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清风酥

捏仙 冷皓东 3467 2019.07.21 18:00

  比赛进行到这里……

  围观的弟子反而沉默了。

  褐色的血痂,混合着赤红的鲜血,一块一块的,灼伤了所有人的目光。

  太惨烈了!

  演武擂台上,满是划痕。

  有的划痕充满了凌厉锋锐的剑意。

  有的彻骨冰寒。

  更有一座演武场,已经满是孔洞,这是兽灵宗竺厚嗜血蚁的杰作。

  ……

  筑基期修士都难以打破的石台啊。

  阵法宗师加持过十多个阵法的石台啊!

  竟然留下了这么多的痕迹。

  如果说第一天,因为楚寒锋与徐飞的惨烈搏杀,让大家心有余悸,第一轮没有全力出手。

  那么第二天,所有天骄就是彻底的放飞自我了。

  招招致命!

  每一场,都是以命相搏。

  一场比试中,如果没有人倒下,简直是不正常了。

  在这样的比试中。

  唯独一场,画风出现了转变。

  “这位师兄,你说咱们何苦呢?”

  兽灵宗弟子中,一个微胖的弟子一上场,就拱了拱手,笑呵呵的说着。

  而他对面,锋月谷弟子本已经摆好了阵势,突然就楞了一下。

  锋月谷弟子迟疑了一下,说道:“什么意思?”

  兽灵宗微胖弟子笑道:“惭愧,惭愧,在下钱有道,如今凝气十层。在兽灵宗内,本就不算厉害,更不要说和锋月谷的师兄们相比了。”

  原来是求饶啊。

  锋月谷弟子了然,挺直身子,傲然道:“既然这样,那你认输吧。”

  钱有道搓了搓手,呵呵笑道:“不急,不急,我还有一笔买卖想和师兄谈一下。”

  “噢?你想谈什么?”

  锋月谷修士一脸好奇?

  这兽灵宗修士没有拿妖兽,区区凝气十层,他根本不惧。

  钱有道笑眯眯道:“请师兄就到这里结束吧!”

  “你说……什么?”

  锋月谷修士正好奇钱有道的话语,突然脑袋一阵眩晕。

  整个人“扑通”一声,倒地不起。

  鼻息间,还隐约有着呼噜的声音。

  也不知钱有道使了什么手段,锋月谷那修士竟然睡着了。

  任你再强,在我清风酥下,也要睡上一个时辰。

  钱有道嘿嘿一笑,心中满是得意。

  自从之前遇上那魔头,他似乎就转运了。

  被宝贝直接挪移到栖霞山另一边,恰好两方修士正在厮杀,而且十多个修士,竟然都同归于尽了。

  场中散落的储物袋中,各类丹药、法宝、灵石……琳琅满目。

  借着丹药,他修为突破到了凝气十层。

  再之后,偶然间打劫一个尖嘴猴腮修士。

  虽然那修士逃走了,但他竟然发现了兽灵宗弟子玉牌,更有清风酥这等奇异灵兽。

  天不绝我钱福贵啊!

  钱有道,不,应该叫他钱福贵。

  有了这些,原本打算逃离栖霞山的钱福贵,又留了下来。

  没想到,无意间参加的隐市,竟然得知了栖霞山三宗,最大的秘密。

  仙界小碎片!

  这活该是我钱福贵的机缘啊。

  这之后,短短三年,钱福贵借助清风酥和自己的钻研,在兽灵宗可谓是如鱼得水,混得风生水起。

  至于之前打自己的混蛋,钱福贵嘿嘿一笑。

  哪怕你是丹岐宗的天骄弟子,总有一天,我也要报当年之仇。

  在丹岐宗的这两天,他也不是吃素的。

  早早地就调查清楚了李墨的背景。

  一个靠丹药堆起来的废物,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二世祖。

  那凶悍而又冰冷的眼神,狠辣的拳头……

  一度让钱福贵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不过他想了想,又释然了,没觉得有不妥。

  毕竟,三年前遇到李墨时,李墨才凝气二层。

  钱福贵摸了摸自己微胖的脸蛋,仿佛还能感受到疼痛。往事历历在目,由不得钱福贵不想。

  这混蛋,下手真他娘的狠啊。

  钱福贵心底咒骂。

  他随手将锋月谷修士的储物袋收了起来,转头看向丹岐宗筑基长老。

  负责这个场次的筑基长老,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脸色微变。

  “获胜者,兽灵宗钱有道。”

  宣布完结果,丹岐宗长老立刻离去。

  钱福贵暗道一声可惜。

  他原本想试试,自己的灵宠对丹岐宗筑基期修士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但不愧是有神识,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

  想到这里,钱福贵嘿嘿一笑。

  他的肩膀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浑身翠绿,宛如竹节一般的指长小虫。

  翠绿小虫亲昵地用触角点了点钱福贵肩膀,颇为可爱。

  “这就是清风酥么?”

  天骄处,竺厚眼神炙热。

  栖霞山三宗,世人都知道,他是兽灵宗第一天骄。

  但却没人知道,他不敢与赵非灵相对,不敢给钱有道时间。

  赵非灵,性子淡泊而且来历神秘,若不是不愿意争什么栖霞山天骄。恐怕兽灵宗第一,还轮不到他来做。

  不过,女人嘛,总会有对付的办法!

