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元霞宗

捏仙 冷皓东 4239 2019.08.25 18:00

  月白风清,凉风习习。

  栖霞山的晚风,卷动千里云烟。

  苍炎峰后山山坳,一丛篝火,散发着温暖的光芒。篝火之上,一只野兔被烤的呲啦作响,油光四溢,香气弥漫。

  烤野味这种事情……李墨不太熟练。

  这种食物香味太重,很容易暴露位置。平武城时,若陷落云苍山太深,李墨向来是用树根充饥,从未做过这些。

  不过,草药香叶,李墨还是能辨别一二的。丹岐宗后山,对修炼无用的香叶也有许多。常年灵力浸润,更有一股独特的香甜。

  借着溪水洗濯干净,将香叶放入清洗后的野兔肚中,别有一番风味。香叶作用下,尽管李墨掌握不了火候,但这只野兔,依旧满是香气。

  “入秋了啊……”李墨喃喃自语。

  入秋,也到了离别之时。

  他左右看了看,树叶铺地,遍地木枝,污水横流,更有断裂树干,一副衰败气息。

  结丹大典的战斗痕迹,恐怕要许久才能消退。

  依旧是后山山坳,此时却一片孤寂。

  就是在这里,自己遇到了劳横,借助劳横之手,有了离宗的全盘打算。

  时过境迁,一切都恍如隔世。

  李墨眼中,露出一抹孤寂之色。

  篝火之下,他一袭青衫,平凡的面容下,也有股书生意气。

  若回到李家村,定会被大家以为是赶考书生。

  李墨目光柔和,骤然沉默。

  三天前的结丹大典,历历在目。

  栖霞山三宗归一,成立元霞宗!

  锋月谷修士,自然振奋,因为孟云昌是元霞宗宗主!

  他们,是笑到最后的人。

  至于兽灵宗修士,许多人沉默间,直接离开了。这其中,不乏筑基修士与宗内天骄。赵非灵走了,在她洞府死去的竺厚,让人遐思不断,只是真相如何,谁也不知。

  丹岐宗是三宗损失最为惨重的一个宗门,若不是有曹化玄与方尘远,恐怕很多人都会选择离去。

  饶是如此,丹岐宗弟子,依旧十不存一!

  顾秋柔、董素心、赵元胡、齐景周、项丹阳……丹岐宗结丹修士,只剩下曹化玄侥幸存活。

  更不要说筑基修士……项丹阳的势力,虽说在李墨算计下,有数位筑基长老或死或逃,但残余势力,依旧给丹岐宗筑基修士重创。而凝气修士中,丹岐宗损失惨重,无数凝气弟子,惨死在战场于波之下。

  丹岐宗胜了么?

  胜了!

  只是这胜利,让丹岐宗众人,十分憋屈。

  胜了,但元霞宗宗主之位,不是丹岐宗的!

  胜了,但损失最为惨重,五位结丹、数十位筑基、还有无数凝气。

  胜了,但整个苍炎峰,阵法破损,苍炎峰陷落。

  这样的胜,还算胜利么?

  李墨摇了摇头。

  如今,一切都成过往,栖霞山已经没有丹岐宗了,只剩下……元霞宗!

  这三天时间,他没有离开苍炎峰。

  孟云昌的威胁,李墨可不曾忘记。

  他原本以为,孟云昌要在结丹大典当日发难,但孟云昌竟然能忍得住。

  这都能忍,说明孟云昌下次来时,定然是雷霆一击。

  正好,孙金道基恢复,也需要时间。

  好在,自己手中有项丹阳储物袋,孙金恢复起来,应该不至于太慢。而且,秘境试炼中,夺自羽仙阁修士的火元丹,更是与孙金气息契合,对修复它的伤势,有奇效。

  想着想着,骤然,一股焦糊之味传来。

  李墨抬眼看去,刚刚还香气四溢的烤野兔,靠近篝火的地方,竟烧成黑炭模样。

  “哈哈哈哈……”

  蓦然,一阵笑声传来:“李兄弟,看来烤野兔,你还是不行啊。”

  随着笑声,有些扭捏的方尘远、笑意盎然的燕重山,还有一脸好奇的风铃与薛辰,从阴影中走了过来。

  李墨结丹神识,自然早有察觉。

  “好久不见,方兄、燕师兄、风铃师妹,薛辰!”

