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陈清雪危机

捏仙 冷皓东 4416 2019.08.14 18:00

  春兰说是给了三道造化……但事实上,是四道!

  李墨心神一动,身影便出现在仙灵阁二层。

  他看着水晶棺中,春兰的躯壳,眼神复杂。

  元婴期修士的尸身!

  这,就是春兰未曾明说的第四道造化。

  春兰残躯,元婴期修士的躯壳,若是炼尸之人得了,定然要惊呼宝贝。

  将尸身留在这里?为何丝毫不提及?

  李墨神色复杂。

  毕竟,李墨不过筑基修士,若是能得到元婴炼尸的帮助,定然会度过许多危机。

  春兰做这一切,不是她多看好李墨。

  这一切,都是因为宋仙灵的手谕。

  作为宋仙灵推衍中,等待之人,春兰心甘情愿。

  为了这一切,枯守仙灵阁三万年。

  为了这一切,哪怕将自己的尸身给别人做炼尸,也在所不惜。

  春兰行事,颇为天真,天真到……有些痴傻。

  李墨嘴角一扯,面无表情地笑了笑。

  他心神一动,仙灵阁一面墙壁,瞬间化为透明。春兰的水晶棺,缓缓悬空,透过墙壁时,宛如穿过水面一般,直接投入了虚空之中。

  这一日,春兰自崩灵识,徒留元婴尸身。

  这一日,李墨葬春兰尸身,于虚空深处。

  不知何时,孙金和钱福贵已经站在李墨的背后。

  钱福贵眼中,满是惋惜。这元婴傀儡,就这样被李墨放弃,让他心底也忍不住不舍。

  这魔头,对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心。

  不过,钱福贵心中,却莫名有些触动。

  ……

  “下不为例!”李墨没有转头,语气冷漠。

  而李墨的话语,落在一人一妖兽耳中,却各有不同。

  钱福贵眼中疑惑之色一闪而过,他偷偷地瞥了一眼孙金。

  孙金心头一慌,目光闪烁,猴脸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李墨转头,他看着孙金,目光平静。

  “想一想,一年后,我该怎么放过你?”

  孙金脸上怒色一闪而逝,他紧握双拳,浑身鳞甲赤红。

  过了许久,孙金苦涩道:“我知道了,此事是在下之过,我愿将一部分血脉传承功法,赠与道友。”

  “我要锻体法诀!”李墨面无表情地说道。

  孙金失落地点了点头。

  它知道,李墨是真的察觉出来了!

  李墨为何会进入仙灵阁?

  除了之前的一系列线索,让李墨推断出:仙灵阁要么是无主之物,要么主人没有恶意。

  但,更重要的是,李墨和孙金两人的实力,足以面对仙界小碎片内的险境。

  可是,在仙灵阁内,孙金一直敷衍了事。

  一只筑基妖兽,胆子真的这么小么?反应真的这么慢么?

  胆小是假,想借机击杀李墨是真。

  李墨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孙金,没有说话。

  它应该庆幸,幸好春兰是真的心怀善意。

  若是春兰不怀好意,李墨也定然会磨灭孙金神魂,操控筑基妖兽自爆,打开缺口。

  孙金身旁,钱福贵也反应了过来。

  他看着这只以前的寻宝猴,摸了摸孙金的脑袋,嘀咕道:“好好地,招惹这魔头干什么,不要以为他不动手,就是好说话,可千万别再惹他了。”

  孙金一把拍掉钱福贵的手,怒目而视。

  “不识好人心!”钱福贵撇了撇嘴。

  他算是看出来了,孙金从一开始,就有算计他的意思,根本不是当初老实憨厚的寻宝猴。

  看着握着自己手的猴爪,钱福贵连忙跟着李墨的脚步,向着仙灵阁外走去。

  孙金眼神中满是怒火,更有掩饰极深的杀意。

  古妖后裔,竟然被人类奴役?

  哼,也罢,若是你能躲过老树精的这波攻势,我认你为主又如何?

  孙金指尖,一根血红色树须,一闪而逝。

  钱福贵拖着孙金跑到李墨身边,谄笑道:“这个,李道友啊,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

  李墨没有回应。

  站在青蚨城边缘,李墨看向仙灵阁,面色肃然。

  他双手掐诀,周身灵力涌动。

  瞬息,仙灵阁颤抖中,竟随之缩小,最终化为一道流光,投入了万灵晶之中。

  万灵晶,原本透明的菱形水晶,在中间多了一座粉红水晶阁楼。

  心神一动,万灵晶回到了李墨识海中。

  感受着仙界碎片内若有若无的压制,李墨向着青蚨城里面走去。

  而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不过十数丈,一道赤红的血槐树,迎风而动。

  ……

  “吼!”

  一张血盆大口,猛然向着一个白衣倩影咬去。那只一人高的血色老虎,眼中满是嗜血光芒。

  丝带飞舞!

