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三宗大比的意义

捏仙 冷皓东 4070 2019.07.23 10:00

  舒华死了?

  看起来是破境时死的,但储物袋不知去向。

  储物袋有什么?两粒筑基丹?

  那好吧,此事就此作罢。不要让锋月谷和兽灵宗修士知晓,以免影响到三宗大比。

  ……

  于是,在三宗大比的影响下。

  舒华,就这样籍籍无名地离去。

  没人知道,舒华归墟时,在场的还有一位青年。

  但是,关注着李墨的人,心里却有诸多疑惑。

  当舒华归墟的消息传出来时……

  项丹阳灵府内,项丹阳紧紧地捏住一张传音符。

  “什么都查不出来,真是一群废物。刚好那小畜生离开的两日,舒华死了,哼,有这么巧么!

  该死的小畜生……”

  想到脑海中那个目光冰冷的青年。

  项丹阳山羊胡气得发抖。

  想了想,他一挥手,一道传音符就不知飞到了何处。

  若是让赵元胡得知,项丹阳竟然不是孤家寡人,恐怕会惊骇不已。

  除了项丹阳外,劳横更是若有所思。

  一个靠丹药提升起来的凝气九层,真的能够掌控这么多符箓么?

  徐青空,你一定有秘密!

  回想起李墨击杀兰溪子的那一幕。

  劳横拿起酒葫,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砸吧着嘴。

  另一边,方尘远灵府内,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客房。

  方尘远心底暗叹。

  从三宗大比开始,自己这个徐师弟就有些行踪不定。

  最开始还会回到灵府中,可是自从击败兰溪子后,这几日,连人影儿都见不着了。

  不过,明天就是徐师弟和自己的比试了,他应该会到场吧?

  方尘远也有些不确定。

  他苦笑一声,叹道:“徐师弟啊,徐师弟,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想到小岐黄丹的争夺,想到击杀兰溪子的果断,方尘远眼神复杂。

  他真的是一个靠着丹药、靠着项丹阳喜欢的二世祖么?

  以徐师弟表现出来的心思和手段,对敌的果断,怎么会是一个活在长辈羽翼下的雏鸟。

  等等,他真的是凝气九层么?

  这一刻,方尘远悚然而惊。

  隐藏修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么多天,三宗的筑基,甚至结丹修士都未曾发现。

  “大师兄!”

  一道呼喊打断了方尘远的思考。

  他无奈一笑。

  灵府外。

  燕重山、风铃、薛辰三人联袂而来。

  方尘远挥手撤了灵府外的警示阵法,薛辰一马当先的跑了进来。

  薛辰的方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一看到方尘远,就高兴地叫道:“大师兄,我突破到凝气十层了!”

  方尘远宽慰一笑。

  从宗内选拔赛到三宗大比,薛辰虽然很早地淘汰,但多年的积累加上比赛的奖励,终于是突破了。

  方尘远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等我禀明师傅,你就也是核心弟子了。”

  薛辰目中含泪,点了点头。

  “哎呀呀,你们师兄弟间什么时候都可以叙啦,反正薛辰早就知道核心弟子的规矩了。

  方师兄,你找到徐青空那小子了么?”

  风铃叉着腰,看向方尘远。

  薛辰笑着挠了挠头,说道:“是啊,说起来,如果不是青空给我符箓,我可未必能进入宗内前十。

  我可要当面感谢他一下才好。”

  方尘远和燕重山对视一眼,无奈道:“找不到!

  这些天,徐师弟会去的地方……后山、血炼堂、包括他在内门弟子的洞府,该找的我们都找了,可还是找不到。”

  “怎么办啊?连方师兄你都找不到。该不会,被锋月谷的家伙下黑手了吧,毕竟那小子才杀了兰溪子。”

  风铃眼中浮现一抹忧虑之色。

  如果说最初,风铃只是想利用李墨,到血炼堂冲突时几人站在一起,星夜去后山烤肉,再到帮自己等人拿到小岐黄丹,赠送薛辰符箓。

  这一切,让风铃早就将李墨当成了自己人。

  燕重山大手环抱风铃细腰,宽慰道:“不会的,小玲儿你想想,徐兄弟的符箓还不知道有多少呢,谁能顶得住他这样哗哗地扔符箓啊……

  嘶,啊,小玲儿你掐我干嘛啊。”

  风铃脸色本已转忧为安,但是感受到某人的大手,气得脸色涨红。

  “燕呆子,就属你讨打!哼,两轮之后,你对项明,看你怎么打。”

  风铃气鼓鼓的说道。

  眼角余光看向燕重山时,却也闪过担忧。

  方尘远心思细腻,看到这一幕,笑道:“无妨,反正也无关仙界小碎片的试炼资格,重山哪怕输了也无妨。”

  薛辰不解道:“大师兄,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

  你说,既然无关排名,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拼命呢?”

