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伤势惨重的李墨

捏仙 冷皓东 3656 2019.08.09 18:01

  秘境试炼,第八天。

  城池废墟前。

  李墨一袭黑袍,目光冰冷。

  随着血槐林的一番闹腾,血槐树妖暴怒,青蚨山地脉震荡,不成人样。

  锋月谷修士,哪怕没有全部覆灭,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但这一切,并非没有代价。

  “哼!”

  李墨一声冷哼,脸色发白,额头冒汗。

  阵阵疼痛袭向识海,让李墨的脑袋,就像是裂开一般。

  过了数息,才稍稍缓解。

  从进入仙界小碎片后,与孟凌志大战,与鬼木、王清大战,与筑基修士鬼云大战,再到血槐林一战。

  李墨的神魂,早已经受创颇重。

  内腑、外伤,可以通过疗伤丹药修复。

  灵力损耗,可以依靠调息和丹药恢复。

  神识之伤,如何恢复呢?

  李墨眼中露出一丝忧虑。

  竭泽而渔!

  镇狱虽强,但对神魂的压力,太大。

  数次超负荷的使用,让李墨的神魂,黯淡无光,识海更是脆弱无比。

  仙界小碎片内,还是不要再轻易催动神识了。

  李墨揉了揉眉心。

  他一拍储物袋,一块朦胧白玉出现在手中。

  掩息佩!

  随着李墨灵力涌动,李墨身上气息全无,面容更是模糊。

  神识虽不能轻易动用,但这个无意间得到的法宝,却很实用。

  他缓步前行,古雀残剑握得很紧。

  爬满青苔的低矮城墙下,被剑意划落的石块散落一旁,三丈高的城门,依稀可以感受当年上古仙界巨城的气息。

  只是,残垣断壁之下,宽阔大道两旁的破落房屋,歪七扭八,没有人烟气息。

  翠绿藤蔓爬满了这些房屋,有的地方更是郁郁葱葱。

  在城池废墟中,一些低矮的树木耸立,形成了一个个的小树林。

  破败、衰落……曾经的上古仙界,一切痕迹都被岁月掩埋。

  李墨抬头看天,无风无浪。

  但他却可以感觉到,空中压抑到极点的压力。

  禁空阵法。

  上古仙城禁空,果然不只是传言。

  李墨一拍储物袋,拿出一柄飞剑,往上一扔。

  噼啪!

  才不过十丈高,一道闪电劈来。

  哐当声中,飞剑落地。

  看着焦黑的飞剑,李墨没再尝试。

  这可是下品法器啊。

  若是落在人身上……

  李墨摸了摸鼻尖,向着城池更深处走去。

  三万年的岁月,几百年的试炼。

  这座曾经辉煌的上古仙城,破落不堪。在没有阵法保护后,太多东西都消散在岁月长河中。

  “吼!”

  陡然,一道巨影从旁袭来。

  狰狞的巨口嘶吼,森白的牙齿直直的向着李墨的头颅咬来,让人几欲作呕的腥臭下,足有人高的青色巨狼,眼中满是凶暴。

  青奎狼。

  李墨心底一惊,面无表情。

  灵力涌动,古雀赤红剑意掠过,青奎狼前扑的身躯,蓦然一滞。

  扑通!

  一声巨响,青奎狼的身躯直直地撞在地上。

  一道血线在青奎狼头颅,猛然出现。

  温热的血腥味,顿时弥漫。

  数万年来,废墟城池中,也有不少妖兽。

  这只凝气十层的青奎狼,并不是意外。

  李墨凝视下,两旁房屋内,不少猩红的目光,在他击杀这青奎狼后,才缓缓退去。

  李墨继续向前走着,地上的青苔开始减少,火烧、雷击的痕迹,逐渐增多,路上时不时的妖兽尸体,让李墨精神一震。

  有修士的踪迹。

  渐渐地,李墨已经穿过了两条大道,他脚步未停。

  “钱大哥,你到底要怎样嘛?这火元丹和赤玉诀,我们给你就好了嘛。”

