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失意之人

捏仙 冷皓东 3971 2019.08.06 18:00

  “项明,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曹灵远的声音,在空旷的地底洞穴中,传的很远。

  项明冷冷地看了曹灵远一眼:“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闻听此言。

  曹灵远再也按捺不住。

  “哼,祖爷爷让我进入秘境,一切听你的。可你看看,你可有一点领队的模样?若不是你,我们怎会步步落于人后。”

  曹灵远怒气冲冲的话语,彻底激怒了项明。

  他死死地盯着曹灵远,目光冰冷:“你……说什么?”

  “哼,你不要忘了,是谁让你有今天。想要做我们曹家的女婿,你还差得远!”

  曹灵远整理了一下衣衫,冷哼开口。

  轰!

  几乎同时,幽影一闪,一声虎咆声中,曹灵远腹部一弯,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项明将曹灵远抵到山壁之上,寒声道:“不要以为有师尊在,我就不敢动你。而且,我也没那么稀罕做你曹家的女婿。”

  说着,项明甩袖,率先离开了地底洞穴。

  这时,刚刚噤若寒蝉的三个核心弟子,才急忙走到曹灵远身旁。

  “曹师兄,你没事吧!”

  “项师兄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

  曹灵远一拍储物袋,就拿出一粒疗伤丹药。

  他看着项明的背影,眼中满是忧虑之色。

  以前的项明,何曾这般失了方寸,他到底怎么了?

  这可是在仙界小碎片里面啊。

  项明眼神冰冷地走出了洞穴,感受着阳光的气息。

  他的眼神,闪过一抹茫然。

  “你知道为什么是我么?因为……我比你强!”

  “凭什么,像你这样的废物,能够站在核心弟子天骄之列……”

  像我这样的废物?

  项明神色扭曲。

  眼神中,除了怨毒,还有迷茫。

  以为远不如自己的废物,自己竟然不是一合之敌。

  甚至,对方都不屑于杀自己!

  这种巨大的落差,直至如今,一直折磨着项明的心。

  不甘!

  愤怒!

  难以置信!

  但是再来一次,自己可以战胜对方么?

  项明面色惨然。

  就在项明心神恍惚之际。

  异变突生!

  一道青光灵刃,从项明左侧激射而来。

  青奎狼!

  项明猛然转头,看着这青奎狼。

  与此同时,他右手一扬,三根长有一尺的幽魂刺散发着乌金光芒,向着青奎狼激射而去。

  哧!哧!哧!

  三道利刃入骨的声音,不过凝气五层的青奎狼,眼中没有了凶厉,被项明死死地钉在地上,死状凄惨。

  “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外面的响动,曹灵远几人也走出了地底洞穴。

  项明看了他们一眼,语气阴冷:“我们去碧水涧,若是还没有,这次试炼,我们杀人夺宝。”

  说着,项明一马当先,向着青蚨山深处而行。

  在项明做出这样的决策时。

  青蚨山深处,和李墨一战的孟凌志,也已经去了数个险境。

  栖霞山三宗长老,不是只有费仲年有准备。

  这其中,有的地方灵物还在。

  以孟凌志的战力和剑丸的威力,区区筑基初期妖兽,自然不在话下。

  当然,更多的早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毕竟这次这么多人,有几个厉害的家伙,也实属正常。

  整个仙界小碎片中,历年来留下的十多只筑基期妖兽,在几宗修士这样疯狂的屠戮下,筑基初期妖兽已经没有多少了。

  青蚨山的妖兽似乎也发觉了。

  它们虽然没有灵智,但是浓郁的血腥气,让它们均是双目赤红,满是杀戮和嗜血的渴望。

  孟凌志目光冷酷。

  他行踪没有特定的方向,但都是存在灵物的地方。

  路上,普通的灵果、灵草,孟凌志都不屑去采摘。

  孟凌志没有刻意去寻找锋月谷的修士。

  但是,他们也有约定,到时候在哪里相聚。

  如今,秘境试炼不过五天!

  现在大家都在寻找灵草、灵果之类的机缘,等再过五天,所有能拿的东西都拿到了,那么大家就只剩下两个选择。

  一,联合众人,去更危险的地方。

  二,杀人夺宝。

  血槐林、狼谷等地,无疑是这个仙界小碎片最危险的地方。

  血槐林诡异,狼谷几乎成为青奎狼的天下。

  这两个地方,绝对有筑基中期妖兽。

  危险很大!

