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如何离去?

捏仙 冷皓东 4149 2019.09.01 10:00

  “分立五行,开合八门。天盘六癸,地盘时干……阵法一道,果然博大精深。”李墨掌心,一枚玄白玉简散发莹莹之光。

  时间流逝,转眼,便是数个时辰。

  他看着周围青松,眼中露出一丝兴奋。

  若是自己所料不错,要不了几天,自己就可以出去了。

  李墨缓缓站起身来,顿时,让红素和宁白鹜都感到诧异。

  这几个时辰,红素还有数次尝试,但李墨却始终坐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这让初期有些期待的宁白鹜,心里对李墨满是失望。

  李墨并未在意,他选了个方向,便向着山林走去。

  李墨走远后,红素淡淡道:“如何了?”

  “有些麻烦,这阵法不止会扰乱神识,迷乱感知,还会让人无意识地兜圈。只要踏错一步,哪怕你看的是真的,都有可能在一个范围绕圈子。

  这里,不仅仅是一个天然幻阵,而是一个天然幻阵中,包含无数个小型幻阵,阵阵相连,让这幻阵更难破解。更麻烦的是,阵势会变!”宁白鹜眉头微皱,说道。

  “阵势会变?”红素眼中满是震惊。

  宁白鹜点头道:“山无长势,水无常形。阵势会变,意味着推衍难度提升百倍,因为此刻的破阵之法,下一刻未必还能使用。天然幻阵果然与阵师的阵法不同,着实厉害啊。”

  “这下麻烦了。”红素口中喃喃。

  “咦?”猛然,红素说道,“他怎么还没回来?”

  宁白鹜也是一怔,说道:“估计是迷失了吧,没事,待会就会转回来。说起来……你觉得他还能挥出那一剑吗?”

  红素闻言,顿时明白宁白鹜的想法。

  她笑盈盈道:“不如,宁道友去试试?”

  宁白鹜笑道:“红素道友何必如此,我就不信,你对这小辈的储物袋就不好奇。呵呵,可以释放剑意的古怪残剑,还有可斩结丹的剑诀,区区一个筑基修士,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说起来,还有灵石买两张路引,身家颇丰。

  他的灵兽袋内,又藏了什么呢?”

  红素闻言,眼中贪婪之色一闪。

  她陡然轻笑道:“那又如何,你敢对他动手么?”

  宁白鹜收起八卦圆盘,看着红素,突然笑了起来。

  红素也凝视良久,也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合作愉快!”

  “得找一个好的机会才是啊。”

  ……

  窸窣!

  阵阵窸窣之声,李墨的身影,出现在场中。

  他眼中,满是对阵势的思索。

  他一拍储物袋,手中拿出了一枚新的阵道玉简。

  一边看着,李墨再次向着山林行去。

  宁白鹜和红素对视一眼。

  眼中,满是不屑。

  李墨此举,更是验证了他们的推断,李墨不止是迷失了,而且还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急躁。

  怪不得,只是筑基!

  时间,就在二人的诡谲心思和李墨不断尝试中,渐渐度过。

  李墨破阵的第二天……

  “他人呢?”宁白鹜揉了揉眉心,从对阵势的思索中回过神来。

  红素讥笑道:“还不是去‘破阵’了,小家伙比你这个阵师都要忙呢。”

  宁白鹜心下了然,不屑道:“看了阵道玉简,就以为能出去么?简直是笑话!”

  红素下意识地点头,鄙夷道:“不错,这些天他回来地越来越晚了,恐怕是找不着北了。”

  宁白鹜皱眉道:“或许是迷失在另外的幻阵之中吧。”

  除了迷失,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宁白鹜没说。

  那就是走得更远,破解的阵法更多!

  只是,宁白鹜从心底否定了这个想法。

  区区一个筑基修士,看了一两天阵法,能破解阵法?

  宁白鹜嗤之以鼻,他看了眼周围的阵势,目中光芒闪烁,已经浮现出周围千里的所有变化。

  他人在原地,但他自信,自己离开时,将不会出错。

  此刻,埋骨山中,宁白鹜偏北,千里之外。

  李墨看着周围依旧祥和的青松林,眼中露出无奈。

  “只能走到这里么?”

  他储物袋中的阵道玉简,已经全部看完了。

  都是一些基础的阵道玉简,正适合李墨。

  只是,玉简太过基础,在这天然阵法下,李墨哪怕神识能发觉真正的生路,但也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了。

  有时候,看似前方十丈就是这个小幻阵的生门,但李墨往前踏了一步,却莫名后退了百丈。

  有时候,他神识发觉生路在左侧,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到达这生路之处。

  一步之差,一切便都要重来。

  阵法之道,实在是玄妙。

  李墨神色,露出一丝痴迷。

  只是,储物袋中的阵道玉简,已经不足以支持他继续推衍下去了。

  李墨想了想,喃喃自语道:“怎么忘了他呢?如今看来,还得回去一趟了。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

  李墨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他能发现生路,只要知道怎么走过去,便能走得更远,便能更快地离去。这不能算是破阵,只是知道生路,想办法走出去便是。

  李墨抬眼看去,红日渐渐西斜,山林开始昏暗起来。

  西斜?

