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结丹大典(九):使者大人

捏仙 冷皓东 5522 2019.08.25 10:02

  “长孙道友,你是否该解释一下?”

  王越脸色难看。

  来人身上的魔意,让他心惊。这种时候,为何会有元婴修士来到栖霞山,若说不是长孙留所为,他都不相信。

  长孙留眉头一皱,说道:“王道友稍安勿躁,来人,似乎是端云城使者。”

  “端云城使者怎会来此?”王越目光闪动,依旧心意难平。

  “我也不知!”长孙留摇了摇头,“不过,栖霞山局势明朗,既如此,我们便再等等这位道友吧。”

  “哼!”王越一声冷哼,看了眼下方,眼神闪烁不定。

  下方,苍炎峰上。

  李墨目光闪动,落在一旁,不引人注目。孙金一瘸一拐,还捂着肚子咳着血,自损道基,也不是那么好玩的。

  李墨诧异地看了孙金一眼。

  “有元婴修士,在上面出手。”孙金回了一句。

  李墨悚然一惊,旋即心头微松。

  对方对付的是碧海吞灵蟾,意味着是丹岐宗这边的人,想必是长孙留出手。

  “已经结束了。”李墨松了口气。

  他神识已经看到,一脸凝重的曹化玄向着此处而来,在他身后,还有许多熟面孔。

  方尘远、燕重山……

  李墨眼中,露出唏嘘之色。

  至今,丹岐宗还剩下顾秋柔、曹化玄两位结丹修士,锋月谷只剩下孟云昌一人,兽灵宗更是一个结丹都没有。

  丹岐宗,最终胜利了。

  只是,这种胜利,来的太过惨烈。

  整个苍炎峰,树木飘零,石台翻滚,议事大殿早已化为废墟。黄门殿前,大量未曾逃离的修士,被埋葬在山石之下,他们浑身僵硬,早已没了声息。

  鲜血混合着土石,颇为刺目。

  看着看着,李墨一怔。

  他刚刚,仿佛看到了一个红衣男子的身影。

  李墨目光一凝,突然有种心神不宁的的感觉。

  他看了看场中……

  曹化玄来时,顾秋柔目光微动。

  只是,她杵着药仙杵,没有动作。

  李墨细细一想,也是了然。

  如今,三宗结丹,所剩无几。

  曹化玄,几乎不可能是奸细,奸细应该像项丹阳这样,留在场中偷袭才是,哪有一场大战都不参与的。

  更何况,以曹化玄的战力,哪怕是与孟云昌合力,也不是顾秋柔对手吧。

  结丹?

  春生逆命诀?

  恐怕,顾秋柔的力量,已经到了结丹的临界点了。

  想着,李墨目光凝重地看着顾秋柔。

  顾秋柔死死地盯着孟云昌,目光冰冷。

  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此人!

  可是,她不能杀他,栖霞山三宗,谁都可以死,但是此人不能死,谁叫,他有一个元婴师叔呢。

  元婴!

  顾秋柔的拳头,猛地攥紧。

  当务之急,是整顿三宗!

  这一战,丹岐宗胜了!以后,栖霞山就属于丹岐宗了。

  长孙留前辈虽说要去魔帝岭,但是孝敬也不能少,栖霞山归一之后,甚至要给更多,否则,凭什么将王越挤出栖霞山。此外,素心死了,岐黄丹府府主人选,要重新挑选才是,修为可以略低,但绝对要对丹岐宗忠心耿耿,不能像那个郝九里一样……

  顾秋柔眼中满是冰冷,郝九里早在她与孟云昌争锋时,被她借机杀了。

  诸事繁杂,都要顾秋柔操心。

  骤然,顾秋柔看了眼地上的董素心,又看了眼被蛮蛇吐出的,赵元胡的衣物。

  她浑身颤抖,猛地怒骂道:“你们倒是死了个一干二净,就留下我老婆子一个人,真是……”

  顾秋柔骂骂咧咧,只是不知何时,苍老的面容上,眼角早已湿润,那……是泪水么?

  顾秋柔摇了摇头,她看向九天之上。

  如今,只能看元婴修士,如何定夺了!

  ……

  九天之上,长孙留的凉亭之内。

  一个红衣狂生,身形蓦然出现。

  王越眉头一皱,此人身上魔意之浓厚,他生平仅见。

  长孙留陪笑道:“在下长孙留,见过使者大人。”

  红衣狂生的目光,落在长孙留身上,眉头一皱:“长孙留?我若记得不错,此时你应当在去往魔帝岭的路上,为何会在此地?难不成,端云城的命令,你就当做耳旁风不成?”