  一道散发着冰寒气息的白色丝带舞动。

  眨眼间,就将这只血色老虎捆成粽子。

  而后,两道冰凌一左一右,向着它的瞳孔激射而去。

  “呜!”

  这一击致命,不过血色老虎临死之际,却更是暴戾。

  双眸中,猛然两道猩红流光,就向着白衣倩影袭去。

  咔嚓!

  琉璃破碎般,白衣倩影身形瞬间碎成几块,消失不见。

  而血色老虎,双目处变成两个巨大的血窟窿,倒在地上,悄无声息。

  “干得不错!”

  赵非灵一袭紫衫,从一旁的树下走了出来。

  陈清雪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大意了,忘了这血怒虎的天赋神通。”

  赵非灵轻叹道:“清雪妹妹,你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徐……李墨道友,想必也有他的难言之隐。毕竟,以他的实力,都需要隐藏身份……

  面对的,定然也不是一般的困难。”

  “非灵姐姐,我只是感觉自己修为低下罢了,与他无关。”

  陈清雪目光中,更是冰冷。

  赵非灵扶额:“是是是,也不知道是谁找我打听丹岐宗天骄的事情,三宗大比我都说了三回了。

  哎,我被某个家伙打了,竟然也没个人来同情一下。”

  “非灵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呀。我……我不管你了,我去收集血怒虎身上的材料了。”陈清雪目光有些躲闪。

  她心里小鹿乱撞。

  原本,李墨的身影,从来不在她的记忆里。

  玄阳宗,多得是天骄。

  平武城中,还是普通人的李墨,怎能让陈清雪记住。

  甚至,当时的场景,陈清雪遗忘都来不及。

  只是,这次偶然遇见,李墨的淡漠,让陈清雪难以释怀。

  而在了解中,得知他化名徐青空后,在栖霞山三宗的所作所为,更是让陈清雪羞恼。

  赵非灵摇了摇头。

  在她看来,自己这清雪妹子,着实是对某人念念不忘了。

  分别才不到半天,整个人都变得十分不对劲。

  原本就清冷的性子,更是冰冷。但是对徐……李墨之事,却十分关注。

  情之一字,害人非浅啊。

  玄阳宗的弟子,什么时候会收集妖兽材料了?

  “清雪,还是让我来吧!”赵非灵恬淡笑道。

  陡然,脸色一变。

  “清雪,快过来!”

  “非灵姐姐?不好!”陈清雪原本还有些疑惑,瞬间,精致俏脸冰寒一片。

  砰!

  一道漆黑拳影,便击打在陈清雪刚才站立之地。土石四溅,混合着血怒虎血肉,一片污浊。

  地上,瞬息出现半人深的坑洞。

  若是击到自己身上……

  陈清雪瞥了一眼衣袖上的血污,眼神冰冷地看着来人。

  一个虎背熊腰的魁梧大汉,双手环抱于胸,冷冷地看着自己。在他身旁,还有两个煞魔宗修士。

  “煞魔宗的道友,如此行径,却是为何?”

  陈清雪身旁,一袭紫衫的赵非灵,语气冰冷。

  而她手腕上,银鳞小蛇轻轻地吐着蛇信。

  “交出储物袋,可活!”这魁梧大汉,眼中露出一抹贪婪。

  在进入秘境时,煞魔宗弟子都在修炼。

  如今,秘境试炼没多少时间了,也到了煞魔宗开始发力的时候了。

  妖兽暴乱?

  哼,煞魔宗功法,可模拟妖兽煞气,仅凭这些没有灵性、靠着本能的妖兽,可没办法分辨。

  在这个时刻,煞魔宗修士,反而是最安全的。

  “为首的煞魔宗修士,名叫邵刚,此人修炼煞魔宗锻体秘术,肉身力量强大,你要小心。”

  赵非灵嘴唇微动,用秘法对着陈清雪说道。

  陈清雪看了邵刚腰间的数个储物袋,点了点头。

  幸好,玄阳宗弟子,已经被她安顿好了。

  “麻烦!”眼见二人还未表态,邵刚眼中满是凶厉。

  轰!

  他身形一闪,右手绷紧。

  瞬息,便到了陈清雪身后。

  右拳向后击去,拳背直袭陈清雪背心。

  这一拳,看似凡俗武者的招数,但邵刚这个凝气大圆满修士使来,却驾熟就轻。

  一股凶厉的气息含而不露,狰狞的威势,已然让陈清雪色变。

  煞魔天拳!

  邵刚眼中闪过一抹傲然。

  赵非灵被煞魔宗修士牵扯,这一刻,陈清雪避无可避。

  值此危机时刻,陈清雪没有慌张。

  她一拍储物袋,一块幽蓝冰镜,便出现在她后心处。

  蓝璃冰镜!

  陈清雪不信,这邵刚可以打破上品法器。

  邵刚眼见此景,目光中满是凶残笑意。

  砰!