  一声娇滴滴地声音,顺着风,在李墨耳边响起。

  感受着空气中溢散的灵力……

  李墨目光明亮,向着声音传来的阁楼行去。

  在距离李墨极远的一处阁楼。

  数株树木掩映,一个笑容和煦的微胖修士牵着一只小猴,身下,倒着三个轻纱女修。

  三个女修浑身香汗淋漓,看起来颇为虚弱。

  只是,她们精致的俏脸上,没有恐惧。

  为首的那个淡红色轻纱女修,楚楚可怜地看着微胖修士。

  “哈哈哈哈……”

  钱福贵哈哈大笑,颇有些志得意满。

  青蚨山不能呆了,还以为自己这次秘境之旅只能这样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羽仙阁的修士。

  有清风酥这样的灵虫,不防之下,秘境内,谁人能是自己的敌手。

  柳菲儿银牙暗咬。

  自己这也太倒霉了,宗门消息这废墟城池中有一角阵法,阵法中有上古功法和丹药。可是,自己几个姐妹费劲刚从赤炎天斗阵中取了丹药和功法,转头就遇到了这钱有道。

  而且,不知道对方布置了多久。

  饶是自己早就有对方的情报,还是倒在了清风酥之下。

  真是该死!

  也不知道听风术法,能否让其他修士发现自己。

  柳菲儿挤出一丝微笑,道:“钱大哥,你说说,咱们七宗同气连枝。您这么有英雄气概,若是出去被人知晓,你竟然用灵虫对付女修,岂不是成为七宗笑柄么。而且,我们姐妹这么柔弱,您舍得么。”

  柳菲儿说着,她身旁羽仙阁女修,也可怜兮兮地看着钱福贵。

  此情此景,足以让人心生怜惜。

  钱福贵也不例外,他眼中露出一丝痴迷。

  不错啊,自己着实过分了些,竟然这样对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想着……

  钱福贵将清风酥放入灵兽袋,更是生出不能伤害羽仙阁仙子的念头。

  钱福贵脸上,都生出了殷勤的笑容。

  羽仙阁三人,美目流转,满是粉红朦胧之色。

  钱福贵身旁,半人高的金鳞小猴扯了扯钱福贵衣衫。

  钱福贵不耐烦地一把甩掉小猴的手臂,直直的向着羽仙阁女修走去。

  魅惑之术。

  才是羽仙阁的看家本领。

  “钱哥哥,快来扶一下菲儿嘛,菲儿腿都软了。”柳菲儿心中大喜。

  而她身后,另外两个羽仙阁修士,已经暗地里祭出了法宝。

  往前一点。

  再往前一点。

  看着钱福贵微胖的身躯,柳菲儿眼中光芒大放。

  一旁,小猴人性化地翻了个白眼,眼中满是无奈。

  陡然,钱福贵哆嗦一下。

  他一看自己的位置,吓得脸色大变。

  他一个后仰,连滚带爬的回到小猴身边。一拍灵兽袋,清风酥立时出现在手中。

  “你们竟然敢算计我!”

  钱福贵愤怒了,是真的愤怒了。

  他没想到,在清风酥下,对方三人竟然还有反扑之力。

  若不是有宝贝,自己可就真的栽了啊。

  “乖乖地,将你们身上的东西都给我交出来,否则,你们知道后果。”

  钱福贵恶狠狠地说道。

  他不是怜香惜玉,只是清风酥的作用下,对面三人不知为何只是身体虚弱,没有昏睡。而且,自己的攻击反而会被对方的法宝挡住。

  可惜!

  柳菲儿“花容失色”,眼神却一片清明。

  她看了一眼清风酥,眼中满是警惕。

  羽仙阁弟子,从小到大,不知道接触过多少迷药、媚术、惑心法诀。

  能让她们都着了道。

  说明,这钱福贵的灵虫,绝非寻常。

  “钱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呀,难道你忍心拿走菲儿这个弱女子的东西么。”柳菲儿黯然神伤。

  吹弹可破的俏脸上,更是潸然泪下。

  见柳菲儿如此,另外两个羽仙阁女修,也是泫然欲泣。

  魅惑之术,已经使用到极致。

  “当然不是,我……”

  钱福贵有些嗫嚅,他内心矛盾交割。

  一会儿,被魅惑住,想要上前去解救三人。

  一会苏醒后,又是阵阵害怕。

  这谁顶得住啊!