  长孙留脸上汗水涔涔落下。

  人的名,树的影。端云城的威势,是数千年来,累积在无数元婴、化神修士的累累白骨之上的。不然,南乾最富裕的势力,谁不心动。

  青衫使者、红衫使者、金衫使者……红衫使者,只是元婴修士,像这样的,端云城可还有几十个。

  长孙留赔笑道:“不敢不敢,在下只是来此有些急事,如今事情差不多了,我会加急赶往魔帝岭,定不耽误大事。”

  “既如此,你就与我们一同离去吧。”

  说罢,红衣狂生不理长孙留僵硬的脸色。

  他转头看向王越,说道:“你就是王越?”

  王越拱了拱手:“在下正是王越!”

  “嗯,你被征召了!武国来势汹汹,身为南乾沧海郡的一份子,所有元婴修士,都需要赶往魔帝岭,跟我走吧。”

  “使者……大人,所有元婴修士都去了?”王越表示怀疑。

  南乾,广袤无垠。

  雷泽、苍月宗、巫盘山这些拥有化神修士的宗门势力,会遵命派遣修士前往?

  各大宗门的元婴长老愿意?

  还有遍布南乾的散修,其中不乏元婴修士,端云城又如何得知他们的踪迹?

  “你是在质疑端云城么?”红衣狂生背负双手,漠然说道。

  王越连忙躬身:“王越不敢!”

  他冷汗涔涔,能修炼到元婴境界,自然不是愚笨之人。端云城在南乾屹立数千年不倒,更是一手订立南乾规则,修士隐居山林,凡人掌管国家,将巫盘山化为南乾巫山郡……

  这一切,都说明端云城背后,有出窍修士!

  出窍啊!

  王越眼中露出憧憬之色。

  红衣狂生看了眼王越,说道:“也罢,看你修道时间不长,还有继续一步的可能,我便与你说说吧。

  如今,雷泽雷家、苍月宗的何初月前辈,都已经决定参与战事,他们未必都会前往魔帝岭,但也会为了此次战事出力良多。

  巫盘山青黎部落隐世百载,这是城主大人念在青黎部落掌控坤天大陆入口,给他们的恩泽。

  除此之外,整个南乾所有有元婴修士的宗门家族,都有红衫使者前往。栖霞山,是最后几个地方之一了。武国来势汹汹,我们每个人,都没有退路。

  哪怕栖霞山距离战局稍远,也需要承担责任,你身为元婴修士,更需要有所担当才是。

  如果你想着逃跑……”

  红衣狂生顿了顿,看向王越。

  王越连忙道:“王越不敢!”

  说起来,王越心中,还真有逃离的念头。与武国交战,陨落的可能性太大了,就他所知,翻过云苍山脉,便有一个巨大的修士王朝,若是能去往那边……

  红衣狂生嘴角扯了扯,这些时日,他的脚步遍布南乾,这些小宗门的太上长老有什么心思,他岂会不知。

  他目中露出讥诮之色:“不敢最好。一旦开战,整个南乾将化为禁域,但凡隐藏的元婴修士,都会引动上古雷劫。更不要说,孔悠然前辈,已经在组建沧海盟,南乾修士,都需有担当!”

  “敢问使者大人,您说的……是不是邪仙大人?”一旁,长孙留脸上汗珠直冒。

  邪仙孔悠然,乃是千年前南乾鼎鼎有名的元婴修士,他亦正亦邪,可以为凡人守墓百年,也可一怒之下,覆灭整个修仙宗门。当年,有一个叫云河宗的宗门,不知因为何事,触怒了孔悠然。孔悠然大怒之下,云河宗方圆万里,所有云河宗相关势力,都被屠戮一空。甚至,云河宗一个元婴后期长老,两个元婴中期长老,也都被孔悠然一人斩杀。

  自此之后,邪仙孔悠然之名,响彻南乾。

  红衣狂生讶异地看了眼长孙留:“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记得孔悠然前辈的名号,不过,他已突破化神,更是端云城使者。”

  长孙留咽了口唾沫,再也不敢造次。

  王越眉头一皱,他看了眼长孙留,眼中露出失望。

  这红衣狂生虽说很强,但也不过元婴修士,这长孙留竟然如此畏惧,亏了自己还把他当做大敌。不过,端云城势力恐怖,既然要去魔帝岭,那就先将栖霞山的事情,处置好再说。

  王越眼中,已经露出狠辣之色。

  他略一躬身:“回使者大人,可否给王越一炷香时间,等在下交代一些事情,便随你离去。”

  “可!”红衣狂生站在原地,眉头微皱。

  王越拱手:“多谢使者大人。”

  说着,王越身形下沉。

  红衣狂生随手一指,凉亭之中,多了一个漆黑石凳,他缓缓坐下,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杯灵茶。

  “长孙道友,我们就在这里,静待王越道友吧!”