  竺厚看了一眼赵非灵,憨厚的笑了笑,十分友好。

  而钱有道,此人的灵宠十分诡异。一旦给他时间,筑基长老都可能着了道。

  而且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一来兽灵宗,就搭上了一位筑基长老。

  事实上,早在竺厚还没有成为兽灵宗大师兄的时候。

  钱有道就已经成为兽灵宗的风云人物。

  哪怕如今,在他的打压下,虽然钱有道已经名声不显。

  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哪怕他十分眼红钱有道的灵宠……

  想到这里,竺厚看着飞回来的钱有道,友好的点了点头,一脸十分欣慰的模样。

  钱有道楞了一下,旋即微胖的脸蛋,也堆满了笑容。

  这白痴,以为他笑起来很好看么。

  竺厚和钱福贵心底,同时破口大骂。

  竺厚自不必说,钱福贵看到竺厚自以为憨厚的笑容,心底却满是不屑。

  这么多年,从散修到兽灵宗弟子,钱福贵骗了那么多人,除了在李墨那里栽了,就从来没有看错过别人。

  兽灵宗三年,钱福贵早就对兽灵宗上下修士门清儿。

  一个结丹期长老,一条堪比结丹期的蛮蛇。

  宗主吕颂以及十多位筑基长老,想到当年自己为了跟那个筑基长老搭上线,花费的丹药和灵石,钱福贵就肉疼。

  除了他们,就是兽灵宗的核心弟子。

  在兽灵宗,天骄排名是看灵宠战力的,战力最高的,就是兽灵宗大师兄。

  这竺厚,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弟子,搭上了当时兽灵宗大师姐项薇这条线,然后一瞬间就飞黄腾达。

  不只是灵宠更好了,跟着项薇也着实结交了不少兽灵宗的核心弟子。

  不就是一个小白脸么。

  呸,这家伙,连小白脸都算不上!

  钱福贵心底暗自啐了一口,满是不屑。

  身为一个靠自己奋斗的散修,钱福贵最看不上这种人。

  特别是,这家伙还抢了项薇的嗜血蚁。

  此事钱福贵知道的不多,不过以他多年的经验,修仙界杀父母,杀亲人,杀道侣的事情,不要太多。

  竺厚隐藏的再好,钱福贵都早已看穿。

  任你诡计多端,都逃不过你钱大爷的眼睛。

  钱福贵心底嘿嘿一笑,将清风酥放入储物袋,嘴角微扬。

  至于为什么不去揭发……

  钱福贵撇了撇嘴,揭发了自己有什么好处,更何况竺厚能生存至今,真当兽灵宗高层都是傻子么。

  想到这里,钱福贵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赵非灵。

  正在这时,钱福贵突然感受到一阵恨意满满的眼神。

  他转头一看,锋月谷天骄中,刚刚和他比试的锋月谷弟子,正恨意满满的看着他。

  钱福贵不屑的笑了笑,旋即看向演武台,准备看一下接下来的比试。

  “太猖狂了,这个兽灵宗的家伙,可恶!”

  另一边,锋月谷修士涨红了脸,他是被人抬下来,强行唤醒的。

  在上万人的目光下,他竟然睡着了!

  睡着了不要紧,问题是他一身本事,全无施展的机会。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这该死的兽灵宗修士。

  “得了吧,人家没击杀你就算好的了。技不如人,你还要丢人现眼么?”

  兰溪子冰冷的声音传来。自从楚寒锋重伤,孙越阳战败后。锋月谷天骄,就是兰溪子领导。

  那锋月谷弟子依旧不满,不忿道:“若是孟师兄在此,怎么会让我们这样被欺负。”

  兰溪子高傲的神色一缓,她看向锋月谷弟子,说道:“不错,孟师兄若在此,我们自然不用被欺负。但孟师兄不在,怎么,丢了自己的脸还不够,还要丢孟师兄的脸么?”

  锋月谷弟子闻言,脸色阵青阵白,最终低下头,说道:“我知错了。”

  许是数落的声音大了些,丹岐宗的天骄和兽灵宗的天骄也为之侧目。

  眼见于此,兰溪子冷声道:“我收到宗门消息,孟师兄就快出关了。到时候,三宗第一,必然是我锋月谷了。”

  “呵呵?三宗第一?我看是三宗倒数第一吧。”

  丹岐宗,燕重山听到兰溪子的话语,眉头一挑,脸上满是嘲笑。

  “你说什么?”

  “你敢对孟师兄不敬。”

  “兰师姐,下一场让丹岐宗的家伙好看。”

  ……

  燕重山的话语,让锋月谷弟子火冒三丈。

  “嘿嘿,谁不知道这次三宗大比,你们锋月谷表现最差。还想要三宗第一,我们丹岐宗给你,你们拿得了么?”

  燕重山不屑的笑了笑,眼底深处却露出凝重。

  他与方尘远对视一眼,眼底均是严肃。

  锋月谷弟子,好齐的心!

  修为,并不是最可怕的!

  这种凝聚力,才是可怕。

  孟凌志!

  锋月谷在场的弟子,并不是最可怕的。

  没在的,才是让人担忧的。

  方才只是简单的试探,孟凌志在锋月谷的地位,可见一斑。

  想到三宗大比的意义,方尘远眼中杀机一闪。

  “重山,薛辰已经输了,无需担忧。

  接下来,若是遇到锋月谷的弟子,想办法废了他们。

  你让风铃师妹也要注意,如果遇到无法力敌的锋月谷修士,立刻认输。徐师弟这边,我来通知。

  此外,我会与项明沟通,此次遇到锋月谷修士,给我下狠手。”

  方尘远嘴唇微动,传音入密,声音便在燕重山耳边响起。

  燕重山狰狞一笑,点了点头。

  栖霞山三宗,数百年的世仇,早已是不死不休。

  兰溪子不知道方尘远的传音,她冷冷地看了燕重山一眼。

  寒声道:“为了答谢你刚刚的话,我会让下一场的丹岐宗弟子,死无全尸。”

  与此同时。

  演武场上,劳横眼中精光一闪,轻喝道:

  “下一场,锋月谷兰溪子,对丹岐宗徐青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