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钱福贵的有缘人

捏仙 冷皓东 3599 2019.07.30 10:00

  就在李墨与矮胖修士大战之际……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钱福贵脚步一顿,对着身旁花布衫修士问道。

  他向着身后望了望。

  黯淡的天色下,只有昏暗的密林,薄暮冥冥。

  花布衫修士迷茫的摇了摇头:“没有啊,钱师兄。”

  钱福贵皱眉。

  他也没听到什么,却骤然心血来潮。

  钱福贵看了看天色,说道:“我们快点吧!”

  花布衫修士无奈地点了点头。

  他一个凝气四层修士,只能用跑的了。

  加快速度后,过了小半个时辰,二人便就到达了李墨神识中的小山村外。

  “钱师兄,就是这!”

  花布衫修士恭敬道。

  钱福贵左右看了看。

  自从三年前,遇到那家伙后,他就谨慎到极致。

  钱福贵眼珠转了转,笑道:“你今天有福了,让你见识见识兽灵宗的万毒水。”

  说着,钱福贵一拍储物袋,拿出一瓶粉红色的灵水。

  忌惮地看了一眼这液体,钱福贵缓缓打开瓶盖,将水倒入地底。

  瞬间,在花布衫火热的眼神中,这灵水气息就蔓延开来,空气莫名变得有些躁动。

  一条条蜈蚣、蝎子、大虫不知从何处爬来,它们缓缓向着村落爬去。诡异的是,站在村口的钱福贵和花布衫修士,它们仿若未觉。

  “其他人不修我兽灵宗灵诀,一旦进入毒虫范围,便会被攻击。”

  钱福贵摸了摸肚子,自得一笑。

  花布衫修士看向地上密密麻麻的毒物,癫狂叫道:“妙啊,妙啊,这万毒水果然奇妙,不愧是筑基长老的成名之作。”

  钱福贵厌恶地看了地上毒物一眼,说道:“你若喜欢,可以捕捉一些好的毒虫。”

  哪怕要杀对方,也要先给些甜头啊。

  果然,花布衫修士大喜过望,连连叫道:“谢谢钱师兄,谢谢钱师兄,今后我一定以师兄之意马首是瞻。”

  钱福贵微微一笑。

  花布衫修士则目光炽热,扑向早已心动的毒物,连连将它们放入自己的灵兽袋。

  这一动作,让钱福贵更是面露不屑。

  “哪里来的蛇?”

  “啊,怎么有这么多蜈蚣,那边也有。”

  “大家快出来,出事情了!”

  “好多人被咬了!”

  ……

  没过多久,村里火光四起,人头涌动。

  修仙者耳聪目明,钱福贵自得一笑,缓缓走进村落。

  河边,孙铁一棍子打死一只蜈蚣,脸色骤变。

  到底是谁?

  竟然做出这等事情。

  陡然,一声傲然声音传了过来。

  “孙铁,我知道你在这里,再不出来,这整个村落的人,都要因你而死。”

  天空,一弯新月升空,几许星光点缀着。

  这个平静的村落中,大部分都被毒物咬伤,部分伤重的,都在口吐白沫。

  没被咬到的,这一个也拿着一个个火把。

  被毒物驱赶着来到钱福贵身前,畏惧地看着他。

  仙人!

  还是两个仙人!

  钱福贵看着面前的一群人,都是毫无灵力波动,且青壮都已中毒,这才放下心来。

  另一边,孙铁看了看身旁女子的腹部,没有说话。

  然而他没发觉的是,他们小屋外的毒物,越来越多。

  钱福贵得意一笑。

  目光却盯着孙铁所在的房屋。

  修仙者和普通人的差别,如萤火与皓月之光。

  钱福贵双目紧闭,双手掐诀。

  不一会儿,毒物立刻全部向着一个方向爬去。

  正是孙铁的家!

  阵阵簌簌落落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挠着门。

  屋内,蜈蚣、毒蛇,从屋顶簌簌落下,仿佛在下一场毒物之雨。

  看着身旁脸色煞白的女子,孙铁眼中满是歉意。

  “别怕,有我在!”