  “使者大人……是。”长孙留眼中,露出无奈之色。

  他刚刚本在犹豫,是否要一同下去。虽说栖霞山局势已明,但他也担忧王越暗中耍什么手段,只是没想到,这一犹豫,就被红衣狂生给留了下来。

  ……

  乌云之下,苍炎峰上。

  李墨看了眼天空中的乌云,眉头紧皱。

  从刚刚开始,天上便莫名出现乌云,乌云遮天蔽日,更有浓重的魔意流动,整个苍炎峰,都被魔云覆盖。

  这绝非正常天相变化,哪怕是结丹修士战斗,也不至于此!

  李墨心里,满是警惕之色。

  蓦然,魔云之中,一个黑袍老者的身影,骤然下沉。

  见着来人,李墨心底一凉。

  他浑身紧绷,动了动左手手指,勉强有所恢复。他左手拉着孙金,缓缓后退,右手,死死地握住腰间的灵兽袋。

  眼神,并未紧盯着王越,而是若有若无地看向场中,以免被王越察觉。

  魔云压低,苍炎峰上满是沉默,气氛骤然压抑。

  踏!踏!

  王越的脚步,似乎踏在丹岐宗修士心中。

  他看了一眼锋月谷修士的惨状,目中,怒意一闪而逝。

  “师叔!”孟云昌恭敬抱拳。

  在他身后,锋月谷与兽灵宗修士,也都抱拳而立。他们彼此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振奋,下来的是王越,岂不是……意味着事情还有转机。

  顾秋柔看了眼天空,看不到长孙留的身影。她满眼忧虑,握住药仙杵,浑身绷紧。

  结丹大圆满的修为,让顾秋柔心底稍宽。

  “哎……时不我待啊。”

  王越轻叹一声。

  骤然,一道寒金剑意闪过!

  顾秋柔脸色一僵,轰然倒地。她浑身绷紧,双目圆睁,唯有瞳孔中,有一丝细小的惊恐之色。

  顾秋柔,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瞬息,被王越秒杀。

  轰!

  李墨心神大震,顾秋柔距离他,不过五六丈远。

  结丹境所向披靡的顾秋柔,竟然就这样,被王越一击秒杀。

  她的春生逆命诀呢?她的上品灵器呢?她的三道化身呢?

  来不及!

  什么都来不及!

  结丹大圆满,有三道化身的顾秋柔,瞬间死亡。甚至,就连神魂,都来不及逃脱。

  李墨强忍着逃离的冲动,站在原地!

  半个身子已经落在议事大殿之前的曹化玄,身形骤然一僵,他连神识提醒身后修士都不敢,一动不动。

  方尘远等人不明所以,他们身形一顿。

  方尘远问道:“曹师祖,我们怎么不走了。”

  方尘远此言,没人回答!

  陡然,异变突生!

  “大胆!”一声大喝,响彻整个苍炎峰。

  轰!

  一瞬间,方尘远等人口鼻满是鲜血,瞬间瘫软在地。苍炎峰后山,狂风呼啸,整个苍炎峰,飞沙走石。但凡还活着的结丹修士,一动都不能动,筑基修士,也大多瘫软在地。

  苍炎峰上空,魔云翻滚,竟化为一个遮天巨掌。

  遮天巨掌之下,王越脸色一变:“使者大人,这是为何?”

  没人回答,巨掌骤然下落。

  轰隆!

  一阵轰隆之声,王越瞬息就被束缚,他浑身金光剑意带着煞气与寒意,但却只能挣扎片刻,连反抗余地都没有。

  骤然,在他身前,端云城红衣狂生现出身形,目光冰冷。

  “我只是让你交代一二,可没让你杀人!”

  红衣狂生说着,魔云所化巨掌,将王越咽喉死死捏住。

  一旁,孟云昌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竟然连动都动弹不得。

  李墨也在一旁,在红衣狂生出现的刹那,他瞳孔微缩。

  此人,是谁?