  一阵巨大的气浪,瞬间倒卷。

  被另外两个煞魔宗修士牵扯住的赵非灵,却没有晃神,她伸手一指,一道紫色耳坠便向着邵刚袭去。

  煞魔宗修士,对气机十分敏感。

  这紫色小蛇还未临近,他便感应到一丝猩甜气息。

  剧毒之物?

  邵刚目中闪过一丝忌惮,身形急退。

  赵非灵手腕,银鳞小蛇丝丝声中,身形舞动中便顺着那两位煞魔宗修士身体爬去。

  与此同时,赵非灵身形一闪,便来到了陈清雪身旁。

  “非灵姐姐!”

  陈清雪声音虚弱,白色衣衫上,鲜红血液触目惊心。

  邵刚背负双手,冷冷一笑。

  他倒不是不想攻击,只是那紫衣女子的灵宠,潜伏在暗处,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两人身形恍惚,显然是有什么东西,遮蔽了她们真实方位。

  “你们逃不了,若道友愿将储物袋奉上,我可以放你离去。”邵刚对着赵非灵说道。

  赵非灵冷声道:“痴心妄想!”

  紫蝶幻境已成,若不近身,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兽灵宗,赵非灵?”

  邵刚目光淡漠:“真可惜,你刚刚,断了自己的生路。”

  赵非灵心头一紧,对方知道她的来历,并不让她惊讶。

  但在知道她后,还能说出这番话,要么是对方自大,要么是真的有什么厉害之处。

  而从对方一来,便迅速击伤清雪来看,绝非自大之辈。

  果然!

  轰!

  一道巨大的拳影,占据了赵非灵所有的目光。

  没错,邵刚看不出赵非灵的位置,但那又怎样,看不破,全部打碎便可。

  煞魔宗,修煞气,修肉身,霸道无双。

  邵刚一声冷哼,脸色也有些发白。

  灵力消耗有些过度,但若这一击建功,都是值得。

  这一道拳影,将赵非灵显露身影周边三丈方圆,全部笼罩在内。

  赵非灵脸色一变,抱着陈清雪便急忙后退。

  她心头有些发冷。

  李墨、孟凌志、方尘远、还有这邵刚,同样都是凝气十二层,这些人为何能如此强横。

  饶是赵非灵有千般心思,该面对的总是要来的。

  拳影袭来,周围地面掀起土浪,飞沙走石,面目全非。空间,都在这一击下,微微颤抖。

  邵刚凶相毕露,只是下一刻,他目光中,杀意更甚。

  只见在他面前,虽然赵非灵与陈清雪脸色煞白。但这一拳,没能击杀任何一人,而且,她们人影绰绰,显然还是躲藏在某个奇异之地。

  “两个小老鼠,我就不信,你们能一直不出来!”邵刚说着,冷冷地看了一眼身后两个煞魔宗修士。

  那两个煞魔宗修士身形一闪,竟呈三才阵势,将两女围在当中。

  锵铛!

  锵铛!

  锵铛!

  三道金属撞击之声,只见,三人身前,足有人高的黝黑铁柱,直插在地。

  “我再给赵道友一个机会,若你愿意离开,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邵刚冷漠的声音响起。

  赵非灵冷笑:“我知道煞魔宗的聚煞元阵,只是以你们的实力,又能发挥出几分呢?”

  说着,赵非灵身形模糊。

  紫蝶幻境中,蓦然多了四五个身影,她们向着各个方向闪去。

  邵刚眉头一皱,每一道身影,都有两人的气息。

  该死!

  邵刚眉宇间露出浮躁,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先击伤了一个人的情况下,还能如此难缠。

  不愧是七宗天骄人物。

  “给我炼,我不信她们逃出去了。”邵刚狰狞道。

  聚煞元阵中,赵非灵心沉入谷底。

  陈清雪伤势严重,她根本没办法带她一起逃走。

  “非灵姐姐,你别管我,你自己走吧!”陈清雪咳嗽间,看着赵非灵说道。

  邵刚那一拳,岂是那么简单。

  陈清雪表面没有任何伤势,但五脏六腑,早已被邵刚震动。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邵刚近身。

  赵非灵顺了顺陈清雪的后背,说道:“煞魔宗对气机最为敏感,哪怕我独自离开,也逃不过煞魔宗追击。

  清雪妹妹不用担心,我已经让小蝶去找李墨了。

  只要他到,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赵非灵青丝之上,紫色幻蝶身影,早已消失许久。

  ……

  距离此地十里之外,李墨看着地上妖兽跑过的痕迹,眉头微皱。

  “看来,老树精开始了!”

  孙金脸色凝重地说道。

  只是,它心底冷哼,我看你怎么抵挡老树精的攻势。

  李墨没有回头,但孙金的念头,它岂会不知。

  他眼底露出杀意,若是孙金一直如此桀骜不驯……

  希望,你不要这么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