  风铃神情一动。

  她在三十进十五时,遇到兽灵宗赵非灵落败。

  此刻,也有同样的疑惑。

  方尘远看了燕重山一眼:“你说还是我说?”

  “嘿嘿,这种事儿肯定是方公子你来啦。”

  燕重山嘿嘿一笑,习惯性地想摸摸自己的胡须。

  想起昨日在某人的威逼下,已经刮掉。

  只能无奈作罢,抱着风铃走到一旁坐下。

  方尘远轻咳一声,道:“大家都知道,三宗六十天骄,第一轮六十进三十、第二轮三十进十五,目前剩下的,可以说都是各有所长。

  而三宗大比之后,便是秘境试炼。

  栖霞山三宗、玄阳宗、灵鬼宗、煞魔宗、羽仙阁。

  七宗!

  49个名额。

  按道理,名额早已经定了。

  可三宗大比,为什么大家却还是如此拼命呢?”

  “哎呀,方师兄你就别卖关子啦,直接说吧。”风铃急切说道。

  方尘远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好,好,别急。

  原因便是,三宗大比开始时,试炼便已经开始了!”

  方尘远目光炯炯。

  燕重山眼中精光一闪。

  一旁坐着的薛辰和风铃,则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薛辰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可是大师兄,三宗大比的结果,不是不影响试炼名额么?”

  方尘远看了薛晨一眼,轻笑道:“不是名额,而是对我们自己的试炼。

  在进入秘境之前,丹药、法宝、情报,都缺一不可。

  借三宗大比,试探每个修士的虚实,这是其一。

  像兽灵宗,之前我们就不会知道,除了竺厚之外,竟然还有赵非灵和钱有道这两个厉害角色。

  赵非灵每次出手未尽全力,我甚至怀疑她比竺厚还强。

  而钱有道,此人看似和气,但诡计多端。他的灵虫清风酥,哪怕是我,不妨之下也会着了道儿。

  你们记住,若是遇到此人,一定要尽快结束战斗,千万不要给他时间。”

  方尘远说到最后,语气肃然。

  顿了顿,方尘远继续说道:“其二……便是乘机消灭其他天骄,剪除竞争对手。”

  方尘远话语中,充满了残酷与血腥。

  不过在场几人,皆是一路厮杀过来,见惯了尔虞我诈。

  哪怕是修为最低的薛辰,神色也毫无波动。

  “从我们的角度,现在击杀锋月谷和兽灵宗天骄,无疑更为有利。

  仙界小碎片内,形势复杂、地势险要,根本难以针对。

  而演武场上,只看强弱,若能提前剪除一些天骄,自然更为有利。

  说起来,若不是钱有道此人下一场轮空,我必击杀此人,他的灵虫太危险了。”

  方尘远眼中,淡淡杀机一闪而逝。

  “而从宗门的角度,无论是通过三宗大比,观察其他宗门强弱,削弱其他宗门,都有其好处。

  而这其中,我们丹岐宗无疑是有优势的。

  演武场上,无论是天骄数量,还是我们的丹药,都可以确保我们占据上风。到了仙界小碎片中,可就未必如此了。

  说起来,徐飞已经醒了吧?”

  方尘远看向燕重山,燕重山点了点头,说道:“醒了,和锋月谷楚寒锋同一时间苏醒的。”

  方尘远心领神会。

  宗门也同时救治了楚寒锋!

  楚寒锋毕竟没死在演武场上,既然下了台,那就不能再让他死了。

  这也是三宗大比,默认的规则了。

  风铃想了想,又疑惑道:“可哪怕这样,也不值得如此拼命吧。”

  方尘远笑了笑,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其三’了,其三,三宗大比的奖励。”

  “奖励?”风铃瞪大了眼睛,显然有些意外。

  方尘远点了点头:“筑基丹!”