  他将女子护在身后,身躯一震,属于修士的威势散发。

  “住手!”

  一声大喝,普通毒物瞬间被震慑,不敢靠近孙铁。

  然而,一些异种五毒之物,依旧不屈不挠。

  “吱呀”一声,孙铁猛然推开大门。

  门外,钱福贵自得一笑:“有缘人,我们又见面了。”

  钱福贵微不可查地瞥了一眼孙铁腰间,看到空无一物,眉头一皱。

  他目光炯炯,孙铁自然感觉到了。

  孙铁怒喝道:“你是谁,为何要做此伤天害理之事?”

  钱福贵怔了一下。

  这才想到,自身借助宝贝改变了气息和身形,一般人却是认不出的。

  “桀桀,孙道友,难道忘记我了么?”

  钱福贵桀桀一笑,突然感觉这样太像坏人,连忙轻咳一声,笑道:“嘿嘿,难道你忘记清风酥了么?”

  说着,钱福贵肩膀上,一只翠绿小虫,缓缓爬了出来。

  随着这小虫出来,整个村落的百姓,全都脑袋昏昏沉沉,双眼晕眩间,倒在了地上。

  就连孙铁身旁的女子,也是如此。

  孙铁眼底冒火,怒道:“原来是你!钱福贵,你想要法宝,我孙铁给你便是,犯不着针对乡亲们。”

  说着,孙铁身旁出现一柄玄铁小剑。

  钱福贵搓了搓手,笑道:“嘿嘿,孙道友误会了,你我相逢有缘,只是两年未见,钱某想念得紧啊。”

  “哼,孙某宁愿一辈子都未曾碰到你。”

  孙铁将女子扶到一旁,冷哼一声。

  当年,自己离开清溪坊市后,无意间得到一处藏宝图。

  孙铁便明白,自己的机缘来了。

  费尽千辛万苦后,得到这个凝气圆满前辈的遗物,来到栖霞山这边。

  万万没想到,在丹霞坊市偶遇了钱福贵,当时看这钱福贵,以为是个可信之人。

  没想到,竟然突袭于他!

  孙铁明白,有一类修士,专门打劫来往修士。

  钱福贵,应该就是这样的人!

  事后,若不是自己扔下宝物,断臂求生,恐怕都逃不过对方的追杀。

  饶是如此,孙铁也身受重伤。

  一个凝气七层修士偷袭凝气四层修士,能活着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若不是这样,恐怕也遇不上她!

  孙铁看了一样躺倒在旁的女子,目光中满是柔情,满是不舍。

  孙铁又看了一眼女子微微隆起的腹部,眼中露出遗憾。

  今天……自己恐怕难逃一死了。

  钱福贵有些志得意满。

  以前是个商贾,没享受几天好日子。

  自从来了这修仙界,坑蒙拐骗,哪有这样的风光。

  现在,自己也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了!

  这让他有些自得。

  等拿了秘境中的宝贝,自己再离开栖霞山。

  嘿嘿,成了筑基,天下就大可去得。

  “哼哼,知道是我,孙道友快些将宝贝交出来吧。”

  钱福贵越看孙铁,越觉得他尖嘴猴腮,甚是可爱。

  此人与我实在有缘,要不要只废掉对方修为,留他一条小命呢?

  钱福贵摇了摇头。

  对方明显恨极了自己,不行不行。

  钱福贵看了身旁花布衫修士一眼,眼珠一转,说道:“孙道友,不如这样,你只要打败我这师弟,我就只要宝贝,不杀你妻儿如何?”

  “钱福贵!”

  孙铁身躯一震,脸色变幻不定,痛苦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他知道,这一切都取决于钱福贵的心意,但他没有选择。

  钱福贵老神在在。

  咱们做商人的,最好还是不要打打杀杀。

  自己以后就应该多养些修士,这样可以避免动手了。

  这一刻,钱福贵仿佛打开了新的大门。

  花布衫修士不疑有他,虽然他心底也疑惑钱福贵的称呼。

  但在他想来,这不过是小事,反正自己是钱师兄心腹。

  他看了看孙铁修为,凝气四层!