  燕重山的笑容,越发爽朗。

  他一把拉住方尘远,笑道:“我就说李兄弟没那么小家子气,来吧,不妨碍加几个人吧。”

  李墨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方尘远走到李墨身前,眼中依旧是惭愧之色。

  “没想到,李兄的修为,竟然如此高深。苍炎峰一战,风采昂然啊。”

  李墨笑了笑道:“只是自保罢了。还没恭喜二位,筑基有成啊。”

  “哎呀,你们几个就不要继续恭维了,坐下说吧。”风铃在一旁,满眼笑意。

  几人点了点头,围着篝火坐了下来。

  燕重山抱着风铃,坐了下来。

  方尘远对着薛辰努了努嘴……

  原本想旁听的薛辰,一脸委屈,身形骤然消失。过了数息,他手提数只野兔归来。

  燕重山看了看四周,叹道:“李兄弟倒是找了个清幽雅静之地,这几天,我们可是忙坏了。”

  李墨笑道:“忙一些,不说明元霞宗更好了么。”

  “倒也是。”

  方尘远叹道:“这一战太过惨烈了。整个苍炎峰,几乎全部毁掉了。

  议事大殿、演武台完全毁掉了,就连黄门殿,也被山石淹没。这些天,光是重建我们都累得够呛。

  除此之外,顾秋柔等结丹师祖遗物的归属、若不是曹化玄师祖,或许便不会那么顺利落在我们手中。”

  顿了顿,方尘远摇头道:“最大的打击是,我丹岐宗弟子,心态都有了些变化。

  元霞宗中,我们丹岐宗势力不弱,但大家都担忧孟云昌报复,还有王……元婴修士的存在,若不是有曹师祖和我劝解,丹岐宗一脉,在结丹大典之后,就土崩瓦解了。大家,都很需要一个主心骨。”

  说着,方尘远看了李墨一眼。

  李墨面不改色,方尘远等人到来的目的,他早有猜测。

  燕重山说道:“的确如此,虽只是短短三日,已经可以感受到差别。议事从来不叫我丹岐宗之人,丹岐宗弟子没人搭理,苍炎峰都是我丹岐宗一脉收拾的,锋月谷和兽灵宗的人,竟然没一个人前来相助。

  哼,什么元霞宗,说到底,大家依旧是各怀心思。”

  风铃没有说话,只是紧紧依偎在燕重山身旁。

  “三宗归一,栖霞山百废待兴,孟云昌难道不管?”李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孟云昌也是心有沟壑之辈,不至于如此不智才是。

  燕重山与方尘远对视一眼,方尘远叹道:“若是正常修士,自然不会如此,但……如果是一个疯子呢?”

  “此言何意?”李墨眉头一皱。

  方尘远道:“我得到消息,兽灵宗参与秘境试炼的修士,除了赵非灵失踪之外,所有人都死了。除此之外,楚寒锋与徐飞同归于尽,孙越阳也失踪了,这么看来,锋月谷参与秘境试炼的修士,已然全都生死不明了。”

  “不是巧合?”李墨目光闪动。

  方尘远摇头:“应该不是,我询问过曹化玄师祖,孟云昌最后进入秘境之中,虽然活着出来了,但秘境试炼空间不稳,定然遭受重创。如果神魂受创严重,而且心神遭受巨大打击,结丹修士疯掉,完全有可能。”

  橘黄色火苗,噼里啪啦作响。

  李墨神色,有些阴晴不定。一个疯掉的结丹修士,或许考虑问题不周,但他若想对付谁,行事将会更加疯狂。

  李墨有种直觉,孟云昌定然是在准备着什么阴谋,想要借机对付自己!

  篝火旁,除了薛辰忙着烤野兔外,众人皆是一脸肃穆。

  眼见气氛有些沉默,燕重山笑道:“咱们好不容易有时间聚在一起,不说这些糟心事了。李兄弟,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李墨道:“我打算离开栖霞山,去外面看看。”

  李墨此言一出,方尘远目光闪动。

  他连忙道:“李师弟为何要离去?如今栖霞山百废待兴,元霞宗,也是咱们提升修为的机会啊。”

  “方师兄,元霞宗,已经不是丹岐宗了。”李墨摇了摇头,说道。

  方尘远目光灼灼:“元霞宗,可以是锋月谷的延续,自然也可以是丹岐宗的延续。若是你愿意留下来,我们未尝不可与孟云昌一争高下。而且,旁人不知,我们知道,孟凌志并非至强,你才是三宗凝气天骄中的无冕之王。

  只要你留下,自然便是我丹岐宗一脉的主心骨。”

  李墨扒弄着篝火,沉默不语。

  燕重山目光闪动,笑道:“不说这个了。来,这个是我从劳横师叔那里拿到的酒,咱们兄弟几个,今夜不醉不归可好。”

  说着,燕重山一拍储物袋,拿出了一个酒香四溢的酒坛。风铃撇了撇嘴,并未作声。

  “兔子也烤好了。”薛辰举着手中的叉子,笑着说道。

  方尘远却没有顾这些,他猛然站起身来,说道:“李墨师弟,以你的心智,相信早已明白我们过来的原因!你修为远胜于我,若是愿意留在栖霞山,定然会有一番作为。

  甚至……一争元霞宗之主,也未尝不可!