  “王越!”骤然,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

  长孙留慢了一步,但他神识已经看到了一切。

  王越出手狠辣,顾秋柔的生机,都彻底湮灭。顾秋柔死了不要紧,但栖霞山,自己还有机会分一杯羹么?

  这怎能让长孙留不怒!

  红衣狂生的目光中,也满是阴沉。

  他没想到,自己已经到场,这王越还敢当着自己面杀人,而且出手果断,自己连拦都来不及。这是无视端云城,无视自己啊!

  红衣狂生随手一甩,骤然,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光铜钱,骤然将王越束缚住。王越想要挣脱,但让他心中一凉的是,这铜钱不知何物,竟禁锢住了他所有力量。

  灵力无法动用!

  神魂无法动弹!

  毫无反抗余地!

  此人,真的是元婴修士么?

  王越眼中,满是骇然。

  “若不是魔帝岭需要你,现在,你早已死了!”红衣狂生目光冰冷。

  王越挣扎道:“使者大人,我王越毕竟是元婴修士,难道连杀一个结丹修士都不可以么?”

  “哼!”

  红衣狂生冷哼一声,说道:“你若不是元婴修士,你以为,你还有说话的机会么?如今战时,南乾结丹修士,若是同阶仇杀,也无不可,若是死于武国之手,我端云城自会为其复仇。你一个元婴修士,不思杀敌,竟杀南乾之修!”

  王越懦懦不语,但是眼中,满是愤愤不平。自己堂堂一个元婴修士,竟然被如此对待。

  红衣狂生见此,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他扫视场中,骤然,目光中带着一丝讶异之色。

  李墨耳边,骤然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

  “你与巫盘山有什么关系?”

  李墨心底轰然,但不敢妄动。

  他也神识传音道:“不知前辈此言何意?”

  李墨眼中,满是迷茫之色,巫盘山他有所听闻,据说就是巫山郡,但自己可从来都没去过。

  红衣狂生瞥了眼金鳞妖猴孙金,心中暗吟。

  难道自己猜错了,这金鳞妖猴明明中了巫盘山的控兽符,也罢,或许是一个好运的小子吧。

  想着,红衣狂生扫视全场。

  “如今,武国南乾战时,希望栖霞山的诸位,好自为之。长孙留,我们走吧!”

  “使者大人,可是这栖霞山之事……”长孙留焦急问道。

  顾秋柔死了,自己与其他丹岐宗修士不太熟悉,若是此刻离去,栖霞山岂不彻底与自己无关?

  红衣狂生眉头微皱:“也罢,既然这样,此人便是栖霞山之主了。”

  说着,红衣狂生看向孟云昌。顿时,场中一片哗然。

  “什么?”

  “怎么可能?”

  “竟然是他?”

  ……

  孟云昌自己都呆住了,他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会成为栖霞山之主。

  在兽灵宗的高瘦结丹修士陨落之时,孟云昌便知道,这场战争,丹岐宗已经赢了。

  最终,顾秋柔掌控全局。

  在他暗自叹息时,师叔下来,瞬杀顾秋柔。事情,多了一丝转机!

  这让孟云昌,眼中振奋。

  然而不过数息,又多了个红衫修士,元婴期的师叔转眼就被镇压。孟云昌心里,已经有些麻木了,他只想活下去,活下去给儿子报仇!

  可此刻,自己竟然成为了栖霞山三宗宗主。

  惊喜来的太快!

  孟云昌,眼中也满是喜悦。

  身为原本的锋月谷宗主,孟云昌自然敏锐地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

  栖霞山中,元婴修士,有师叔王越。结丹修士,三宗以自己最强……

  孟云昌看了眼李墨,诡异一笑。

  被束缚的王越,原本冷然的面容,也骤然缓和。

  他眸中满是复杂之色,轻叹一声,拱手道:“多谢使者大人,之前多有不敬之处,还请见谅。”

  长孙留眼中,更是无奈。

  端云城介入,自己没有再说话的机会。

  他看了眼曹化玄,目光闪动,一道神念便落到曹化玄识海。

  红衣狂生面无表情,仿若未觉。

  “既如此,我们便走吧,栖霞山事情已经了结。”

  说着,一道传音符骤然融入虚空之中,不见踪影。

  红衣狂生、王越、长孙留身形,渐渐消散。

  王越看了眼孟云昌,说道:“我走之后,行事万分小心。”

  说话间,三人已在数里之外。远远地,红衣狂生的声音响起。

  “栖霞山三宗归一,便名……元霞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