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你不是我的天意(下)

捏仙 冷皓东 5310 2019.08.03 18:00

  李墨整理着储物袋。

  一边,抓紧时间服用丹药,尽快恢复伤势。

  一边,搜寻着七宗修士的踪迹。

  在他前方,数里外的一处秀丽山涧中。

  七宗修士,都在此处!

  李墨苦苦追寻之际。

  钱福贵很开心。

  自己果然是聪明无比啊。

  在上次找孙铁麻烦,结果竟然又遇到那魔头。若不是有宝贝,自己差点又被教训了!

  钱福贵,陷入了恐慌。

  可是恐慌了两天后,钱福贵突然想通了。

  这魔头这么厉害,在三宗大比时竟然不敢发挥?

  他一个二世祖,他在担心什么?

  难道有人在谋算他?

  于是,从开始的恐慌和担惊受怕,慢慢,钱福贵开始主动打听。

  可是,那魔头消失了!

  竟然消失了!

  那么厉害,竟然消失了!

  哈哈哈哈,果然,富贵险中求,我猜对了!

  钱福贵几乎要高兴地跳起来。

  那魔头失踪了,自己岂不是就不用放弃秘境试炼这么好的机缘了么。

  咳咳,钱福贵心底轻咳一声。

  自己不是害怕,大家都是凝气十层,自己有什么怕的。我只是不想和他打,这家伙太无耻了,打人就打脸。

  嗯,没错,就是这样。

  微胖的钱福贵,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只是,这个时候,没人注意钱福贵的傻笑。

  除了常年驻守的筑基修士。

  所有人,都沉浸在眼前这奇诡的一幕中。

  一道漆黑得能够吸纳所有光线的裂缝,挂在山崖之上。

  这虚空裂缝,不过一丈高。

  在裂缝周围,数条紫色石块堆砌。

  神秘!

  深邃!

  真实的空间裂缝,竟然真的存在。

  在场修士不禁想象,能将整个上古仙界打碎的伟力,到底是何等存在。

  “紫弥石,了不起,你们竟然用紫弥石来加固这虚空裂缝。”

  还是柳妙萱反应过来,看着虚空裂缝两旁的紫色石块说道。

  刚与此地看守的修士沟通完,三宗宗主走了过来。

  赵元胡摇了摇头,笑道:“若是可以,我们也不愿耗费巨资。可惜啊,除了蕴含空间之力的东西,任何东西,都没办法阻止虚空裂缝的崩灭。”

  灵鬼宗的灵骷,木着张脸说道:“道友太谦虚了,这紫弥石,一斤便要上千中品灵石。看这大小,至少十斤重了,两万的中品灵石,栖霞山三宗,佩服佩服。”

  灵骷声音干涩,但在场修士都不是傻子。

  没有收获,舍得这么大代价,就造一个门么?

  羽仙阁柳妙萱、煞魔宗邵雄、玄阳宗明玉,都目光迥然。

  栖霞山三宗没有多说,只是笑了笑。

  没有收获,栖霞山能养得下三个宗门么。

  只是这种话不方便说出口罢了。

  他们也不会说,里面好东西基本搜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险境。

  这次也就是武国打过来了,让小辈们试炼一下。

  多死些人,活着的,突破的机会也大些。

  还是赵元胡出面,笑道:“灵骷道友说笑了,毕竟是传闻中的仙界小碎片。我等也想瞻仰一下,传闻中灵空国修士的伟力啊。”

  灵骷干笑一声,没有说话。

  他可是带着宗主的命令来的。

  现在先让玄阳宗、煞魔宗、羽仙阁和自己保持统一战线。

  否则,若是后面六宗合攻一宗,他怎么着也完成不了任务。

  柳妙萱笑道:“赵宗主谦虚了,我看,我们还是尽快安排弟子进去吧!”