  钱福贵眼神变换,清醒时他也很焦急。

  迟则生变!

  可是,这羽仙阁修士的魅惑之术,着实难缠。

  场面,一时间竟然僵持住了。

  羽仙阁等人,也很着急,清风酥不撤,自己等人该怎么办?

  钱福贵身旁,小猴翻了翻白眼。

  它知道,自己该出手了,反正这傻子也不会发现。

  “唧!唧!”

  小猴子搓了搓手,从一旁拿了一块头颅大小的石头,就向着羽仙阁女修走去。

  它边过去边笑,笑的憨态可掬。

  羽仙阁三人,开始还不曾在意。

  她们如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钱福贵身上,哪里还能看别的。

  等她们看到时,小猴离她们仅有三丈了。

  “钱大哥,你这小猴子是怎么了啊?”柳菲儿脸色一白。

  她将自己的心神,放了一点到小猴子身上。

  她的眼神深邃,不断观想出老虎身影,身上竟也冒出凶悍气息了。

  小猴笑嘻嘻地,脚步却没有丝毫迟疑。

  钱福贵狂喜。

  “干得漂亮,小猴子,待会请你吃灵果!”

  蓦然,异变突生!

  钱福贵身后,出现一个黑袍青年身影,若是有人神识探查,只能看到一片虚无。

  这一刻,只有羽仙阁三修,能看到他。

  “动手!”

  柳菲儿当机立断,三人眼中,露出强烈的惊喜。

  而她们手中,法宝齐出。

  一道赤红灵索、一枚玉钗就向着钱福贵卷来,三道飞剑齐齐射向小猴子。与此同时,阵阵音律之声,从羽仙阁手中传出。

  钱福贵猛一个激灵。

  危险!

  他感觉到自己后背一凉,陡然,升起阵阵寒意。

  “宝贝……”钱福贵就要大叫。

  只是,在他叫唤的时候,一道黑袍身影闪过,一拳就袭向钱福贵后心,让他叫不出来。

  也不知钱福贵的宝贝是何物?

  虽然钱富贵没喊出来,但是许是他有这心念,钱福贵身形一闪,转瞬间,身影就在十丈外浮现。

  钱福贵还来不及松口气……

  一道赤红色剑意闪过,伏在他肩上的翠绿小虫,竹节般的身躯,瞬间化成几节。

  剑意从钱福贵脸颊划过,甚至斩断了他的一缕发丝。

  瞬息,钱福贵脸色煞白。

  “果然如此!”

  一道带着惊喜的声音,在他的身侧响起。

  钱福贵缓缓地转过头,只见来人一袭黑衫,面容模糊,身形瘦削。直到袭来之时,气息全无,显得有些阴森。

  而这人右手,宛如铁钳一般,紧紧捏住自己手腕。

  灵鬼宗?

  我啥时候得罪灵鬼宗的修士了啊?

  “疼,疼啊!”钱福贵疼得眼角流泪,“这位道友,你先松手,松手啊。”

  一切,都在瞬息。

  那小猴目瞪口呆,它手中石块,已经化作碎石块了。

  它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下钱福贵,自己这个便宜主人,到底怎么做到的?

  没有空间波动!

  真的是凝气十层!

  可是,他是怎么做到,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

  退得太快、太远,自己连出手救下都来不及。

  “唧!”“唧!”

  猛然,小猴子丢掉手上的碎石块,急忙跑到钱福贵身旁。

  李墨拖着钱福贵回来,看了一眼这个小猴子。

  “站住!”

  李墨冷然大喝,目光凝视着小猴子。

  这小猴子通体金黄色,身披鳞甲,此刻围绕着李墨和钱福贵转圈。

  在李墨的凝视下,始终徘徊在三丈之外,一脸焦急。

  “这寻宝猴是我在秘境试炼中偶然得之,可寻宝探秘,有奇效。道友如果喜欢,赠与道友如何。道友稍微松下手啊,我手真的很疼。”

  钱福贵可怜巴巴地道。

  是错觉么?

  方才,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