝试时都失败了。照安你既然成功了,那我们接下来,成功几率将会大幅增加。”

  怪不得,之前明明徐家还剩下几个结丹修士的,原来这样死了。

  李墨也笑着点了点头。

  一旁,徐盛远也呼出口气。

  他神色有些振奋,徐照安的成功,意味着这返生秘术,可行。

  他正要说些什么之际……

  骤然,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祖祠之外。祖祠外,来了许多徐家修士。

  “这是怎么回事?”徐盛远眉头皱起。

  “不如出去看看吧。”李墨也是目光一凝。这样,自己才有机会不是么?

  徐慎琰也点了点头。

  李墨伸手一招,落在一旁的上品灵器玄月,如游鱼一般,围绕着李墨游曳。

  连灵器都可以操控自如?

  徐盛远和徐慎琰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振奋。

  于是,一行三人向着祖祠外行去。

  徐盛远率先走了出去,在他身后,李墨面无表情。

  踏!踏!

  几人的脚步声,在空旷的祖祠内,传出去很远。

  李墨不敢大意。

  徐盛远刚走出祖祠的刹那,李墨的脚步一顿。

  “照安,怎么不走了?”落在最后面的徐慎琰,眼中满是疑惑。

  李墨道:“慎琰,刚刚夺舍这小辈时,我发觉他身上,竟然还有至宝。”

  “哦?是什么至宝?”徐慎琰目中光芒大放,他没有丝毫疑虑。

  “上古灵空国圣仙皇,空古流的佩剑!”

  “什么?嘶,那小辈好造化啊,佩剑在哪里?”徐慎琰激动地浑身颤抖。

  李墨笑道:“别急,我们几百年的交情,当然要给你看看了。”

  说着,李墨一拍储物袋,锈迹斑斑的古雀残剑,便出现在手中。

  徐慎琰见此,先是一愣,迟疑道:“这就是空古流的佩剑?”

  言语中,满是迟疑之色。

  李墨笑了笑,没有答话,他浑身灵力涌动。顿时,古雀残剑之上,血红色剑意,骤然勃发。

  在这剑意之下,徐慎琰吓了一跳:“果然不愧是空古流的佩剑啊,竟然如此之强。”

  李墨笑道:“这古雀残剑能将灵力转化为剑意,而且还能吸收阴邪气息,十分厉害。”

  “如此法宝,着实厉害啊。”徐慎琰满眼痴迷,“可是,这法宝不能分啊。”

  话语中,不乏失落之色。他也在好奇,李墨将这法宝拿出来是为了什么?

  想着,他疑惑地看了李墨一眼。

  李墨淡淡一笑,古雀藏剑腰间,顿时,一股奇异的气息,在整个祖祠内蔓延。

  感受着这股危险的刺痛,徐慎琰陡然生出不妙之感。

  他正想出去时,李墨说道:“我打算将古雀送给你!”

  轰!

  瞬间,徐慎琰心神失守。

  下一刻,在他眼神之中,一道血红剑光,从李墨腰间而出,无法形容这一剑。

  这一剑仿佛具备自己生命一般,从下往上,如同斩断天阙,斩断一切命运的挣扎一般。

  好生厉害的法宝!

  仅仅一个念头,徐慎琰瞬间失去了意识。

  “呼!”“呼!”

  李墨半蹲在地上,他摇了摇头。地上,徐慎琰身躯被斩成两半。从眉心而起,一道细红的血线,将他分成两半。血液散发着温热气息,汩汩流出。

  李墨这才反应过来。

  岐黄丹下的结丹境界、古雀斩罗一剑,他竟然一剑斩灭了一个结丹修士!