  柳妙萱说出了几人的心声。

  于是,按照栖霞山三宗,玄阳宗、灵鬼宗、煞魔宗、羽仙阁这样的方式,陆续进入。

  看着进入的凝气弟子,赵元胡道:“呵呵,说起来这空间裂缝也颇为神奇。进去时,会出现在不同位置,早些年,我曾经进去过一次,颇为玄妙。”

  各大宗门宗主恍然。

  柳妙萱捂嘴轻笑:“赵宗主不用解释。我们既然来了,自然是存了同气连枝的心的。反正呀,要是进去就被袭杀,我可就赖着赵宗主了。”

  赵元胡心神摇曳。

  他轻咳一声,继续道:“此事需要事先说好,在这仙界小碎片中,还是有许多危机的,像一些无序的虚空裂缝,妖兽群,还有远古仙界就存在的阵法,这些都是比较危险的。

  此事,提前给诸位的玉简中,也都有详细介绍。

  各宗天骄,难免会有些损伤。

  到时候,咱们可不要因此,伤了和气。”

  柳妙萱不置可否,试炼,哪有不死人的。

  “天骄就像韭菜,割了一茬,来年总会再长出来的。”

  煞魔宗邵雄,沉默间开口。

  玄阳宗明玉眉头一皱,心里就有些不喜。

  哪怕这秘境试炼机缘再多,对她而言,弟子们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邵雄一句话,顿时让场中有些沉默。

  还是柳妙萱打了个圆场,笑道:“赵宗主,那为何仅仅半个月的试炼呢?反正大家来一次也不容易,不如多开放一些时日,也好让这些小辈,开开眼啊。”

  “不是我们不愿意,而是我栖霞山有心无力啊。”

  赵元胡苦笑:“每次试炼,各宗弟子都有一块镇空符。

  镇空符,只有十五天的效用,第十五天,便会自动脱离秘境。

  这些,都是我们花大价钱从端云城买的。若是再贵,着实太亏。”

  “原来如此……”柳妙萱没多说,镇空符的价格,她是知晓的。

  “若是,有修士贪恋秘境,不愿出来……”

  柳妙萱充满诱惑力的话语响起。

  灵骷木然地看向栖霞山三宗宗主。

  栖霞山三宗宗主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赵元胡道:“数百年来,多有弟子失踪,或许有人贪恋秘境。但以往,凡是超过十五天还没出来的,没有一个能生还回归。”

  “一个没有?”

  柳妙萱等人,都有些愕然。

  “此事在给诸位的玉简中,其实也有说明。”

  看到孟凌志进入后,孟云昌也插了一句。

  明玉脸色一红,柳妙萱、灵骷、邵雄反倒面不改色。

  柳妙萱瞥了一眼进去的灵鬼宗修士,含笑盈盈道:“看来妙萱看得不够仔细啊。对了,我记得玉简里有提到,进入的修士修为不能超过筑基期,万一有筑基修士冒充凝气修士,进入了又该如何?”

  三宗宗主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赵元胡道:“哈哈,就知道各位有这样的顾虑。这么说吧,若是筑基期修士进入,说不定比凝气修士更麻烦。

  仙界小碎片内,空间十分不稳定。

  筑基期修士出手,身边便有可能出现空间乱流,反而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

  你说,这种情况下,我们是让凝气天骄进入,还是筑基修士进去呢?”

  “当然是凝气天骄了,这本就是凝气天骄的试炼场。”

  灵鬼宗灵骷面无表情地说道。

  在几宗宗主谈论时,部分凝气天骄皆是心中感慨。

  他终究是没有来!

  方尘远、燕重山等人,轻叹声中,走了进去。

  他……怎么会没有来?

  丹岐宗赵非灵,目露迷茫之色,走了进去。

  哈哈哈,他果然是没有来!

  微胖的钱福贵,心底欢喜,紧紧捂住腰间的储物袋,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在他腰间的储物袋中,有镇空符和秘境介绍的玉简。

  终于,在所有凝气修士都进去后,七宗宗主都是松了口气。

  赵元胡笑道:“诸位,接下来十五日,我们就在这里休憩一下吧。条件简陋,希望诸位不要嫌弃。毕竟,诸位宗内天骄出来,也想第一时间看到不是。”

  明玉打了个稽首,笑道:“无妨无妨,说起来,栖霞山三宗布下的这个隐秘阵法,可谓奇巧。恐怕谁也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幻阵。”

  赵元胡呵呵一笑,三宗为了这个秘境,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在几宗凝气天骄进入之时。

  李墨站在一个村落前,犯了难。

  这是一座普通的凡人村落,依山而建,看似寻常。

  只是村落中,没有人。

  古怪!

  这里,不该是秘境试炼入口么?