  也意味着,收获会大很多。

  而杀人夺宝,大家也没什么抗拒。

  都是一步步爬到宗门天骄的位置,除了玄阳宗外,其他宗门早已做好了与修士对抗的准备。

  只不过,试炼才刚刚开始。

  现在杀人,大家储物袋中也不会有什么宝物。

  别看有些宗门,似乎一点都不活跃。

  到了试炼的后半段,就是他们发力的时候了。

  孟凌志眼神冷酷。

  仙界小碎片中,各宗局势,他洞若观火。

  他又想起那个将自己击败的徐青空。

  徐青空?

  哪怕李墨吼出了那句话,孟凌志依旧将信将疑。

  此人,真的是徐青空么?

  若是,秘境试炼名单中没他,他如何从六七个结丹修士、数十个筑基修士的包围中,进入秘境试炼?

  若不是,此人身份莫测,来历不明,为何要假扮一个废物?

  不得不说,作为锋月谷的少宗主,孟凌志心有沟壑。

  此人修为如此之高,但却依旧暗中行事。

  很明显,他不想暴露身份,说明,他在这里,没有盟友。

  我一个人无法击杀他,七宗所有天骄呢?

  如果七宗天骄都不能,仙界小碎片的妖兽群呢。

  孟凌志冷漠的眼神,有了一丝波动。

  他承认自己修为上败了。

  但那又如何,站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就在孟凌志奔赴各个宝地时,锋月谷弟子,也在其中穿行。

  ……

  碧水涧!

  项明一行人,来到此地。

  灵鬼宗鬼木、王清布置的阴尸之毒,早已经消散。

  此地,空无一物,只剩下战斗的痕迹。

  看着坑坑洼洼的清潭,项明仿佛看到了原本存在的碧吻石。

  而在清潭旁,光秃秃的青仙藤根,让他们更是难受。

  “该死,碧吻石、青仙藤……对祖爷爷都有用处的东西,现在都哪里去了!啊!!!”

  曹灵远仰天咆哮。

  项明目露不屑之色,神色阴冷。

  项明站在清潭边,思索着接下来的打算。

  这里,已经十分深入青蚨山了。

  若继续,难免会遇到危机。接下来,应该寻找修士,杀人夺宝了。

  项明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密林中,簌簌声响不绝于耳。

  项明凝气十二层的修为,耳清目明。

  “吼!”

  “嗷呜!”

  汹涌、狂暴的嘶吼声!

  妖兽的气息,扑面而来。

  项明脸色大变!

  “快走!”项明大吼,可是他感受着周围升腾的气势,面色惨白。

  一只足有两人高,通体乌金钢针的铁豪兽嘶吼中,撞到一棵又一棵参天古木,气势浩荡地朝着项明等人冲了过来。

  一个如山巨树,郁郁葱葱,竟然人立而行。它步履缓慢,但一个跨步,就是数丈距离。它身上还缠绕着一株血色铁线藤,散发着血腥蛮荒的气息。

  在他们脚下,还有许多凝气妖兽奔行着,它们皆是双目赤红,竖瞳中满是残暴。

  在项丹阳的目光中,周围树上升起了无数幽暗的竖瞳,而这些竖瞳的主人,浑身皮毛油光发亮,赫然是一只只黝黑豹子。

  它们的脚步悄无声息。

  当中一只,比其他豹子更小。

  但当它走过时,其他豹子均是匍匐在地,仿佛在迎接着它们的王。

  正在向着金豪兽蜕变的铁豪兽,筑基中期!

  血鬼枯松,此树百年前一举击杀当时兽灵宗和锋月谷天骄人物出名,此后销声匿迹。

  别看它郁郁葱葱,但根茎都在外面,所有的养分,全部都是伴生血藤从妖兽体内汲取的血气。此树,筑基初期,伴生血藤也是筑基初期。

  最后来的幽息豹,单独的并不算什么威胁,但是这么大一个豹群,让项明心底有些绝望。

  此妖兽擅长隐匿、追踪,一旦确认猎物,如附骨之疽,难以摆脱。

  虽然这幽息豹王不过凝气十二层的气息,但项明不觉得,自己能摆脱对方。

  眼前局势,十死无生。

  项明额头上,有汗珠滑落。

  不堪重用!

