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娶我!

捏仙 冷皓东 4235 2019.09.06 10:00

  月沉西山。

  徐家魂阁之内,李墨缓缓放下一枚魂道玉简。

  徐盛远的话语,让李墨明悟,祸门之后的传闻。

  只是,他也有更深的疑惑。

  徐盛远为何会对自己说这些?自己初来乍到,徐盛远城府极深,哪怕是千金买马骨,也不至于厚待自己一个筑基修士。

  此外,关于祸门之后,也有诸多疑点……

  祸门之后?徐家祖祠?还有古怪梦魇……徐家,哪怕李墨来到了这里,却如同陷入迷雾,看不清楚。

  李墨眼中冰冷一闪而逝。

  他离开了徐家魂阁,这里确实有魂道法诀,但只是寻常,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

  李墨看了徐家祖祠方向一眼,他走出魂阁,没有回头。

  感受着秋意渐浓,李墨深吸口气,向着房屋处行去。

  幽明竹林中,竹叶簌簌,两旁石柱中,盏盏灯火散发着昏黄的光芒。

  蓦然,一阵“争执”、“呵斥”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墨目光闪动,身形已经消失在石板路上。

  ……

  昏暗夜色下,几许竖立石台中,散发着昏黄火光。

  火光下,两方人马对峙而立。

  一方,徐青蝶、徐青翰和徐青轩,还有四五个修为低一些的修士。

  另一方,一白皙女子依偎在高瘦男子身旁,在他们身后,足有数十个修士。

  李墨目光闪动,他看向竹林另外方向。在那里,一个方脸修士隐在暗处,他与徐盛远有七成相似,正淡漠地看着场中人马。

  场中,徐青蝶站在最前方,目光锐利。

  “徐青月,你什么意思?”

  徐青蝶对面,那白皙女子脸上带着嘲弄之色,轻笑道:“青蝶姐,这你可不能怪我啊,家族给我的沸血果,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家族给你你就要拿么?哼,我徐青蝶辛辛苦苦弄的沸血果,也是你能伸爪子的么?家族给你屎你也要吃么?”徐青蝶说话毫不客气。

  白皙女子徐青月脸色阵青阵白,她冷笑道:“那可怪不得我了,谁叫,我爹是筑基修士,而你爹只是一个废物呢。”

  “哼,我比你强就够了!”徐青蝶美眸之中,满是冷意。

  正午时,她便知道自己的沸血果,竟然被家族给了徐青月,这让她如何不气?

  如今撕破脸皮,哪怕自己出手,有徐青翰和徐青轩挡着,法不责众,自己也不会有太多责罚。而且若是闹大了,恐怕徐盛远也未必高兴。

  再说了,沸血果落不到自己手里,责罚与否,又有什么意义。

  修士唯争!

  想着,徐青蝶踏前一步,她一声娇叱:“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说话间,她狠辣出手,不留丝毫情面。

  “青汶哥哥!”徐青月眼中惊恐一闪而逝。她只是凝气八层,怎敌得过徐青蝶凝气十一层的修为呢?

  “青月妹妹放心,有我呢。”徐青月身旁,那高瘦男子将胸口拍得砰砰作响。

  徐青蝶眼中冷意一闪而逝。

  偌大徐家,徐青翰胆小怕事,徐青轩行事天真,这徐青汶脑袋里更是只有情情爱爱,竟无一人真男儿。

  徐青蝶眼中,蓦然闪过一个青衫身影。

  她美眸更冷:“再加你一个徐青汶也不够!”

  说着,她一拍储物袋,一柄幽芒闪过。

  徐青汶一声冷笑,同样一柄幽芒,也激射而去。与此同时,他双手掐诀,一道黑色绳索在他手中凝聚成形。

  “缚魂锁。”徐青翰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徐青蝶丝毫不慌,手指指甲骤然变黑,三道黝黑长刺,从三个方向射向那高瘦男子。

  惊神刺,同样是徐家的术法。

  一旁,徐青月眼见徐青蝶正在全力对敌徐青汶。

  她眼珠一转,一拍储物袋,一柄灵光幽幽的白骨小刀,在地上竹叶间游走。

  徐青蝶似若未决,一身灵力涌动,竟已经将徐青汶压制住了。

  骤然,她警兆大生!

  她一咬牙,一拍储物袋,一块巴掌大小黝黑骨片便护住心脉。

  “我的娑骨刀!”猛然,徐青月一声娇喝。她嘴角留下血液,就在徐青蝶拿出那古怪骨片之后,她的法宝竟然无法催动。

  听到徐青月的娇呼声,徐青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徐青蝶见此,身上灵力涌动。

  她一拍储物袋,一枚镇魂符便射向徐青汶。

  “爆!”