  你修为强大,整个丹岐宗,都会以你为首。除此之外,顾秋柔师祖留下的遗物,素心师祖留下的煞元丹法,或是藏经楼中的神通术法……无论你想要什么,只要是丹岐宗有的,都可以给你!

  哪怕你觉得秘境试炼中,我方尘远对不住你,只要你说一句话,我愿认你为主。

  只要……你愿意留下来。”

  说着,方尘远眼中露出哀求之色。

  细看过去,火光之下,方尘远胡渣青黑,眼眶更有血丝,显得颇为憔悴。

  李墨长叹道:“方师兄,非是我不愿留。只是,丹岐宗,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之物。而且,在下有一个长辈,神魂溃散,实在是耽搁不得。方师兄的好意,在下也只能心领了。”

  丹岐宗,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

  方尘远目中,露出黯然之色。

  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哈哈哈,也罢,确实不该这么逼迫师弟。这样吧,薛辰,我们再去找些野味,几只兔子怎么够。今夜,我们要不醉不归。哈哈!”

  “方师兄,不必……”

  “难得相聚,李兄你一走,以后恐怕就很难相聚了,今夜可不要拦我。”方尘远一摆手,他身形一动,转瞬拉着薛辰离去。

  李墨看向燕重山,眉头微皱:“局势,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么?”

  燕重山眼中,没有笑意。

  他轻叹道:“局势,比我们说的更加严重。劳横师叔断臂,战力锐减,筑基后期修士,能撑场面的,就他一人。曹化玄前辈,更是有归隐之心。

  这些时日,方公子一直给自己很大压力。孟云昌有端云城钦点,除非修为超越他,否则我们没有理由动手。

  若不是实在找不到生路,我们也不会来打扰你。

  等孟云昌整顿完三宗,我丹岐宗一脉的命运,可想而知。

  为今之计,只有你能救我丹岐宗一脉。方公子有句话倒是没说错,你若愿意留下来,我们愿意奉你为尊。丹岐宗之物,也任由你予取予求。事实上,我们今日来,也是丹岐宗所有修士的意愿。”

  篝火之下,燕重山道明来意。

  李墨,唯有沉默。

  “哈哈哈,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呢?”不过片刻,方尘远与薛辰便回来了。

  二人手中,空无一物。

  李墨摇头笑道:“无事,燕师兄和我聊了些趣事。”

  燕重山闻言,微微一叹。

  方尘远似若未觉,笑道:“哈哈,那就喝酒!”

  说着,方尘远给每个人手中塞了一个烤野兔。他自己拿起一个酒坛,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哈哈,也罢,今天,不醉不归!”燕重山见此,再拿出一个酒坛,一掌拍掉泥封。

  顿时,烤野兔的香味,混合着酒香,让人食欲大增。

  李墨轻笑道:“若是这样,几位今天可是回不去了。”

  几人都是修士,这酒不过凡俗之物,根本不能醉人。

  燕重山与方尘远对视一眼,燕重山笑道:“哈哈,李兄弟可不要小看这酒,这可是劳横师叔藏了半辈子的酒,所谓‘人间至味是清欢’,这酒,就叫做清欢。”

  方尘远摇晃着酒坛,眼中慨然:“修仙之人,何处清欢啊。”

  说着,又是一口酒灌到嘴中。

  李墨见此,心中豪气顿生,蓦然道:“好,既如此,我们几人,不醉不归!”

  ……

  酒过三巡,夜色更浓。篝火的光芒,也渐渐微弱。

  方尘远似醉非醉,他深深地看了李墨一眼。

  良久……

  方尘远叹道:“纵始相交甚笃……”

  “亦要各奔前程!”李墨拱手说道。

  “哈哈哈,以后,就祝李兄修为更加精进,修仙路上,再无坎坷。”方尘远笑着,拉起了稍有醉意的薛辰。

  几人,风铃扶着燕重山,方尘远拉着薛辰,联袂而去。

  火光,渐渐熄灭。

  李墨坐在原地,许久,淡漠道:

  “出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