  李墨嘴角一扯。

  在这天然幻阵中,模糊了感知,红日落下的地方,未必就是它真正下坠的方向。

  他一转身,重新推衍变化的阵势,踏上归途。

  云遮雾绕,看不清星辰,但有神识,李墨在数百次的尝试中,早已是轻车熟路。

  不一会儿,李墨看到前方的火光,精神一震。

  他已经感受到了,宁白鹜和红素的气息。

  依旧是熟悉的地方,一丛篝火,散发着温暖的火苗。宁白鹜和红素正坐在火堆旁,似在交谈什么。

  骤然,阵阵窸窣声音响起。

  二人对视一眼,没再说下去。

  宁白鹜向着声音出现的地方看去,李墨手握古雀,走了出来。

  他皱眉道:“道友似乎饱受折磨?”

  李墨一愣,他看了看自己,只见此刻的他蓬头垢面,眼中更是不眠不休推衍阵法下的血丝,看起来狼狈不堪。

  一旁,红素叹道:“小哥哥,何必这么拼命呢?这只是徒劳罢了!不如等宁道友破阵之后,我们跟着他一起出去便是,也不用受这些罪了。”

  “若是不做,怎知是徒劳!”

  李墨看向宁白鹜,拱手道:“宁道友,我想要买你的阵道玉简,不知可否割爱。”

  “你要买我的阵道玉简?”宁白鹜先是一愣,旋即笑道,“行啊,两万中品灵石,我就卖给你!”

  说着,宁白鹜手中,便多了一块玉简。

  李墨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场中便出现了一个灵石堆,灵石晶莹剔透,除了中品灵石之外,更多的还是下品灵石。

  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十分震撼。

  李墨二话不说,拿了宁白鹜的阵道玉简,便径直离去。

  原地,宁白鹜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堆灵石。

  过了许久,红素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她看了眼李墨离开的方向,说道:“刚刚我差点忍不住,就想要动手了。”

  “我又何尝不是啊!”宁白鹜眼中,嫉妒之色一闪。

  “宁道友,你的阵道造诣很高,不如……”红素笑着,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不错,我也是这般想的。”说着,宁白鹜一笑,身形连动,便开始在原地布下阵来。

  良久,宁白鹜笑道:“我已经在此地布置了数十个阵法,除了幻阵之外,还有攻击阵法。我等,只需要守株待兔即可。”

  只可惜,自这次后,李墨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

  红素闻言,目光闪动。

  她笑道:“此话甚妙,说起来,宁道友,你刚刚给他的,是真正的阵道玉简么?”

  宁白鹜笑道:“自然是真的,我宁白鹜,怎么会做这种无耻之事。”

  红素撇了撇嘴,这些时日,李墨时常去探索阵法,她和宁白鹜多有闲聊,何尝不知,眼前之人除了对阵道的痴迷之外,心机深沉,自私自利,哪里会为了别人着想。

  如果说没有作假,定然是怕李墨察觉。

  而且,就算给了真的,李墨也未必能够拿走不是么。

  红素笑了笑,没再说话。

  另一边,夜色已浓,李墨一个人走在山林之中。

  他的手中,拿着的正是宁白鹜的白川卦星术,与他自己手中的阵道玉简相比,明显是强了一个层次,若不是自己恶补了阵道基础,恐怕都未必能够看懂。

  还好,勉强能看懂。

  自己不需要学破阵之法,只需要找到白川卦星术中,出去的方法,便足够了。

  李墨深吸口气。

  思索着白川卦星术的要义,也向着更远地方走去。

  他时左时右,忽前忽后。

  若宁白鹜见了,也要讶异,李墨竟然每次都能走到生路之上。

  只是,饶是如此,除了能走得更远之外,也根本无法破阵。

  若是常人,此举没有意义,但对于李墨而言,却未必如此。

  幻阵,不能蒙蔽他的神识!

  李墨相信,只要自己能走到更远的地方,神识终究会发现异常,直到……找到出口!

  李墨的目光中,除了血丝之外,还有一道道细白丝线在眼前蔓延。这是他在埋骨山中,已经走过的路,推衍之下的阵图。

  时间,就在李墨这样孜孜不倦地探索中,缓缓过去。

  李墨开始推衍阵法的第三日。

  天色灰暗,宁白鹜披头散发,他已经推演出了方圆一千六百里的阵势变化了。

  越往后,推衍越难。

  他习惯性地揉了揉太阳穴,眼中露出讶异之色:“他还没回来?”

  红素无奈摇头:“没有,从昨日开始,我就一直在等他,可是方圆千丈,都没有他的气息。难不成,他又陷入哪个幻阵了么?”

  “不应该啊,他毕竟是筑基后期修士,不应该一次又一次地犯错才是。”宁白鹜眉头微皱。

  此刻,距离两人万里之遥。

  李墨眼中满是兴奋,在他神识角落,一株与青松不同的树木,随风摇曳。

  这么久,终于是发觉了不同的地方了。

  李墨没有因为兴奋乱了阵脚,他深吸口气,向着左后方踏了一步。骤然,神识之中,那一角变大了少许。

  李墨心中亢奋!

  没错,这就是生路。

  “乾位七步,兑位九步,白川游星,坎卦向北,坎位,哪里是坎位……”

  随着李墨的喃喃自语,这最后一段路程,他终于走了过来。

  神识感应中,一股蛮荒的气息,让李墨心神颤抖。

  云苍山的气息!

  李墨精神大振,在这阵法中,虽不过三天,但李墨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如今,终于能够出去了。

  李墨看了眼身后,宁白鹜与红素所在的方位。

  他目中也有讥诮之色,宁白鹜与红素的恶意,他岂会全然不知。

  自己回去后的沉默不语,掏出灵石的瞬间杀意……

  想了想,李墨心念一动,玄月长剑在一旁的青松之上划动。

  而后,李墨身形一闪,便向着阵外而去。

  阵外,武国就在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