  徐青汶顿时呆滞,徐青蝶并未放过这个机会,她指尖之上,细细黝黑丝线转动,将徐青汶周身经络刺穿。

  黝黑丝线转动,顿时,徐青汶与徐青月的储物袋,便落在徐青蝶手中。

  徐青蝶眼中带笑,她灵力鼓动,瞬间感应到自己的沸血果了。

  不过,储物袋也不可以还给你们了。

  徐青蝶美眸连转,正要说话之际。

  陡然,异变突生。

  轰隆!

  一阵巨力袭来,徐青蝶如遭雷击,她连飞数丈远,瞬息被打翻在地。

  只是,徐青蝶毕竟是徐青蝶,她缓缓站起身,看着场中多出来的中年修士。

  徐青蝶眼神清冽,讥笑道:“好个二伯,竟以大欺小!”

  来人,正是徐青月之父,徐家筑基修士,徐盛帆。

  他不屑的看了徐青蝶一眼,眼中满是讥诮之色。

  “老三是废物,没想到,她女儿倒是倔强的很。”

  徐青蝶脸色阵青阵白,沉默不语。

  徐盛帆没有丝毫掩饰,他看向徐青蝶,说道:“我教训你,你可有不服?”

  徐青蝶眼中,满是屈辱,只是她仍旧躬身道:“青蝶不敢!”

  “你们呢?”说着,徐盛帆看向一旁。

  徐青轩倒是不置可否,他就想说话。但徐青翰更是年长,他捂住徐青轩嘴鼻,脸上带笑,说道:“二伯,这件事和我们本就没关系,我们只是来凑热闹罢了。”

  说着,徐青翰退到一旁。

  徐青月看到这一切,脸上更是得意,如同一只骄傲地孔雀一般。

  徐盛帆伸手一招,徐青月和徐青汶的储物袋,便到了他手中。除此之外,还有李墨送给徐青蝶的骨片法宝。

  徐盛帆打量了一眼,眼中满是惊喜。

  身为筑基修士,他瞬间便明白这东西如何使用,此物哪怕是他,都觉得不错。

  他轻咳一声,说道:“此物,便当做你打伤我女儿的赔礼,你可有不满?”

  “青蝶……不敢!”徐青蝶娇躯一震,头更低了。只是她的指甲早已深深地攥进掌心,刺得掌心发红,犹自未觉。

  徐盛帆见此,眼中满是冷意。

  他以前就听说过,老三的女儿,向来是心有沟壑,如今看来,这样的屈辱都能隐忍,若是她为难青月,以后青月可怎么敌得过?

  徐盛帆目露凶光,阴险道:“你不懂尊卑,枉顾家族之令,先去闭门思过一段时间吧。”

  说着,徐盛帆手中,一团涌动的灵力,便直直的向着徐青蝶丹田激射而来。这若击中,可就不是休养几天了。

  徐青蝶猛然抬头!

  她眼眶中满是屈辱和杀意,看着来袭的灵力,她想要躲避,但在徐盛帆的压制之下,她动都不能动弹。

  骤然,一声轻叹。

  “道友,如此为难一个小孩子,说不过去了吧。”话语从天外响起,却诡异的落在每个人耳中。

  “谁?是谁?”徐盛帆脸色大变,自己竟然全然未觉,来人实力可见一斑。

  来人并未现身,只是击向徐青蝶的灵力,无声消散。

  徐青蝶见此,美眸中,闪过一抹惊喜。

  徐盛帆到底是人老成精,他瞬间便想到了一个人。

  他挺直身子,目中冷意闪动:“听闻家族中来了一个客卿长老,怎么,李墨长老不打算现身相见么?”

  “我本过路人,见面就免了吧,告辞!”说着,暗处的李墨就想离去。

  徐家之人,他统统没有好感,也是见徐青蝶如此凄惨,才勉强出手而已。若对方执意教训徐青蝶,那也随意。

  只是,李墨不想出面,有人却不想放过他。

  徐盛帆一声冷哼:“这可由不得你!”

  说着,他全身灵力涌动。

  噼里啪啦声响中,如同鞭炮齐鸣,整个幽明竹林中,以他为中心,方圆十丈,幽明竹树寸寸断裂。

  他伸手一吸,幽明竹四散而去,向着四面八方击去。

  这幽明竹坚韧无比,徐盛帆此招,就是要让李墨退无可退!