  说来话长,但李墨出手果决,不过数息时间。

  感受着体内虚无的灵力,李墨嘴角冷笑。

  徐盛远应该感觉到不对劲了吧。

  “三叔公!”猛然,一声大吼从李墨背后响起。

  李墨心念一动,徐慎琰的储物袋便落在自己手中。

  他周身都被赤红剑罩笼罩,脚步一动,便向着祖祠外走去。

  一阵刺眼的阳光,猛烈投射而来,李墨略微眯了眯双眼,有种即将面对结丹的兴奋感。

  他扫了一眼来到祖祠的徐青蝶等人和两边的血红小花,目光紧紧地盯着谨慎的徐盛远。

  徐盛远说道:“大族老,三叔公呢?为何他的气息消失了。”

  说着,徐盛远手袖之中,一枚紫色飞剑蓄势待发。

  李墨笑道:“家主,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徐盛远眼中杀机一闪而逝:“是你这小辈!”

  他的语气中,怨毒之浓,如同九幽恶鬼。

  李墨目光淡漠,他一步踏前,如同穿越时间与空间的阻碍。

  古雀残剑之上,咻咻声响中,古雀剑意如同赤红游鱼,便向着徐盛远激射而去。

  这还不止,李墨心念一动,赤焰天珠、还有玄月飞剑,也是纷纷激射向徐盛远。

  徐盛远脸色大变,他咬了咬牙:“以为法宝多就能赢么。”

  说着,徐盛远伸手一招,一旁的摄魂钟骤然向着他的手飘了过去。

  摄魂钟,震荡魂魄。

  只是,李墨目光闪动,却并没有刻意阻挡。

  见到李墨如此大意,徐盛远冷冷一笑,五百年来,此物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吹日晒,凝聚徐家修士魂意,早已化为徐家镇族之宝。

  李墨敢如此大意,简直是找死!

  “啊!”

  一声大喝,徐盛远心念一动,摄魂钟猛地发声。

  铛!铛!铛!

  阵阵钟鸣之声下,一股无形波动就在场中弥漫,李墨脸色淡然,只是赤焰天珠燃烧着血红火焰,已经让徐盛远的左手,有些干瘦。

  半空之中,紫色飞剑正与李墨的玄月飞剑缠斗。

  徐盛远未曾在意,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李墨。他已经能想到此人的悲惨结局。

  然而,摄魂钟下。

  一息,李墨毫无所觉,甚至徐盛远在惊诧之下,额头被赤焰天珠撞出了血。

  二息,李墨毫发无伤!

  徐盛远瞪大眼睛:“不可能,此钟除了我徐家之人,无人能够抵挡,你到底是谁?”

  徐盛远有些崩溃,他以为是徐照空夺舍失败,但见此情形,此人明明是徐家人啊,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李墨并没有解答的意愿。

  他面色冰冷,古雀剑意如丝,瞬息将徐盛远笼罩。

  只是,徐盛远毕竟结丹多年,他一拍储物袋,一块黝黑龟甲,生生地挡住了这剑意侵扰。

  甚至,紫色飞剑竟然对上品灵器玄月完成了压制!

  并非紫色飞剑强,而是徐盛远御剑之下,紫色飞剑每每交击之时,玄月飞剑就是一声呜鸣,仿佛飞剑灵性受损一般。

  数万年的徐家,哪怕只是苟延残喘,也有一些独特之法。

  李墨目光闪动,一拍储物袋,一柄他许久未曾用过的飞剑,骤然出现在手中。

  下品灵器阎魔剑!

  李墨眼中冷厉,灵器之中,往往蕴藏了独门法诀。

  阎魔剑一声呜鸣,瞬息,在一阵炙热的气息之中,一个浑身赤红,高有三丈的火焰巨人,出现在场中。

  徐盛远脸色一变,他双手掐诀,顿时,整个徐家祖祠颤栗。

  缕缕青烟直上,徐家祖祠的气息,骤然转到了徐盛远身上。

  这一刻,他身上气息邪异,双目赤红,眼眸周围,一圈繁杂花纹,让人望而生怖。

  徐盛远的声音带着诡异的重音,他诡笑一声:“你最不该的,是在徐家与我交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