  和兽灵宗弟子同级别,你还能落着好?

  花布衫修士狞笑一声!

  转瞬,花布衫修士弓着腰,阿谀笑道:“钱师兄,您就瞧好吧,这种小事,就交给师弟我了。”

  钱福贵诧异地看了眼花布衫修士,点了点头。

  花布衫继续舔着脸,躬身退了几步,旋即,看向孙铁。

  他也不说话,一拍储物袋,一只血红色蟾蜍便出来了。

  “咕咕!”

  这蟾蜍一出来,孙铁感觉场中气氛瞬间阴冷了几分。

  这一刻,他与花布衫修士不过三丈,孙铁谨慎地看着那蟾蜍。

  他也听过兽灵宗的名头,知道他们役使灵兽出名,这蟾蜍肯定不是好惹的。

  嗖!

  骤然,一道金光激射而来,孙铁头皮发麻。

  什么东西!

  叮的一声轻响,孙铁震惊的看着手中的玄铁小剑,只见上面,多了一个筷子粗细的孔洞,孔洞边缘,还呲呲作响。

  而他连刚刚是什么都没发现。

  这让孙铁惊骇欲绝,他手中的玄铁小剑虽不入品,但也不俗。

  放凡俗妥妥的神兵利刃,竟然被一只蟾蜍……

  孙铁又看了一眼玄铁小剑的孔洞,这要是在我身上……

  孙铁心中一颤,神情肃然地看向花布衫修士。

  花布衫修士狂笑,伸手一指,就想让蟾蜍继续进攻。

  “这是什么灵蟾?”

  一旁,突然一个好奇的声音响起。

  钱福贵心底得意,他要的,可不是一边倒的争斗。

  花布衫修士谄笑道:“回钱师兄的话,此蟾叫枯血蟾。”

  花布衫修士早就知晓钱福贵在兽灵宗的根底,两年前入宗,有筑基修士撑腰,自己还是宗内核心弟子。

  竺厚的高枝儿自己攀不上,这钱有道我肯定能攀上吧,更不要说这两年来我帮他处理了那么多事情。

  以后争夺长老之位,钱师兄不要收些根底么?

  至于到底是钱福贵还是钱有道,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花布衫修士脸上的笑容,愈发殷勤了。

  不得不说,花布衫修士和钱福贵所想,千差万别。

  钱福贵有宝贝在手,修为虽低,但眼光可长远得很。

  而花布衫修士,却只看到小小的兽灵宗。

  回答完钱福贵的话,花布衫修士不屑的看着孙铁,这是来源宗门修士对散修的藐视。

  孙铁面色惨然,他刚刚不是不想趁机偷袭。但是那诡异蟾蜍,一双淡黄色竖瞳,死死地盯着他,让他完全没有偷袭的机会。

  钱福贵看着这一幕,轻咳了一声,他觉得自己该出面了。

  否则,这孙铁搞不好要同归于尽了。

  身处绝境之人,不可过分施压。

  来时,他便先让孙铁无法逃走,但绝望之下,对方或许会拼死一搏。

  钱福贵可没忘自己来的目的。

  但若是直接挟持对方妻儿,若是性情刚烈,恐怕会想到鱼死网破。

  于是,先让花布衫修士出手,同阶修为,给孙铁一线生机。

  等战败后,我再出场,威逼利诱。

  实在完美!

  钱福贵想桀桀一笑,心底又轻轻啐了一口自己,生意人要和气生财,不能笑得这么坏。

  于是,他背负双手,轻咳一声,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轰!

  一道轰鸣之声炸裂,在钱福贵惊颤的眼神中,花布衫修士瞬间震死,眼底的张狂都未曾散去。

  场中,多了一个身穿杏黄色衣衫、脚踩青色飞剑的普通青年!

  “徐青空!”

  “李墨……兄弟?”

  “我们真是有缘啊。”

  李墨淡漠的声音响起。

  一时间,钱福贵头皮发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