  看着项明如此,曹灵远面上怒色一闪。

  他看着身前三个慌张的核心弟子,眼中闪过冷意。

  噗!

  一道飞剑闪动,三个核心弟子双脚脚筋,一阵钻心的疼痛。

  “啊!曹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曹灵远,你奶奶的。”

  “曹灵远,我在黄泉等你!”

  ……

  一阵惨嚎过后,三个核心弟子瘫倒在地,瞬间失去了逃跑的可能性。

  场中局势,瞬息万变。

  曹灵远一拍储物袋。

  手中多了一粒金黄圆珠。

  结丹修士的威压,瞬间弥漫。

  不止如此,在这金珠之上,还有一股妖兽讨厌的气息,这是从血脉深处遗留的气息。

  围攻几人的妖兽中,但凡是凝气妖兽,瞬间跪伏在地。

  哪怕,它们无比讨厌这股气息,但是在这股威压下,它们连动都不敢动。

  而筑基期妖兽,则纷纷后退。

  一场妖兽暴乱,就此消弭!

  曹灵远不敢大意。

  他知道,在出了珠子的范围后,这些妖兽肯定会更快的追袭过来。

  妖兽暴乱!

  曹灵远目光闪动,对着项明吼道:“走!”

  “这是师尊的禁兽珠!”项明咬了咬牙,目中闪过一抹嫉妒。

  曹灵远冷哼一声,没有多说。

  他们现在在山脉深处,若要逃出,必须尽快。

  他拉着项明,想要往山下退。

  在他身后的项明,低着头,一言不发。

  二人,脚下附着灵力,急忙向着山下跑去。

  “吼!”“吼!”“吼!”

  一阵愤怒的嘶吼中,曹灵远额头冒汗。

  果然,没了禁兽珠,这些妖兽更加愤怒了。

  要快点逃到城池才是,进入城池后,借助上古仙界的阵法,才有机会逃生。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妖兽暴乱呢?

  曹灵远正想着。

  猛然,身体一个趔趄!

  摔倒了?

  一个修士,竟然摔倒了?

  曹灵远眼角撇过,一个赤红色幽影一闪而逝。

  曹灵远难以置信,他想要提醒项明。

  “小心,这里有……啊。”

  曹灵远握着禁兽珠的手掌,蓦然多了一道血痕。

  钻心的疼痛,让曹灵远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禁兽珠,向着山下滚去。

  “禁兽珠!”

  项明脸色一变,脚下幽影一闪,猛然追上了禁兽珠。

  他将禁兽珠拿在手上,回头,正想招呼曹灵远。

  曹灵远身旁,不过三丈,一只幽息豹,显出了身形。

  项明身躯一震。

  他咬了咬牙,身旁幽魂刺已经浮现。

  “吼!”

  古木轰然倒塌,排山倒海的威势中,暴躁不堪的铁豪兽出现。

  项明身形一转,毫不迟疑地向着城池方向而去。

  临走时,一根幽魂刺掠过。

  在曹灵远惊骇的眼神中,精准地刺入他的心口。

  自己见死不救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

  虽然曹灵远必死无疑,但……万一呢?

  反正是死,索性就让我帮你一把。

  这一刻,项明目光冰冷。

  或者说,相比之前的阴冷,他的目光,越发淡薄无情。

  铁豪兽一马当先,它狂吼一声。

  巨大的蹄子一踩,曹灵远的身躯,踩得稀烂。

  青蚨山的妖兽,疯狂嘶吼中,向着山下奔去。

  妖兽洪流。

  浩浩荡荡。

  过了许久,场中一片寂静。

  一个面色苍白的弟子,身影渐渐显现出来。

  他把玩着一块玉简,喃喃自语:“真是一出好戏啊!”

  看他的穿着,明显是锋月谷弟子。

  这锋月谷弟子,心中大呼侥幸。

  还好,在路上遇到一个兽灵宗弟子。

  一番斗法后,兽灵宗修士成为他剑下亡魂,他从兽灵宗修士身上搜出了一枚掩息佩,这是他最好的收获。

  此物虽然不过下品法器,但在特地的环境下,效果惊人地好。

  正如此刻!

  这锋月谷弟子将玉简收到储物袋中,嘴角一扬。

  玉简内,正是项明击杀曹灵远的留影。

  他看了看发疯的妖兽群,也是咽了口唾沫,转身离去。

  他要尽快与大师兄汇合才行。

  青蚨山,太危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