  跟着众人残留的灵力波动,按图索骥,李墨相信自己没有走错。

  若只是幻阵,李墨早就发现了。

  可是,他毫无所觉。

  想了想,李墨缓缓走入村落。

  他感受到灵力的气息。

  在哪里呢?

  不一会儿,靠着强大的神识,李墨走到一个普通的农户房屋中。

  李墨推门而入,看似寻常,他却径直走向卧房门扉。

  他感受到阵法气息。

  李墨手上附着着灵力,伸手一拉!

  卧室门扉后,一片白蒙蒙的迷雾。

  果然!

  李墨目露精光,脚步没有丝毫犹豫。

  一个踏步!

  白雾浮动中,李墨融入了其中,不见踪影。

  秘境内,正在谈笑的几位宗主,眉头微皱。

  “赵宗主,此人,是何人?”

  柳妙萱看向赵元胡,目中露出一丝冷冽。

  若不是来人看起来伤势极重,而且只是凝气十层,她都怀疑栖霞山三宗在耍什么花样了。

  刚才还有说有笑,现在立刻变了脸。

  赵元胡脸色发黑,不过来人他着实认得。

  赵元胡眉头微皱,说道:“此事我也不知,待我招他前来。”

  李墨刚进秘境,就发现这是一个山涧。

  自己面前是一条宽广石道,在他前方不过数十丈,一些人影影影绰绰。

  陡然……

  李墨身体一紧,一股束缚之力牵引着他前行。

  他心中一动,放弃了抵挡。

  不一会儿,李墨就被带到几人身前。

  赵元胡背负双手,一派高人风派。

  “徐青空,你为何到此?”

  “晚辈为参加秘境试炼而来,若是我没记错,秘境试炼有我一个名额。”

  李墨目光急切地说道。

  赵元胡一声冷哼:“秘境试炼的时间已经过了,你已经没有资格进去了。对了,你身上的伤势是怎么回事?另外,你怎么进来的?”

  赵元胡眼底露出一丝冷冽。

  一个凝气修士,怎么找到入口的?

  “啊?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李墨“失魂落魄”的喃喃,仿佛没有听到赵元胡的诘问。

  他猛然抓住赵元胡的手袖,声音恳切。

  “宗主,宗内左丘鹤长老发狂了,他击杀了孙钰长老。宗主,你就放我进去吧,这是我成筑基的希望啊,我会击杀锋月谷和兽灵宗的修士证明自己的。”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赵元胡脸色大变,一把抓住李墨的手臂,“你说孙钰死了,是怎么回事?”

  “是真的,宗主,我就是被左丘鹤打伤的,孙钰师叔的灵府都毁了,你就让我进去吧。”

  “劳横!”赵元胡大呼,不远处,劳横走了过来。

  “宗主,你找我?”

  “你赶紧回宗,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有什么情况,立刻用传音符告诉我。”赵元胡心浮气躁地对着劳横说着。

  旋即,看向李墨,目光冷然。

  李墨心底无奈,这家伙不会想搜魂吧!

  结丹期,果然都是人精。

  一来就问那么要命的问题!

  自己装傻充愣都不行。

  赵元胡还真想搜魂,反正搜魂哪怕死了,死的是项丹阳的弟子,自己也不心疼。

  若不是周围还有这么多人……

  赵元胡心里发狠,却挤出一丝微笑:“青空,你现在伤势严重,需要静养。等你劳横师叔回来,再考虑进去的事情吧。另外,你怎么找进这里的?”

  李墨仿佛已经陷入疯癫,口中喃喃:“不可以,不可以!”

  赵元胡脸上怒色一闪。

  猛然,李墨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他一把抓住赤狐剑,大吼道:“我一定要进去,今天我一定要进去,这是我成道的机会,我一定要进去。”

  说着,李墨将赤狐剑放在自己喉咙处,脚步踉跄地,向着秘境入口走去。

  看着李墨染血的衣衫,倔强而又疯狂的神情。

  明玉摇了摇头,就想要拦住李墨。

  “谁都别想拦我,今天若是有人敢拦我,我立刻自尽!谁都别想阻止我,我要成筑基。我要成筑基!”明玉生生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缓缓地收了回来。

  “这孩子,魔怔了。”

  赵元胡轻笑着看向左右。

  他觉得很难堪。

  赵元胡伸手一抓,一只灵力巨鹤,就向着李墨擒去。

  咻!