  暗中,李墨身躯一僵。

  他的目光中,寒意森然。

  如同天外之人,骤然挤进了众人的视线。谁都未曾发觉,徐青蝶身旁,何时多了一个青衫书生。

  “镇狱!”

  一声淡然话语,天地一寂。

  半空中,断裂竹树生生地定在虚空之中。一众凝气修士,眼中不乏惊恐之色,只是他们周身灵力都无法催动。而在李墨对面,徐盛帆脸色涨红,他身躯微颤,似乎要脱离镇狱之压,只可惜依旧未能脱离。

  李墨,一招败敌!

  突然,如同溺水的人从水中浮到水面。

  阵阵急促的呼吸声中,场中凝气修士行动自如,唯有徐盛帆,依旧无法动弹。

  “你对我爹爹做了什么?”眼见于此,徐青月站到徐盛帆身旁,手指着李墨说道。

  李墨淡漠地看了她一眼。

  砰!

  骤然,周围空气变得凝固,徐青月再次无法行动。

  李墨看向徐盛帆,淡漠道:“你不是想见我么?我来了!”

  “你……这般倒行逆施,就……就不怕你的客卿长老之位,不稳么?”徐盛帆喘着粗气,咬牙挤出来这么句话来。

  李墨嗤笑道:“这,就不是道友需要关心的事了。

  道友以大欺小,抢夺法宝,我身为家族客卿长老,路见不平,出手阻挠,何罪之有。”

  说着,李墨心神一动,一道月白剑影闪过,徐盛帆感觉腰间一空,他的储物袋,便落到李墨手中。

  李墨随手一招,徐青月与徐青汶的储物袋,还有散落法宝,也都到了他身旁。

  他看向徐青蝶,说道:“敢拿么?”说着,这些东西就被推到徐青蝶身前。

  徐青蝶美眸转动,嫣然笑道:“有何不敢!”

  说着,她将所有东西都抱在怀里。

  与此同时,她的目光瞥向徐盛帆,眼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李墨摇了摇头,此女心性之狠辣,着实让他无奈。

  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李墨瞬息没了兴趣,他缓缓向着东厢而去。场中之人,竟然连大气都不敢踹一声,任凭李墨离去。

  眼见李墨要走,徐青蝶恨恨地看了眼众人,也随之离去。

  幽明竹林,石板路上。

  “喂,等一等!”徐青蝶对着前方的李墨喊道。

  李墨漠然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可以帮你掌控徐家!”徐青蝶脱口而出,眼中满是精明。

  李墨嗤笑一声,没再说话。他身影闪动,便要离去。

  徐青蝶眼见于此,心中焦急,脚下灵力涌动,似乎不追上李墨不罢休般。

  一边追,她一边吼道:“那你想要什么?徐家魂道功法?徐家祖祠?还是徐家祸门之后的隐秘?”

  李墨脚步一顿。

  他问道:“你知道怎么进徐家祖祠?”

  徐青蝶眼中露出一抹得色,说道:“那是自然,每个徐家人,都可以进入徐家祖祠。”

  “那客卿长老想要进入祖祠,需要什么?”李墨问道。

  徐青蝶笑了笑,只是眼中没有丝毫笑意,她檀口轻吐:“若你想去祖祠,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娶我!”

  李墨闻言,淡漠地看了徐青蝶一眼。

  夜色之下,徐青蝶姣好面容上,没有丝毫玩笑,只是她的眼中,也没有羞涩。她看向李墨的脸上,满是笑容,眼中,却满是冰冷。

  这才是徐青蝶,面容绝色,但精于算计。

  “我不会娶你!”李墨目光冷漠,断然拒绝。

  徐青蝶似乎早有猜测,她冷冷一笑:“李前辈,你既想去徐家祖祠,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娶我。除此之外,今日你如此扫落徐盛帆面子,此人心思狭隘,保不准在背后做些什么。

  你只要与我结成道侣,便是徐家自己人,以你的心智,应该明白才是。我不明白,你还在坚持什么。

  而且,您也不用担心此事对我有什么损害,甚至,你我结成道侣,我能获得更多修炼资源,能更快筑基。

  你我双方,互惠互利罢了,不是么?”

  李墨眼眸冰冷,此女如此精于算计,让他不喜。

  他淡漠道:“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进入徐家祖祠。”

  说着,李墨不再停留,径直离去。

  “等一等!”徐青蝶大喝,“我之前说过,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徐青蝶的声音很大,幽明竹林中,甚至有回声响起。

  只是,李墨并未转身,甚至连脚步都未曾停歇。

  原地,徐青蝶形单影只。

  良久,她扑哧一声笑了,笑颜如花。

  月色下,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你以为,你不答应就可以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