  “除了方公子说的筑基丹,还有其他的修炼资源。

  嘿嘿,宗门这些东西不少,但可从来不会这么大方,还有兽灵宗的灵宠、锋月谷的功法……

  这些东西,如果被其他人得到了,三宗年轻一代,谁是老大可就不好说了。

  一步慢,步步慢,到时候,我们想追上,可就晚了。”

  若是外人知晓,看起来粗枝大叶的燕重山,竟然有如此精明的一面,定然会擦擦自己眼睛和耳朵,怀疑自己看花了,听错了。

  不过在场几人,不为所动。

  数年的岁月,几人早已生死与共。

  方尘远点了点头,语气中多了分凝重:“重山说的没错,此次三宗大比第一,我势在必得。

  但是除了这些奖励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炼心。”

  “炼心?”凝气十层的薛辰,脸色一怔。

  方尘远看了一眼风铃,肃然道:“重山与我,在半年前,已经达到了凝气期的顶峰。

  不止我们,项明,还有锋月谷的孟凌志,我们四人,恐怕都已经是凝气大圆满的修为。

  但至今,我们都没有选择突破筑基。

  风铃师妹,你知道这是为何?”

  风铃看了燕重山一眼,迟疑道:“难道不是为了秘境试炼么?”

  “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为了炼心!

  让我们的灵力完全释放,让我们的心神沉浸在纯粹的生死中,让我们积累属于自己的气势,提高突破筑基的成功率。

  乃至成就完美筑基,无需筑基丹的筑基!”

  方尘远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配合他俊朗公子哥的外表。

  这一刻,足以让丹岐宗的女弟子芳心暗许。

  可惜,此刻没有旁人。

  只有薛辰,一脸倾慕地看着方尘远。

  风铃思索了一下,说道:“不对,可是我看到许多人,也凝气十二层就筑基了啊,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啊。”

  方尘远迟疑了一下,说道:“首先,凝气十二层和凝气大圆满是不一样的。

  像左高峰,已经是凝气十二层了,但却并非凝气大圆满。

  相比凝气十二层,凝气大圆满灵力更加充沛,心神也更加圆满。

  在这种状态下,服用筑基丹的突破概率,会提升至少两成。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哪怕是我们丹岐宗,凝气期到筑基期的突破成功率,也不过一成。

  至于用不用筑基丹……

  这是师尊告诉我的。

  据说,修士破境原本并不需要丹药的,但是自三千年前开始,筑基便难了许多。

  若没有筑基丹,便很难突破筑基期。

  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却流传着一个说法。

  如果能不借助筑基丹突破,那么在突破结丹之时,将会更加轻松。”

  方尘远眼中闪过希冀之色。

  修仙,就是为了长生。

  结丹境,五百年寿元,让每个凝气修士,都十分憧憬。

  片刻后,方尘远稳住心神,笑道:“不需筑基丹的筑基,我们就不想了。

  但通过这次三宗大比炼心,可以提升我们突破筑基的概率。

  自然,所有天骄都趋之如骛了。”

  风铃和薛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方师兄,这是你们自己想的,还是别人告诉你们的呀?为什么我就不知道呢?”

  “其实,也没有那么玄乎,说白了,修仙一道,只有一个字,那就是‘争’,懂这个道理了,就自然会在三宗大比上争。”

  说到炼心就沉默不语的燕重山,看了风铃一眼,笑着说道。

  “徐飞和楚寒锋在争,我和方公子在争,竺厚、项明、王剑、孙越阳这些人也在争。包括徐兄弟,也是在争啊。也不知道,秘境试炼后,能突破筑基的,能有几人。”

  燕重山的语气有些唏嘘。

  凝气修士,突破到筑基,太难了!

  方尘远沉默不语。

  他们四人,从一无所有到丹岐宗核心弟子,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风铃看了一眼身旁雄壮威武的燕重山,在魁梧的身躯之下,她感觉自己并不足够懂他。

  想了想,风铃伸出柔夷,握住了燕重山的手。

  薛辰和方尘远对视一眼。

  相视一笑,没有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