  一道剑气流动,击碎了孟凌志抓向李墨的鹤爪。

  孟云昌身上,散发着森森寒意。

  “孟云昌,你什么意思?”

  赵元胡的身体一僵,缓缓看向孟云昌。

  一时间,没人顾得上李墨了。

  李墨距离秘境门户,也只剩下三丈远。

  但他不敢走快!

  刚刚赵元胡抓来时,他都想直接逃进去了。现在有了转机,更不能露出马脚。

  孟云昌淡笑道:“赵宗主,既然你宗门这个小辈向道之心如此之坚,何不成全他呢?”

  这么重的伤,进去了还能活么?

  柳妙萱等人心底皆是无语。

  不过,他们也乐得看热闹。

  人死了,也是栖霞山三宗的事,关我们什么事。

  “你是要他送死么?”赵元胡恶狠狠地道,“再说,他不知道怎么来的,此事一定要问清楚才行。”

  “哈哈哈,那可说不定啊。我看这小子命大,说不定就吉人有天相,在秘境里拿了机缘呢。再说,这秘境也即将崩溃,怎么过来的,还重要么?”

  一直没说话的兽灵宗吕颂,哈哈大笑道。

  他笑意满满,但双目冰冷,手掌始终没离开腰间的灵兽袋。

  孟云昌轻笑一声,点头道:“是啊,刚刚这小子说话声音还挺大的,而且三宗大比还杀了兰溪子,可见他天资不错。他不进去,丹岐宗不少了一份收获么。”

  “就是啊,我们几宗让丹岐宗多一个名额,我们可都不嫌吃亏啊。”

  吕颂也嘿嘿笑着。

  “那还真是多谢二位的好意了。”赵元胡脸色冰冷,可是心中一动。

  让项丹阳的弟子,死在这里面……好像,也还不错!只是,还不知对方如何寻到这里。

  “哼,我绝对不同意……”

  噗通!

  突然,一声轻响!

  发生了什么事?

  “宗主,刚刚徐青空驾驭飞剑,不小心掉进了秘境之中。”一旁,丹岐宗修士说道。

  赵元胡一脸痛心疾首:“哎,你们怎么不拦住他。”

  丹岐宗修士暗暗苦笑。

  自己怎么拦,自己刚想靠近,那青年就死死地盯着自己。

  还有锋月谷和兽灵宗的家伙,随时插一手的样子,怎么拦?

  赵元胡心里并不悲痛,但他觉得自己应该再说点什么。

  “那孩子……是不是没拿秘境玉简和镇空符!”

  明玉一脸不忍,突然说道。

  赵元胡猛然转头,怒视孟云昌:“孟云昌,此事都怪你!你锋月谷需要给我丹岐宗一个交代!”

  没人会觉得,这小辈能活下来。

  孟云昌淡笑一声,抱着剑到一旁歇息去了。

  见没了后续,其他几宗修士轻笑间,也纷纷找位置坐下。

  这山涧极大,容得下许多人。

  明玉站在原地,心底暗想:这样的七宗,真能做到同气连枝么?

  她看了看秘境入口,摇了摇头。

  ……

  秘境入口!

  眼看赵元胡有拒绝的意思,李墨再也忍不住了。

  等他拒绝,自己还有机会进入秘境试炼么?

  李墨飞剑迅速飞过最后三丈。

  他脚下一软,直接投了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

  猛然!

  李墨眼睛还未张开,心神一动,九曲毒丹全部释放出来。

  九颗滴溜圆珠,飞速旋绕,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守护着李墨。

  这时,李墨才克制住脑海的眩晕感,缓缓睁开了双眼。

  只见,周围是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李墨只能看到前方,是一片密林,生机勃勃。

  李墨谨慎地用目光打量四周。

  片刻后,李墨长吁了口气。

  收起了九曲毒丹。

  幸好,没有一进来就落到妖兽堆的情况。

  “我就是你的天意。”

  项丹阳怨毒的眼神还历历在目。

  李墨看着斑驳的阳光,心中默念。

  你,不是我的天意!

  在这个修仙路上,没有天意,只有自己。

  正在这时,一阵沙沙的声音响起。

  原本打算觅地调息的李墨,猛然看向来处。

  一个冷峻青年缓缓走出,看着浑身已经被血染红的李墨,目露奇异之色。

  “真是巧啊……徐青空!”

  话一出口,杀意蕴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